鲍盛刚:从中国崛起看中国转型

作者:鲍盛刚  时间:2012-07-31

  中国崛起模式决定中国转型的必然性与方向,因为中国崛起与现代化模式是一种外生增长模式,它是经济全球化的产物,所以一方面中国崛起改写了近现代西方国家的崛起与现代化模式,具有无以伦比的魅力,同时在另一方面也注定中国转型的必然性以及转型的方向与内容。

  现代化开始于近代西方,有英国模式,法国模式,普鲁士模式,美国模式和日本模式等等,不管何种模式,都是以内生增长为基础,拥有如下前提条件:首先是科技发明,以此占领制高点;资本原始积累的完成,西方发达国家主要通过殖民掠夺,或战争来完成;大量廉价劳动力的存在,主要通过黑奴及世界劳工得以解决,还有英国的圈地运动,迫使大量农民丧失土地,进入城市成为廉价劳动力;政治经济制度的改革,以及市民社会的产生。与此相比,中国崛起不具备这些条件,既无科技发明,也无资本原始积累过程,更无海外殖民地可以掠夺,唯一拥有的就是大量廉价劳动力和潜在的消费市场。那么中国是凭什么在三十年中走完欧美国家200年才走完的现代化崛起之路的呢?对此可以归为二大原因,一是客观上的原因,中国崛起是全球经济结构变化的结果;二是主观上的原因,即中国改革开放政策,它使中国抓住和顺应了世界经济变化的大潮。

  客观上,中国崛起是一种被崛起模式,而不是一种通过自身积累,内生发展的模式,它是全球化的结果,是全球产业大转移,大搬迁的结果。目前我们生活在全球一体化时代,跨国公司作为全球经济活动的主体,已超越国界,把全球作为一体,对资源加以整合配置以求资源的最有效利用和利润的最大化,从而改变了以往以国家为基本单位的国际分工和贸易模型,以及全球经济地理的结构。U型曲线产业分工结构正是这种配置的结果,即研发,营销在欧美,主要由跨国公司掌控,生产加工在发展中国家,目前主要在中国。那么为何选择中国呢?因为中国有充足的廉价劳动力资源,有具有吸引力的投资环境,相对稳定的国内政治,完善的配套设施以及潜在的巨大消费市场。当然这种选择也具有偶然性,最初是港商,台商合资企业进入中国沿海城市,中国加入WTO后国外资本大量涌入,中国抓住了全球化的机会,成为全球最有活力的投资中心,同时它反过来又促进了全球劳动和产业分工,越来越多的全球公司希望抓住中国发展的机会,以避免自己被边缘化。正是这种互动和涟漪效应,使中国用30年走过了世界工业化200多年的历程。

     主观上中国崛起归功于中国改革开放政策,它使中国融入了现有全球经济体系,抓住了世界经济变化的大潮;其次,中国崛起主观上也取决于中国政府对国外资本的合理应用和有效控制,因为这是一个与狼共舞的过程,国外资本进入中国,目的不是为了帮助中国,而是为了利润,为了把中国作为其商品市场,廉价生产和加工基地。所以,国外资本的涌入,就如狼来了,开始中国企业担心自己在竞争中会被狼吃掉,考虑中国是否应该加入WTO?但结果是中国不仅没有被狼吃掉,反过来自己成了一匹来自北方的狼,不是中国,而是美国成为了最大市场,中国反而成为世界工厂;通过引进外资,利用外资和掌控外资,中国解决了作为现代化前提条件的资本原始积累问题,而且还有2.5万亿美元外汇储备,完成了空手套白狼的亮丽转身;同时中国引进了先进技术,先进管理理念;在与狼共舞中,中国产生了一批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企业。显然,若没有中国改革开放政策,中国就不可能抓住全球化的机会;若没有中国政府对国外资本的有效控制,与狼共舞,中国可能早被狼吃掉了。

  中国崛起和中国模式无疑改写了现代化模式和道路,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随着全球分工和贸易模型的改变,一国和一个地区在全球产业链中的位置将更多地影响其发展,决定其在全球经济地理中的中心或者边缘地位;一国的发展和崛起不再是主要通过自身长期的内生增长的结果;在全球一体化时代,由于资本和技术在全球流动的加快,一国兴也快,衰也快,大国兴替周期缩短。中国崛起关键在于中国抓住了全球化趋势,并有效地驾驭了它,从而迅速从全球边缘成为全球经济引擎,使中国模式表现为无与伦比的魅力。但是,这一模式也存在许多问题,因为它是外生增长的结果,缺少内生增长的成熟性,表现为先崛起,后发展;先发展,后转型的特征,因此决定了这一模式的先天性不足,发展的矛盾性以及转型的必要性。首先,中国在全球产业链中,处于低端加工生产的位置,西方跨国公司只是把中国作为一个廉价生产基地,然后把制成品运往全球各地,即中国制造,世界消费。所以中国经济发展缺少核心技术,离开了美国科技,中国制造无从谈起,具有竞争力的产业都由跨国公司主导或有外资背景。其次,中国经济结构被扭曲为以出口为导向,主要为西方打工,为西方提供廉价的商品,中国出口总量很大,但60%为跨国公司主导,中国经济发展主要依靠外部市场。其三,在民生方面,尽管中国财政收入已居世界第二,但中国医疗支出只占GDP1.2%,基本均等的公共服务才刚刚破题。因为中国崛起是外在因素导致的,而不是内生发展的结果,所以中国社会发展和结构改革大大滞后于中国的崛起速度,国民素质和大国心态呈现不成熟的特征。其四,劳动力被廉价剥削,能源被过度消耗,环境被极度污染。西方跨国公司之所以选择中国作为生产基地,无非是利用中国廉价的劳动力,超国民的待遇,以求其投资利润的最大化回报。在中国崛起过程中,最大赢家是跨国公司,它们赚取了利润的大部分。如一台600美元的IPHONE4手机,苹果公司要赚到360美元,而中国组装企业只得每台6.54美元的酬劳,苹果公司获利为60%,正是如此大的利润空间导致大量欧美公司迁移到中国,作为它们未来利润增长和公司发展的希望。也正因为如此,我们才能理解为何中国经济总量已是世界第二,但人均GDP依然处于发展中国家的行列。最后,因为中国崛起和中国模式的先天性问题,决定了其转型的内在必要性。尽管中国已崛起,但是崛起过程尚未完成,它将分二步走,第一步为被崛起,第二步为自我崛起;中国模式将分二个阶段,第一阶段为外生增长模式,第二阶段为内生增长模式,或者更形象地讲中国崛起首先是搭便车,然后是自己学会开车。唯有如此,中国崛起才能持续走向成功,中国模式才能充分彰显其魅力,目前中国正处于这一转型和挑战中。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