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盛刚:经济体制与经济增长

作者:鲍盛刚  时间:2013-08-11

   经济体制显然影响经济增长,大多学者认为中国经济奇迹的出现,原因就在于中国改革与市场经济的发展,而目前中国经济的下滑主要原因在于政府作用的回归,市场的退步,所以中国经济的未来发展方向是进一步市场化。但是,问题是美国与西方国家市场化程度比中国大得多,他们经济为何衰退了呢?还有俄罗斯与原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私有化转型为何陷入困境?显然,经济增长自然离不开经济体制,但是经济体制不是唯一影响经济增长的因素,经济增长实际上是一种可遇不可求的机会,中国经济奇迹就是因为抓住了经济全球化的机会,加入WTO后的10年是中国经济黄金10年,但是也是中国改革停滞的10年,显然中国经济增长与体制改革并没有直接关系,经济增长更与生产要素的比较优势有关,与成本和利润有关。而目前中国经济增长的下行关键原因也在于成本的提升,利润的下降,导致产业的回流与转移。无疑,经济全球化与世界工厂的地位是中国经济奇迹的基础,目前中国应该考虑的是如果中国不再是世界工厂或者加工厂,经济全球化从中国退潮,中国经济应该怎么办? 

  每一个时代都有属于自己的经济增长动力,动力决定增长,动力耗尽,增长就趋于停滞,由此新的动力又将产生,推动新一轮的增长,这就是经济发展周期。历史上经济增长的动力主要源于技术创新和制度创新,但是目前世界经济发展周期的增长动力主要源于经济全球化。最近高盛预测新兴市场的盛宴已经结束,新兴市场的时代正在终结,那么,世界经济发展的下一步将会是如何呢?是否这意味美国和西方发达国家经济复苏与振兴的开始?事实并不是完全如此,当今世界经济增长的动力依然主要来源于经济全球化的红利,经济全球化打破了以国家为主体的世界经济体系,代之以全球为一体的经济体系,以此为基础重新整合全球资源,定义全球分工体系,这一结构的改变无疑产生了巨大的红利,同时也导致世界经济结构与全球地缘政治的深刻变迁,而且这个过程或者讲以经济全球化为动力的这一轮经济发展周期远没有结束。美国和西方国家是经济全球化的源点,他们依然是当今世界最富有的国家,它们掌控核心技术,全球产业链的上游,同时也是当今世界治理体系的制定者和主导者。但是它们的实力正在衰退,原因不在于他们市场经济的退化,而是在于产业的转移与外包,那么,产业转移对于发达国家意味着什么呢?首先,经济发展速度减缓。资本向国外流动,产业向国外转移,意味着本国投资减少,一般产业增长停滞。发达国家要实现产业增长,必须依凭创新优势,发展新技术产业,因为这种产业不但可以承受国内的高劳力成本,还可取得高利润。但创新不是说创新就能创新得了的。其次,贫富差距拉大,产业转移导致就业流失,政府财税收入锐减,赋税国家面临破产,高福利制度难以为继,而企业主要是跨国公司在国外的投入,是生产低成本的选择,收益比在国内投入更高,所以他们会更富。他们更富的来源是不同国家之间的生产主要是劳力成本差异。更为重要的是,由于他们追求更富,投入在国外,不受本国市场与民主机制力量的约束,因而不能惠及本国人民,甚至带来产业发展停滞和下降,导致失业增加,扩大贫困群体。资本与技术输出,使发达国家某些拥有资本与技术的少数人更富,而普通民众收入增长缓慢甚至下降,贫富差距由此迅速扩大。美国“占领华尔街”的民众运动,反映了这种矛盾。 

  日本与亚洲四小龙为何陷入迷失?日本与亚洲四小龙,还包括韩国,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印度尼西亚和中国的台湾与香港,他们的崛起与快速发展主要受惠于产业转移与外包的第一波浪潮,在20世纪60年代初腾飞起来,经历了70年代与80年代的繁荣,但是到上世纪90年代他们开始走下坡路,其中特别是日本陷入长达20年的经济迷失,一蹶不振,原因也是在于产业的转移与外包。他们的经济模式基本上是加工制造,以出口为导向,基础在于成本优势特别是廉价劳动力成本优势,而一旦这一优势逐步失去,经济增长也就随着产业的转移趋于减速与停滞。 

  中国与金砖国家崛起的原因是什么?中国与金砖国家,崛起于上世纪90年代,经历了21世纪第一个十年的黄金发展期。中国与金砖国家经济发展和崛起主要是受惠于产业转移与外包的第二波浪潮,全球资本和技术从美国和西方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的转移导致了金砖国家的快速增长,没有经济全球化,也就没有金砖国家的崛起,它们是经济全球化的受益者,也是目前经济全球化的支持和推动者。美国和西方资本和技术的输入,使金砖国家成为全球投资中心,加工制造中心,贸易出口和财富积累中心,潜在消费市场中心,成为全球经济引擎和最有活力的区域,其中特别是中国,1978年以来中国获得了5000亿美元的外来投资,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世界投资中心,美国500强企业前10名都有在中国投资,并且它们在中国的生意份额越来越大,超过其本土成为盈利的主要来源。由于大量外资的涌入使中国自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平均增长率达到9.5%以上,是美国经济增长率的3倍,由此中国成为世界工厂和制造业大国。制造业的迅速发展,中国随即又成为全球最大的出口国和全球最大的外汇储备国,外汇储备已达到3万亿美元。目前从规模看,金砖国家人口占世界43%,GDP占全球产出17.5%,外汇储备达到3.9万亿美元。从优势看,各方自然资源丰富,消费市场庞大,劳动力资源充足。预计到2015年,金砖国家中的核心金砖四国经济总量占世界份额将达到22%,四国GDP占世界总量的三分之一,其中中国和印度发展最快,到2020年中国经济总量有望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 

  中国与金砖国家之后是什么?中国与金砖国家的发展受惠于经济全球化,但同时也受制于经济全球化,目前随着成本的提升,人口红利的耗尽,同样面临产业转移与外包的问题,接下来进入快速发展的将是“新钻11国”(Next Eleven,简称N-11),包括巴基斯坦、埃及、印度尼西亚、伊朗、韩国、菲律宾、墨西哥、孟加拉国、尼日利亚、土耳其和越南,他们正在受惠于产业转移的第三波浪潮。新钻11国普遍拥有劳动力资源和能源较为丰富的特点,据预计到2050年,“新钻11国”的GDP总值将比2005年猛增11倍,达到相当于一个美国或四个日本的规模。虽然N-11是一组非常不同的国家,但有三个主题将其联系在一起:它们均从中国的发展中受益,它们的经济均通过基础设施投资得以转型,它们均具有强大且持续增长的国内市场。 

  世界最后的投资乐土在哪里?中东,非洲与原东欧国家,目前他们还处于发展前状态,还没有完全融入现有世界经济体系,政治处于动荡,但是这并不意味它们没有发展的机会,关键取决于它们是否能通过改革,形成稳定的政治局势,普及教育和提高劳动力素质,加快基础设施建设,提供优惠的投资政策。目前一个国家和地区的发展不仅取决于自身,更主要的是取决于全球资本的选择,而全球资本的选择则主要取决于以上这些因素,取决于资本在这一地区和国家的投资是否有利可图。经济活动主要以市场规则为基础,市场规则以利润为导向,而利润是一种信号,它告诉我们,为了满足那些我们不认识的人的需求,我们必须干什么,同时利润也是一种信号,它告诉我们,我们应该在哪里研发,哪里生产,哪里销售,从而使收益大于成本,显然全球资本不会错过任何一个国家与任何一个地区。 

  简单地讲经济全球化的红利主要来源于全球资本对全球资源的横扫与掠夺,特别是对全球廉价劳动力的剥削,但由此也推动了全球经济的发展。在经济全球化时代,各国货币工资收入上的差异已成为重要的比较优势,哪里单位劳动力成本低,企业家就会到哪里投资,现代大规模生产过程能够以相等的效率在世界各地实现,那么资本投资将永远寻求劳动力成本最低的国家,因为那样才能达到成本最小化和利润的最大化。正是世界不同地区存在比较优势的阶差,所以导致全球资本与产业不断从高工资发达国家向低工资发展中国家的转移,形成全球经济增长呈阶梯状或者雁阵模式依次发展,以及依次在发展与繁荣后陷入迷失与衰退。每一阶梯的快速发展大约持续10年,然后再转入另一个阶梯,直至全球生产要素成本特别是劳动力成本,以及全球资本投资利润最后趋于均衡。显然,在经济全球化过程中,最大的赢家是跨国公司和全球公司,他们是经济全球化的主要推动者,所以也是最大的得益者。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