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曙松:“人民币贬值并没有想象中的可怕”

  时间:2017-01-19

 

  在刚刚过去的2016年,国际局势“黑天鹅”频飞,靴子真正落地会如何影响未来的国际金融局势?

  如果说这些国际事件离我们太远,那把视线拉回至眼前,连日来,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波动、房地产价格居高不下、资产荒现象持续出现……这一些看似独立的事件,其背后又有着怎么的关联,在2017年又会如何影响我们的生活?

  1月13日,中国银行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巴曙松做客温州,他用轻松的口气、幽默的案例、独到的分析,解析2017年经济金融大势。

  人民币汇率波动受关注

  连日来,人民币汇率波动问题一直是人们最为关注的话题,尤其是对美元汇率,持续的波动超出了人们的预期,引发市场波动。人民币汇率走势如何,在投资方面到底要做哪些准备?这个问题牵动着现场所有参会者的心。

  巴曙松表示,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人民币汇率机制做了很大的变化,尤其是这段时间,美元走强,人民币相应在贬值,但如何把人民币与一篮子货币相比,会发现人民币对后者趋于稳定。这是因为,一篮子货币也在对美元在贬值,其实我们贬值的幅度并没有比其他货币更大,这个特点非常明显。

  未来人民币汇率走势到底如何?巴曙松表示,目前,香港一年期的远期交易价格在7.2-7.3,这就意味着未来一年,人民币预期跌幅在5%左右。

  “放眼欧洲、日本,全世界的货币不是比谁更好,而是比谁更差,”巴曙松打趣道,日元、欧元、英镑,一天都有5%的波动,作为国际货币,中国还有大量的贸易顺差,一年波动5%没有想象中的可怕。

  “对于在座的企业家来说,原材料涨个10%也经常会遇到,那么汇率也是一个道理,跌个5%其实无需恐慌,完全可以增减库存、锁定汇率来规避风险,企业要学会管理,而不是一味的回避和恐慌”。在风险规避的问题上,巴曙松建议,企业可以锁定汇率,运用期货、期权等手段进行合理规避;而对于个人投资者来说,可以通过沪港通、深港通购买境外股票。但还有一个问题需要注意,巴曙松提醒道,不要一味想着去规避3%-5%的贬值空间,关键在于是否找到合理收益的投资。事实上,4%的收益在国际市场上都很难见到,而国内则是满大街都是。

  资产配置不妨转向股市

  对于投资天性敏感的温州人来说,新的一年里,股市和房市的机遇在哪?

  “有一点可以肯定,在2016年房价大幅上涨后,2017年的股市一定不会比2016年差。”巴曙松说,接下来投资房市的回报逐渐见顶回落,尤其是在北上广深,挤个地铁随便踩一脚,都可能是拥有好几套房子的千万富翁,事实上房子出租回报只有1%-2%,投资者会逐渐明白,房地产作为资产的回报在下降,金融资产的回报在逐渐提升。

  巴曙松提到了两个数字,全国楼市总价约在270万亿,而沪市和深市各市值约在30万亿,也就是说房子价格涨10%就可以把沪市或深市里所有的上市企业给买下来,在去年这一波涨幅中,很多高收入阶层在卖房子,这270万亿稍微挪一点到股市,就会有很大的转变,而这个置换会成为一种趋势。

  “过去中国的房地产疯涨五倍甚至十倍,这是特定时期的产物,现在这个因素在转变。从美国、欧洲等地区看过去50年的房地产,其收益不过是轻微跑赢通胀而已,可以算做一个稳当的资产。不过现在已有不少富裕阶层,在卖房子投向金融资产。”

  另外,接下来企业并购重组会更加活跃,比如说房地产企业会合并,其集中度稳步提升,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很多上市公司的整合并购都不是拿一捆现金完成的,更多的是用股份作为支付手段,可以预计,行业结构性洗牌会让接下来这一年整合并购变得更为活跃。

  去产能去杠杆一样都不少

  巴曙松认为,在2017年,去产能依旧会作为政策重点,而产能过剩的格局也基本不变。2016年在钢铁、煤炭去产能过程中,去掉的是闲置和无效产能为主,虽然价格大幅回升,但产能过剩格局没有改变。从总资产周转率来说,钢铁、煤炭利用率仍然在低位,2017年还是去产能政策的重点。这也印证了一点,行政去产对市场的反应不灵敏,导致价格大幅上浮,最终需要市场力量去消化产能。

  同时,2017是去杠杆的难得时机,企业的盈状况在改善,银行新增的不良放缓,PPI在转正,预计债转股,无效产能的关停并转会进一步提速。而在去杠杆的过程中,或会出现阶段性资金荒,目前市场的流动性较为紧张,尤其容易导致短期资金的缺乏。

  即便是宏观GDP比较平静的增长,但从行业来看,不同行业的分化非常显著。巴曙松分析,从全国的数据来看,2005年的经济增长是靠重工业驱动,但在2015年时,会发现工业投资收缩洗牌,而金融业、服务业、交通运输等行业则变得更为重要。

  “在不断的结构优化中,旧产业的增长动力在减弱,新产业在快速发展,但因为占比还不高,在规模上还不能对冲老产业减少的规模,其带来的阵痛还将会持续。”巴曙松表示。

  投资要跑赢劳动力成本

  当下,要素成本上升是一个无法避免的趋势。巴曙松表示,早在2013年有过一个统计数据,15岁-59岁的劳动人口已经出现绝对的减少,这意味着人口红利拐点已经到来,这对于企业投资来说,你选的产业首先要考虑的是,到底能否适应劳动力成本上升、能否消化互联网融合新技术的冲击?

  巴曙松以日本为例说,日本作为制造业强国时,有3000万的劳动力,现在要恢复制造强国的地位,只需要1000万台机器人就可以,这意味着未来简单的制造都将会被机器人所替代。

  在投资方向,可以首先考虑服务于中产阶级的消费行业,这个空间很大,以滑雪运动为例,参与人数每年在翻番,潜力巨大;另外,做一个新的投资首先要问,互联网融入进来未来格局会怎么样?互联网和数字化推进的商业模式很重要;另外,企业的创新能力,结构优化提升,全球化的布局等能力也要重点关注。

  面对新经济形势,巴曙松预期,2017年房地产投资会大概率地见顶回落,他建议投资者适当减少手中的房产,加大对金融市场、一级市场的资产配置,在人民币温和贬值的态势下,适当加大美元资产,以应对冲击。

来源:温州日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