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人物 > 巴曙松 > 访谈

巴曙松:金融转型重点应把金融资源引入新经济

  时间:2017-06-18

 

  巴曙松:顺着刚才燕生讲的,我们做了一个推算:现在整个经济增长比较平稳,但是不同产业的增长速度分化非常大。具体来说,新经济这个部分确实增长得比较快,旧的经济增长越来越弱。所以所谓“转型”,从这个角度说,无非就是新经济怎么逐步替代旧的经济,无非就是一个替代的进展。2015年至2016年,新的产业占整个经济的比重大概在11%-12%。如果按照这个增长速度的差异,我们可以推算,大概在2020年,整个新经济的占比会上升到20%。这是一个此消彼涨、渐进替代的过程,而不会是运动式的、很快的、一夜之间就实现的过程,而且这个过程还需要财务管理等金融配套措施。至于说今年一季度的回升,如果再做一个细分的分析,“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可以发现还是因为房地产、基础设施、出口驱动,这是我们原来想转型但不太希望依赖的增长模式。但事实表明,我们一季度的增长还是依靠这几个因素,而不是靠我们希望的新的增长点,所以这是一个判断。

  第二个,切入到今天的主题,实际就面临一个任务,就是怎么样把金融资源从传统经济引入到新经济,怎么选择合适的渠道、产品、商业模式以及金融机构。最近都在讨论财富管理市场和资产管理市场的规范化。一行三会分割的格局,导致了大量的监管套利和资产规模的膨胀、以及风险的积累,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如果进行穿透式的监管,看看这些资金真正流向哪里。但是,最后你会发现,这些资金通过种种通道和镶嵌的设计,躲开了规模及行业的限制,还是回到了被官方想限制、清理、去产能、去库存的这些高负债的传统产业。所以这几年如果财富管理市场不做调整,不把这些资源引入到新经济里面,那这些财富管理变成了一个推动旧经济,减缓经济调整的一个很重要的对冲力量。所以,我们也做了一个对比研究,看看新经济它有什么特点?比如说在相当长的时期内,它是亏损的。去年在纳斯达克和纽交所上市的公司,68%的企业是亏损的,大部分盈利的新经济企业,在盈利方面有它的要求,比如要求有控制权。这些现有的资本市场,也是很难满足它的这些需要的。所以,资本市场如果不做相应的调整,居民的财富就又会通过东绕西绕,最后还是绕到传统产业。因为传统产业从正规渠道获得不了融资,他愿意付更高的溢价,去承担通过绕通道和通过逃避管制所增加的这一部分成本。这段时间,我在香港待的时间多一些,昨天港交所刚刚公布一个计划,就是创新板。通过细分成三个板,来覆盖新经济。企业在不同的成长阶段,特别是刚刚成立,远远还达不到上市的标准。我们初步打算,运用区块链的技术,进行股权登记,这是“初级板”。商业模式已经基本清晰,进入快速扩张阶段,但是亏损的,就像去年在纽交所或纳斯达克上市的企业中有68%实际是亏损的,这一部分让它也能够达到更宽松的上市条件,可以把它叫“创新初级板”。

  王波明:请问香港交易所怎么推出创新板?

  巴曙松:目前港交所已经进行了公告。如果已经实现盈利,但存在特殊的股权要求,比如说《财经》杂志,波明总做了,但是个人没有多少钱,则可以进行分类投票,所以叫创新主板。这样是想试图通过资本市场把金融资源引入到新经济,引入原来从正规渠道获得不了金融资源的这一部分企业,这实际也给我们财富管理提供了新的标的,不是把这些钱不断地投给房地产。所以,财富市场本身的转型来配合当前经济的转型进展,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值得关注的趋势,也是面临的一个任务。

  王波明:我发现您对老经济有一种内在的仇恨,一定要把它转向新经济。那房地产有什么问题?房地产我看在过去十年当中,谁要一直不断地做房地产,今天一定有很好的斩获。但是如果到别的地方,比如说新经济,虽然有上市板的支撑,但是新经济投十个,我估计能出来一两个就不错了;而其它不仅要亏损,还要忍耐,可能根本走不出来,最后还是破产的状况。

  巴曙松:任何选择都是有风险的,不是光有收益、没有风险的。如果都是这样的,就不要做财富管理了。

  张燕生:我回应一句,确实过去十年,你只要做房地产,或者资本经营,往往是有比做任何一件事回报都高得多。但是我们可以看到,从美国的教训,1990年以来,美国也是这样,但是最后你会发现,它一步一步把美国经济带向了空心化、虚拟化、泡沫化,一旦泡沫破灭,我们大量持有这些房地产资产的人,损失惨重。还有美国最好的企业——GE,2009年以来痛定思痛,把它的GE Capital全卖了,留了一点点,但是却把法国的阿尔斯通买回来了。最后我们发现一个经济,没有制造、没有实体,就没有创新,就没有就业,就没有服务对象。补充这么一句。

  巴曙松:首先,直接回答这个问题:确实是的,你不可能靠普通投资者做投资。在创新主板里,只有盈利了才更开放。所以这时候更需要专业的财富管理机构,而不是普通散户。至于房地产泡沫,我自己因为1997年、1998年正好在中银香港做信贷风险管理,所以亲身看到了一个市场的房地产价格,从最高点跌去60%、中银房产指数剩下40%的整个过程。所以当一个市场的参与者都认为这个资产价格不可能再跌的时候,还是非常风险的。当然我们每次都可以找出一个理由说这次不一样,可以放长一点。每次房地产泡沫的形成、扩大和调整,在逻辑上其实还是一致的。(完)

 

来源:财经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