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锦华:回顾参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经历

  时间:2012-10-31

  核心提示:今年是国家决定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20周年,也是深化经济改革的关键时期,在此我简单回顾当年的参与历程,供同道者研究。

  从1990年8月到1993年3月,我在国家体改委工作了两年半。时间虽然不长,但这段时间正是中国改革的关键时期。这是我一生经历中面临困难最大的一段岁月,我的体重曾经一度消瘦了十多公斤。幸好时隔不久, 邓小平发表了著名的南方谈话,改革的春风再次吹拂中国的城乡大地,以“ 市场为取向” 的改革目标终于水到渠成, 党的十四大决定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明确了经济改革的目标。今年是国家决定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20周年,也是深化经济改革的关键时期,在此我简单回顾当年的参与历程,供同道者研究。

  计划与市场的问题关系到改革的方向

  1990年8月18日,中央决定调我到国家体改委工作的通知发出以后,体改委立即派秘书长洪虎同志到中国石油化工总公司接我上班。我说:“我现在还不能去。要等人大正式通过任命,我才能进体改委机关大门,不然我去了不合适。现在有两件事情,一件事,你给我送一些资料看看,先了解下情况。第二,我抽个时间去看望安志文同志(当时是国家体改委党组书记),和他谈谈领导班子和干部的问题。”

  第二天,洪虎就送来了几大包资料,涉及改革的全局和方方面面的工作。面对这么多材料,有点茫然,不知道关键问题在哪里?这些材料中,有全国的经济体制改革要点,有城镇改革试点、农村改革、国有企业改革、金融改革、财税改革、商业改革等等。我翻阅之后,感到有目无纲,缺乏提擎全局的大思路。

  与此同时,我也知道方方面面对改革的看法、争论很多,其中最突出的就是计划跟市场的关系怎么摆?我想,这个问题恐怕是影响全局的根本问题。

  我为什么会这么想呢?

  根据多年的工作经历, 我认为经济体制改革所追求的目标, 应当是邓小平讲的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对现有的宏观经济和微观经济来讲, 是激发生机活力, 建立有效率的工作机制。然而什么是活力, 动力又在哪里呢?我在上海担任市委副书记、副市长时曾兼任市计划委员会主任, 中央领导同志常表扬上海工作做

  得好, 计划完成得好。我自己的感受是, 上海编计划比较灵活, 留有较多的余地让企业去适应市场, 去安排生产, 去进行互通有无的交换。这些经历, 使我较多地感受到, 经济要有活力, 不能管得过多、过死,真正的动力在市场。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 都要靠市场。

  我之所以这样认识, 当时改革的目标、方向出现反复, 争论不少, 也是一个重要原因。邓小平虽然在1989年6 月9 日的讲话中再次肯定改革开放以来的方针政策“ 没有错” 、“ 都不变” 、“ 不能改” 。他在同李鹏谈话时还特别交代说: 不要提以计划经济为主。这表明了中央继续推进市场化改革的坚决态度。但对改革的方向、目标仍然存在着争论, 我国改革的道路依然不平坦。无论是马克思主义的教条主义者, 还是西方经济学的教条主义者, 都认为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不能兼容, 公有制与市场经济不能匹配。

  这种教条长期禁锢着人们的头脑。在理论界或者在从事实际工作的干部当中, 都有不少人把计划经济看做是社会主义制度的根本特征, 把市场经济看做是资本主义所特有的, 认为市场经济与生产资料私有制相联系, 与社会主义公有制是对立的。报刊上发表了不少批判“ 市场取向改革” 和“市场经济论” 的文章。

  我感到, 这些问题都是大是大非问题, 关系到改革的方向、目标, 这个问题不解决, 其他改革只能是舍本求末。

  向中央领导同志报送两份材料

  正是在上述背景下,我到体改委正式上任以后,首先了解与研究的就是计划与市场的关系。我请洪虎同志找人给整理了两个资料,一个是国内有关计划和市场关系的争论资料,一个是国外关于计划与市场的综合资料。我还跟他们讲,不要传出去。因为“六四”以后,有些人认为中国的改革就是被市场搞坏了,反对以市场为取向的改革声调很高,甚至跟走资本主义道路都联系起来了,帽子很大。所以,我很小心,不能还没做工作,就被人扣上资本主义帽子。

  时任国外经济体制司副司长江春泽,是多年从事研究国际经济学和比较经济学的专家,她后来跟我讲,当时有个同志就劝她不要搞。有个人甚至跟她这样说:“江司长,你这个材料整理出来以后,人家马上就会讲了,资本主义在哪里啊?就在体改委的国外司!”她说:“反正领导叫我做的,是他个人看的,不会传出去。不然要我们干什么呢?”所以,她就自己一个人搞。

  时隔十多天,即1990年9月30日,根据我布置的任务,江春泽送来了她整理的《外国关于计划与市场问题的争论和实践以及对中国的计划与市场关系的评论》。我看了后,觉得讲得很清楚。计划和市场最早是意大利经济学家帕累托作为资源配置理论提出来的。材料还介绍了西方学术界、社会主义国家关于计划与市场问题的争论情况。这份材料说明,计划和市场根本就是资源配置的手段,与社会制度没有关联。是后来苏联在否定列宁新经济政策以后,把它们联系了起来,并用作党内政治斗争的重要工具。

  我认为,这个材料很好,决定给上面送。但体改委没有印刷厂,文件材料都要送到国务院的印刷厂去印,如果传出去,影响难测。因此,我就拿到中国石化总公司的机关印刷厂去,嘱咐他们不要传出去。印出后,我给江泽民、李鹏各寄了二份。

  江泽民看到这个材料后,认为很好,讲清了问题。大约在10月下旬,他特地给我打电话说:“那个材料我看了,很好,我看了两遍。我今天晚上要到辽宁去,还要再带上,再好好看看。”后来,中央办公厅打电话来,要我们加印了二十份送去。因为当时关于计划和市场的争论,不是理论界,也不只是具体实际工作部门,而是高层的看法有分歧,都想找到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说法。

  11月5日到7日,国家体改委在燕山石化公司招待所,召开了计划与市场国际比较研讨会。7日清晨,我约了贺光辉、刘鸿儒等在家的副主任赶到燕化招待所,花了半天的时间,听取了研讨会带总结性的发言。紧接着,当天下午,在京西宾馆,我又召开了部分省市体改委负责同志座谈会。主要讨论“八五”期间经济体制改革基本思路和主要任务,以及如何把计划经济与市场调节相结合的原则具体化。同时,我布置江春泽把计划与市场国际比较研讨会的内容好好整理一下。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