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清泰:提高对创新试错过程的容忍度

  时间:2019-05-20

  第二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6日-8日正在福州举行。如今从消费互联网、工业互联网到产业互联网,互联网浪潮已经越来越深入地渗透到我们的日常生活乃至社会的方方面面。而在产业界,以腾讯为代表的互联网公司,也开始了拥抱产业互联网的变革,并在医疗、教育、出行等诸多领域开始探索。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党组书记、副主任陈清泰近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互联网科技带动的第三次产业革命已经到来,中国占据了相当有利的“起跑位置”。但他强调,如今中国成为这次产业革命中的“领头羊”,没有了可以借鉴的现成道路,必然需要对大量创新进行反复试错。“为此,我们需要提高对创新试错过程的容忍度”。

  中国具有领先的基础

  在今年“两会”期间,有关中国“产业互联网”的提法受到外界的热烈议论。陈清泰介绍说,相比于西方早先提出的“工业互联网”,产业互联网覆盖的范围更广,可以包括工业互联网、农业互联网、能源互联网等各个领域,它将传统产业与中国在移动互联网领域的领先优势和创新能力结合起来,有望切实地解决社会的各种痛点问题。

  陈清泰表示,当前在传统产业上,中国存在严重的产能过剩,需要有新一轮替代技术。而恰巧就在这个时候,第三次产业革命来到了,而且中国还具有领先的基础。他强调,现在全球科技领域竞争最激烈的,就是人工智能(AI)和5G。而在这两个方面,我们有很好的基础。依托发达的移动互联网应用,中国拥有全球最丰富的数据资源,而且在数据壁垒上比其他国家相对宽松,这对我们信息化和数字化发展非常有利。

  这个判断与腾讯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不谋而合。马化腾近日在深圳演讲中提到,在5G和AI“双核驱动”下,各行各业转型升级的门槛会不断降低,产业互联网的发展将进入“快车道”。

  陈清泰认为,依托这些互联网领域的优势,如果中国抓住了第三次产业革命的机会,可能会带来整个经济社会巨大的变革。他强调说,这些依托于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的互联网技术是通用型技术,和任何传统产业的结合都会产生成熟性的增长效应。它还有一个重要特点是可以很方便地复制,“例如在一家医院通过互联网技术改造取得成功效果后,这种模式可以快速地在第二个、第三个乃至一百个医院复制,从而解决当前看病难、医药贵的痛点问题,这个是不得了的大变化,造福社会的变化。”

  在陈清泰看来,腾讯等公司小步快跑、各个行业单点突破的做法,是一条发展产业互联网的务实途径。“产业互联网不是一个泛泛的概念,应该具体化,罗列成50、30个产业,然后一个一个去做工作,当每一个具体产业都能利用信息化进行改造和提升,也就实现了整个产业的升级。”

  要重视中小型科技企业

  但中国在第三次产业革命的领先优势也带来以前没有遇到的问题。陈清泰表示,以往中国在发展科技时往往采用“跟随战略”,即沿着其他发达国家已经走出来的道路向前走。但如今中国位于“领头羊”位置时,前面已经没有路了,需要自己去闯去创新。这样的处境是以前没有遇到过的。

  陈清泰介绍说,在创新型发展的道路上,西方可以借鉴的经验是大力扶持中小型科技企业。当前西方比较成熟的模式是大学和科研院所更注重原创性和基础性的科技研发,然后通过知识溢出效应,带动周边很多科技型中小创新企业。这些中小企业在风险投资的支持下,负责把新的技术发明变成可应用的技术,再转卖给大型企业。

  之所以中小企业被视为创新的生力军,是因为其失败的成本最低。毕竟创新需要不断试错,在这条风险极高的道路上,成功是少数,失败是大多数。相比之下,大型企业往往追求成功率,因为其成本要高得多,试错的代价太大。因此中小企业的这种做法,实际上分散了全社会的创新风险。陈清泰强调,当前中国依然存在“大型企业崇拜症”,中小企业往往不被重视,这样的偏见是非常错误的。在领头羊时代,必须依靠中小企业为创新探路,而它在整个市场中又处于弱势地位,必须要得到别人的帮助,否则其发展就会变得缓慢,进而对整个经济会带来负面影响。

  给创新试错更大的容忍度

  创新过程中的另一个问题是社会对试错的包容度。陈清泰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以往我们采用跟随战略时,其他国家在发展过程中已经充分暴露出某项技术可能的问题,因此整体上政府和社会对采用该技术时出错的容忍度很低。但在领头羊时代,前方道路是否行得通,是否存在陷阱,谁也不知道。“我们要建设一个创新型国家,如果不允许出错的话,那怎么可能创新?这是一个悖论。”

  他举例说,依靠人工智能和5G等互联网技术发展起来的无人驾驶是未来智能化交通的发展方向,它不但是未来出行的解决方案,还可以提升交通安全和效率。

  事实上,在腾讯未来网络实验室的车路协同解决方案中,就通过5G技术形成路况、车辆、行人信息的互联互通,辅助无人驾驶决策,提高车辆运行效率和安全性。

  另一个现实的问题是,如何对无人驾驶进行监管。业内公认的是,通过将来的无人驾驶,公路的伤亡人数会大幅减少,但减少不代表“完全没有”。客观来说,作为一个新生事物,无人驾驶必然会在实际使用中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没有人能保证,中国的无人驾驶车上路之后不会发生交通事故。”陈清泰认为,问题的关键是,一旦无人驾驶出现问题,政府和社会该如何监管。

  有人主张,应该等无人驾驶技术完全成熟后再投入使用。陈清泰认为,这样的想法过于理想化了,很多问题没有投入使用时是不会预先暴露的,如果坐等其他国家先行应用积攒经验,我们再跟上,无疑是走上了原先“跟随战略”的老路,错失领先优势。更重要的是,这还意味着我们停止发展“可以减少交通伤亡的先进技术”,而继续使用“伤亡率更高的传统技术”,是对人民生命和财产的不负责。

  实际上,跨领域的技术研发融合,也给无人驾驶技术进化、政府监管提供了更多方案。腾讯利用游戏引擎,虚拟现实和云游戏技术,构建仿真系统,为自动驾驶研发团队、车企及监管部门提供安全测试和管理的平台。

  陈清泰认为,政府首先应该加强预先的监管,但任何一个创新,都会可能出现问题。一旦出现问题,政府不能简单粗暴地“一棍子打死”,而是应该比较平和地跟企业一起研究出问题的原因,共同寻找解决办法,防止再发生。“我认为对创新的试错应该有足够的容忍度,因为它代表了未来方向。一个创新事物还在‘襁褓’中,将来可能成长为‘巨人’,你不能在‘襁褓’时就给它过大的伤害,否则它长不成‘巨人’,只会变成‘侏儒’”。

  来源:环球网

来源:环球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