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福林:务实推进深水区改革

作者:迟福林  时间:2012-11-27

  十八大报告指出,“综观国际国内大势,我国发展仍处于可以大有作为的重要战略机遇期”。抓住机遇,关键在于“以更大的政治勇气和智慧,不失时机深化重要领域改革”,充分释放国内巨大的需求潜力,形成未来5〜10年我国转型发展的最大优势和主要动力,进而支撑未来10年7〜8%的中速增长,走出一条公平和可持续发展的新路。

  当代中国,消费结构已经从生存型需求转向发展型需求,从物质性消费为主转向服务性消费为主,未来5〜10年消费升级潜力与提升空间巨大。此外,随着人口城镇化进程的加快和收入分配改革的破题,中等收入群体比例在2008年23%左右的基础上,每年提高2个百分点,到2020年有可能达到40%以上。届时,我国将形成6亿人的中等收入群体,有望成为拉动全球消费市场的重要力量。

  有效需求规模的大小,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一个国家或地区增长的潜力与增长的前景。如果未来10年,人口城镇化蕴含的45〜50万亿的消费潜力得到比较充分释放的话,能够支撑7〜8%的经济增长。适应于未来10年保持中速增长的大趋势,加快推进消费主导的转型与改革,既是短期政策的着力点,又是中长期发展的重点;既是发展面临着的突出矛盾,又是改革面临着的重大挑战。

  释放巨大的内需潜力,必须着力推进城镇化的转型与改革。未来10年城镇化率年均提高1.2个百分点,将再有2亿农民进入城镇,加上现有的1.6亿农民工,新增城镇人口将达4亿左右。按较低口径,农民工市民化以人均10万元的固定资产投资计算,也能够增加40万亿元的投资需求。从消费需求看,2011年城镇居民与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比约为3.31,农村劳动力和人口合理转入城镇就业和生活,其收入与消费会明显增加。

  具体操作层面,涉及多方面的体制问题,需要统筹解决。例如:能不能在未来的5年左右初步解决农民工市民化问题,并由此为流动人口管理寻求新路。此外,还包括户籍制度改革、土地制度改革、人口政策的调整、行政区域调整、行政体制改革、财税体制改革、农村社区体制建设等多个方面的制度创新。只有这些方面的改革破题了,才能为人口城镇化的转型发展提供动力和条件。

  与释放需求对应的问题是,未来5〜10年的经济增长,究竟是以投资为主还是重在扩大消费?答案是,我国尚处在转型发展过程中,保持一定的、合理的投资率符合基本国情。问题在于,多年来投资率居高不下,投资规模增长过快,由此使投资消费失衡成为经济生活的突出问题。因此必须推进投资转型,谋求投资与消费的动态平衡。

  首先,必须尽快改变投资结构,加大公益性项目的投资。适应进入公共产品短缺时代公共需求全面快速增长的基本趋势,把投资重点转向教育、医疗、社会保障等公共产品领域,将会起到多方面的积极效果:能够切实推动人口城镇化进程;能够提振国内消费预期;能够有效缩小城乡差距和化解社会矛盾。应当说,在这方面的投资空间很大。

  其次,优化投资来源。当前的突出问题在于,政府与国有企业的投资增长过快,民营资本的投资仍然不足。稳增长的首要条件是社会资本有稳定的投资信心。从具体情况来看,当前民营经济发展既有“政策玻璃门”的障碍,更有“利益玻璃门”的阻力。垄断行业的改革不尽快破题,民营资本的进入仍会很困难。

  最后,调整国有资本配置格局。尽快把国有资本主要配置在公益性领域,给社会资本投资腾出更大的空间,是我国进入公共产品短缺时代、社会需求结构变化升级的客观要求,也是防止资本外流、提振社会资本信心的重大举措。

  未来10年,必须通过改革使消费成为增长的内生动力;使多数人能公平地分享经济发展成果;使市场保持充分的活力和效率;使资源环境可持续;使政府以公共服务为中心。这就需在“消费主导、民富优先、绿色增长、市场导向、政府转型”等方面取得明显突破。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