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福林:释放更多的改革红利

作者:迟福林  时间:2013-04-12

  如何估计改革红利?在我看来,现在改革中涉及的很多问题,大都与发展方式转变、社会管理创新、政府转型直接联系。比如说,未来8年—10年的内需潜力估计高达百万亿元,如果改革到位,就能把百万亿元的消费需求和投资需求释放出来,以保持我国经济未来10年7%—8%的中速增长。这样,我们就会形成一个以内生增长为支撑的、比较稳定的中长期发展趋势。再比如说,现在社会矛盾不断增多,核心问题在于政府的管控方式。我的看法是,未来5年—10年我国的改革红利是巨大的,关键在于相关的转型与改革要到位。

  一是人口城镇化的转型与改革。这里需要明确三个基本性问题。其一,新型城镇化是个大战略。同以往相比,目前的城镇化发展的背景与作用都有所不同。说它是个“大战略”,就在于:新型城镇化承载着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重大使命;承载着释放内需潜力的重大使命;承载着推进城乡一体化的重大使命。其二,推进规模城镇化向人口城镇化的转型。新型城镇化的本质是人口城镇化,核心是农村剩余劳动力要有序进入城镇。人口城镇化转型与发展的目标是,到2020年人口城镇化率每年要提高2个百分点,达到50%以上,逐步接近60%左右的名义城镇化率。其三,人口城镇化转型的关键在于改革。主要有以下方面的改革:让农民工成为历史要有时间表;尽快打破二元户籍结构,改革户籍制度;推进土地制度改革,尤其是农村土地制度改革;调整人口政策,逐步实现城乡统一;推进与人口城镇化相适应的财税体制改革;推进农村社区管理体制改革;调整行政区划体制;推进行政体制改革,改变增长主义政府倾向,建设公共服务型政府。这些体制问题不解决好,人口城镇化的转型与改革就很困难。总的说,城镇化这篇大文章做不好,释放百万亿元内需的改革红利是很困难的。

  二是投资的转型与改革。消费和投资要实现动态平衡,从现实情况看,投资是我们近些年来最擅长的经济增长推动方式,但现在来看,投资推动有两个方面的大问题:一是投资结构不合理,与消费结构严重脱节。比如说,一些三甲医院比菜市场还热闹。二是投资来源不合理,政府投资占的比重较大,并且难以持续。

  三是国有资本的转型与改革。在消费结构升级变化以后,国有资本是以继续做大总量为目标,还是以公益性为重点?这是值得深入研究的一个大问题。过去这些年,国有资本在做大经济总量上有重大的历史功绩,但随着社会需求的变化、社会消费结构的升级,尤其是我国进入公共产品短缺时代,国有资本要以公益性为重点进行调整和改革。

  把上述这三件事做好了,改革才有可能真正成为一个“最大的红利”。

  今天的改革与前几年有很大不同,利益关系面临全面、深刻的调整。我认为,当前的改革攻坚有三个重要切入点:加快推进政府转型与改革,切实破题收入分配改革,着力解决体制性、机制性腐败问题。

来源:光明日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