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福林:人口城镇化是扩大内需的关键

  时间:2013-12-22

  第十五届北大光华新年论坛于2013年12月21日在北京大学百周年纪念讲堂举办。本次论坛的主题为“新经济 新变革 新时代”,论坛聚焦十八届三中全会改革新政,研判当前中国经济发展态势、前瞻未来中国改革图景。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在会上表示,人口城镇化率很低,目前人口城镇化率只有35%,现在全世界平均的城镇化率52%,我们和全球平均的城镇化率差了将近20个百分点。人口城镇化都解决不了,农民工连户籍制度都解决不了,哪有人的城镇化?

  以下为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演讲文字实录: 

  城镇化再破题,我想就这件事情和大家做四个方面的讨论。第一、为什么现在再次提出城镇化,而且把城镇化作为国家的重要的战略。第二、现在城镇化转型的关键何在?第三、大中城市现在发展不均衡,问题的症结何在?第四、我们农民以城镇化带动城乡一体化的关键点在哪里?关于这些问题有不同的争论。我就当前的一些信息和大家做一点交流。

  第一、为什么现在这么着力强调城镇化?现在正好是中国改革开放35周年,35年前的18号到22号,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我们知道我们国家过去的发展很大程度上是在城乡二元结构下依靠劳动力的红利来抓住了一个全球化的机遇,取得了一个巨大的发展。那么,为什么现在我就说两句话,第一句话我们在座的可能有来自农村的,当80后、90后成为农民工主体的时候,我们传统依靠以农民工为主体的劳动红利还能维持下去吗?如果再往后十年,不解决这个问题,它不仅仅是一个经济问题,更是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甚至是政治问题。比如说我们三年前,或者现在,你说选谁当领导,一说我们都赚了,再过十年,二十年,现在我看我的小女儿10多岁,经常问爸爸他怎么选上来的,谁投他的票?那么,很显然。所以,我四年前提出来,让农民工成为历史,有的领导问我,农民工能成为历史吗?我反问一句,农民工不成为历史行吗?那么,这是简单说的一句话。

  另外,具体来说是什么变化呢?35年我们发展阶段变化了,过去在生存阶段的时候,农村能到城里赚一点现钱,像东莞10年600块钱的工资没有提高,600块钱维持了十年。那么,行吗?现在变化了,那个时候赚到现钱,现在变化在哪里呢?大家的需求结构变了,发展阶段变了,原来我们叫改革开放,80年代、90年代是生存阶段,现在是发展型的阶段,无论是城市还是农村发生了三个大的变化,生存性需求明显减少,吃饭穿衣的问题基本减少,总体解决,而孩子们读书这种愿望全面的提升。第二、跟这个相关联,一般的物质性需求减少,而服务性的需求增多。第三、我们搞经济学的,公共产品短缺,成为我们越来越突出的矛盾。所以,这个背景下,我们还维持着想用压低劳动力价格,维持农民工这样一个特殊群体来支撑我们的发展,有可能吗?这是另一句话。那么,没可能,现在看我们要做成这一件事情,从消费需求变化,消费结构变化另一看,我们08年金融危机,然后欧美的市场萎缩是一长期趋势,我们开始研讨中国的内需在哪里?我们北大的教授讲,我们的内需还是20年的高投资,我不赞成,我听说内需正处在一个消费结构升级,消费释放的一个大的重要的关键阶段,为什么?很清楚。

  先举个例子,过去大家哪有钱到协和、301看病,现在去那儿看,比菜市场还热闹,为了治病,我2000年到甘肃农村调研,农村200人搞了一个集体工业,病花到两万块钱的时候家属不给他掏钱了,他回来不治了,我说为什么,平均两万块钱,把三到四家亲属全部变得贫穷,所以大家不能再治。现在,短短这几年发生多大的变化?大家想尽办法来适应自己的需求结构变化,我们说到美国留学,原来都是像张总富人的孩子去,现在中产阶级的孩子,送到美国读高中,读大学的比比皆是。这种需求结构,我们最大的就是这种需求结构变化,需求全面释放是个大趋势,这个趋势什么样的呢?现在算一下,我们现在大概13亿的消费总规模大概将近20万亿,估计到三年以后,到2016年能达到30到35万亿,到2020年,我们整个需求总规模能达到45到50万亿,然后这种需求总规模能带动像张总这样服务业的投资,能够大概1:1,就是到2020年将近有100万亿的内需,好像每年可以达到7.2%到7.3%的增长。一下子看到城镇化不仅是公平,在社会发展阶段,而且在整个外部市场变化,支撑中国最大的一个潜力在哪里?在城镇化。所以,这很现实,所以,从上到下,上面高度重视,下面有迫切需求,所以达成了现在要破题城镇化,城镇化是一个大战略,是公平、可持续发展的大战略,这是一。

  第二、我们现在要搞城镇化,是不是和过去30年的城镇化相同呢?过去30年搞一个什么城镇化?从不到20%的城镇化率,到2012年52.6%,提高很快。规模城镇化速度很快,问题在哪里?人口城镇化率很低,目前人口城镇化率只有35%,现在全世界平均的城镇化率52%,我们和全球平均的城镇化率差了将近20个百分点。所以,提出来我们要扩大内需,怎么扩大内需?规模城镇化向人口城镇化的转型过程中,关键在人口城镇化。所以,这个人口城镇化我提的比较早,两三年前我就提出来。有人说中央领导讲人的城镇化,我的观点是,人口城镇化都解决不了,农民工连户籍制度都解决不了,哪有人的城镇化?一切按人的需求搞城镇化,有可能吗?连入户都解决不了,不承认是本城市人,而是非法居住,这种情况能解决人的城镇化吗?所以关键的问题是人口城镇化,就是先把农民工市民化,这完全能做得到。现在1.6亿农民工,在未来的七到八年,再有将近2亿的农民工进到城里来。那么,如果解决了这种人口城镇化,就为人的城镇化奠定一个大前提,我们才有可能探讨在人口城镇化基础上实现城乡、居民的公共服务均等化的问题,如果不解决这个,怎么探讨城乡公共服务统一的一体化呢?

  只有在这个基础上,内需规模,尤其是13亿人消费的需求才能得到提高。刚刚朱院长讲,我们现在城市和农村,现在实际收入差距是1:3.1倍,比三年前缩短了0.2个百分点。但是,城市和农村实际的收入差距也是3倍左右。农民工转为市民,农民转为市民,需要把这个消费释放出来,这是第一。第二,在人口城镇化以后,我们才有可能去关注中国有没有可能在未来十年左右,中产阶层,或者中等收入是否提高,甚至实现倍增。我们搞了35年改革开放,到现在我们的中等阶层只有25%,这是高估的,保守算法只有19%。如果和人口城镇化相联系,估计2020年,中产阶层,或者中等收入群体能达到40%,40%是什么概念呢?大概6亿人成为中等收入群体,这样一来,无论对中国的消费,还是橄榄型社会、橄榄型分配的形成,都是一个重大的利好。

来源:搜狐财经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