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福林:赋予农民更多财权使其成为中等收入群体

作者:迟福林  时间:2014-01-11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

  2014年1月11日,由中国证券市场研究设计中心(SEEC)与和讯网联合主办的第十一届中国财经风云榜暨“中国改革再出发”财经中国年会在北京举行。年会力邀财经领域的各级主管官员、著名学者和行业领袖,共同探讨中国发展及金融改革战略方向,破解“互联网金融”迷局。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提到,三中全会决定提出赋予农民更多财产权,赋予农民对集体资产、股份占有收益、抵押担保继承权等等,这些重大改革的提出,可以使农民带着土地财产进城,可以使一部分农民逐步有调整成为中等收入群体。当然这很复杂,需要选择有条件的地方试点。但是我们现在听到的解读是,常常以这种复杂为由,或者担心农民短期行为而不是积极主动推进。所以我认为这里关键是相信农民,35年前小岗村就是从相信农民开始。

  以下为文字实录:

  主持人:谢谢谢总对于我们地方债的思考,特别是地方政府在下一届能不能以发新债还旧债的模式来偷懒,来应付债务的方式提出了几点约束。包括现在年底的时候,大家又开始有一点钱紧的感觉,可能跟地方债都有直接或间接的关系,感谢谢总今天的分享。

  下面我们要探讨的话题是关于深化改革的一个问题。2014年肯定是一个深化改革之年,我们已经看到了新一届政府在很多行业和领域已经有一个简政放权,市场是配置资源的主要力量在各个行业都已经有所体现了。下面我们这位演讲嘉宾,他用20多年的时间一直在潜心研究体制改革,包括收入再分配也跟体制改革是密切相关的。下面的时间我们交给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先生,有请迟院长,他给我们带来的主题是《中国改革路线图设计与演进》。

  迟福林:谢谢和讯网的邀请,主办者给我这么一个很大的题目,我想改革路线图的设计和演进在我看来最重要的是做出了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在我看来,市场的决定性作用怎么评价都不为过。为什么?我概括了两句话。因为它不仅将直接推动经济体制改革的重大突破,也将倒逼政治体制改革、社会体制改革。它不仅是改革理论的重大突破,更是改革走向不归路的重要标志。由于时间关系,我在这里以市场决定的改革行动为主题,简要的提出以下三个问题,和大家做一个交流。

  第一、市场决定增长。

  在座的大家高度关注未来几年的经济增长,我认为决定未来几年的经济增长,尤其到2020年的经济增长,不仅要看资源要素和技术层面,更重要的要看转型改革及其制度安排。为什么这样说?我做这样三点判断。

  一是增长有潜力。13亿人的消费大市场是我国最大的增长优势,初步的估算一下,到2020年,我国潜在的消费需求将达到45到50万亿,也有人说能够达到50到60万亿。考虑到由此引发的投资需求,到2020年我国的内需总规模将达到上百万亿,这个内需总规模将为未来7年7%左右的经济增长奠定重要基础。

  二是关键在市场。有增长潜力并不表示一定会有增长,要使这个增长释放出来,关键是通过市场化改革激发经济活力。在这里我提了这样几条建议,比如尽快释放市场机制的活力,解开套在市场机制上的绳索,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说了算。为此,未来两到三年要提速资源产品的市场化改革进程,加快推进利率汇率的市场化改革。尽快释放社会资本的活力,考虑未来两到三年,应该以积极发展好混合国有制经济为重点,实现非公有制参与国有企业改革的重大突破,使民营资本真正成为市场主体,成为增长的主力军,也就是释放社会资本的活力。尽快释放创新创业的活力,但凡是想创业的人都应当有创业的空间,但凡有创新想法的人都有创新机制的平台,有了市场资本的活力,创新创业的活力,增长的活力才有保障。

  三是重点要突破。在市场化改革中释放增长潜力,我认为有几个方面的改革需要在未来一到三年内能够尽快突破。比如一到两年内能不能争取资源要素的市场化改革有实质性进展?比如两到三年之内能不能争取垄断行业的改革有重大突破,或者基本打破行政性垄断,为社会资本创造更大的市场空间。再比如说未来一到两年,能不能在金融、石油、电力、铁路、电信、资源开发、公共事业等领域向社会资本推出一些重要的项目。

  这是我想跟大家讨论的第一个问题,市场决定增长。

来源:和讯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