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福林:走向服务业大国(全文)

——2020: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大趋势

  时间:2014-11-01   浏览次数:0

  

    

   ——在“2014’新兴经济体智库经济政策对话”主旨演讲  

  迟福林  

  2014111 

  当前,中国的经济转型升级正处在重要历史拐点:一方面经济下行压力增大。今年第三季度GDP同比增速放缓至7.3%,创2009年一季度以来的新低;另一方面经济结构升级的态势初步形成。今年前3季度,服务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达到46.7%,创历史新高。    

  问题在于,面对内外发展环境深刻复杂变化的新形势,转型改革的时间空间约束全面增强。到2020年中国能否从工业大国走向服务业大国,成为转型与改革的历史任务和重大挑战。实现这一转型,既可以在结构升级的基础上形成7%左右的经济增长新常态,又能够为从中等收入国家迈入高收入国家创造有利条件。

   一、中国进入消费新时代,由工业大国走向服务业大国面临着重要的历史机遇 

  消费的本质需求是服务。中国进入消费新时代,现代服务需求逐步高于传统物质需求,已成为消费需求释放与升级的大趋势。

  1. 消费结构升级带动服务消费比重明显提升。经过36年的经济快速增长,中国已经成功地跨越了以解决温饱问题为主要目标的生存型阶段,进入到以解决人的自身发展为重要目标的发展型新阶段。这个新阶段,由于人口城镇化的较快发展、老龄化时代的到来,全社会的消费需求结构升级呈现阶段性特征:

  第一,从生存型消费向发展型消费升级。生存型消费主要是吃饭穿衣的消费,发展型消费主要是教育、医疗、健康、文化等服务消费。当前,城镇居民的消费需求正由工业消费品为主向服务消费为主转变;农村居民的消费需求正由生活必需品为主向工业消费品为主转变。未来5-10年,随着人口城镇化进程加快,城乡居民发展型消费需求将以年均两位数的速度增长。到2020年,城乡居民的恩格尔系数有望下降到30%左右。

  第二,从物质消费向服务消费升级。例如:城镇居民人均医疗保健、交通通信、文教娱乐三大消费支出占人均消费比重从1985年的12.8%上升到2013年的34.1%。估计到2020年这个支出占比有可能提高到40%-45%,成为城镇居民的消费大头。

  第三,从传统消费向新型消费的升级。例如,伴随着互联网的兴起和电子商务、物流快递等新型服务业态的快速发展,新型消费的增长很快。例如,2012年中国信息消费为1.7万亿元,同比增长29%;2013年,信息消费规模达到2.2万亿元,同比增长28%。

  2. 消费规模的扩大将为服务业较快发展提供市场空间。伴随着消费规模的快速扩张,由此形成走向服务业大国的市场潜力与市场空间。

  第一,消费增长潜力巨大。首先,新增消费不断加大。例如,2012年城乡居民新增消费量超过2万亿元,这相当于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一年的消费总量。其次,消费总规模逐步扩大。例如,中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2011年仅为18.4万亿元,2013年增长到23.8万亿元,估计到2020年将达到45-50万亿元。消费增长潜力的释放,推动服务业呈现快速增长的大趋势。

  第二,由工业大国走向服务业大国的趋势正在形成。这些年工业增加值占比逐年下降,从2006年的42.2%下降到2013年的37%。同期,服务业占比从40.9%提高到46.1%,2013年服务业占比首次超过第二产业。估计到2015年,有可能达到48%以上,超过国家“十二五”规划目标。近些年来服务业增加值都以年均两位数增长。2001-2013年,扣除价格因素后服务业增加值年均增长10.6%。估计未来5-10年服务业增加值仍会以10%左右的速度增长。这表明,中国经济增长动力正在发生重大变化。

  第三,2020年服务业规模有望实现倍增。2008-2013年,即国际金融危机以来的5年中,中国服务业增加值从13.1万亿元增长到26.2万亿元,实现了规模上的倍增。未来6年,如果服务业增加值年均增长保持在10%左右,服务业总规模有望扩大到48-53万亿元。

  2008年以来,中改院一直主张加快推进消费主导的经济转型,就在于释放消费需求能够为服务业发展开辟战略空间,能够引领和推动经济结构的转型升级,从而成为稳增长、调结构的源动力。

  二、中国进入服务业发展的新时代,形成服务业主导的经济结构牵动经济社会转型全局 

  进入服务业发展新时代,13亿人的潜在消费需求成为中国增长转型的突出优势;13亿人服务需求释放的规模与速度,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经济结构、利益结构、城乡结构调整的进程。释放13亿人的服务消费需求,推进由工业主导向服务业主导的转变,既是未来6年经济转型升级的大趋势,又是决定增长、转型与改革的关键所在。

   1. 加快形成服务业主导的经济结构新常态。从工业经济向服务业经济的转型与人均GDP水平有着内在联系。中国从人均GDP 6500美元到1万美元的过渡阶段中,服务业的比重至少会提高10个百分点。总的判断是,到2020年中国服务业占比达到55%以上是有条件、有可能的。

  第一,人口城镇化为生活性服务业发展提供了重要载体。从国际经验看,城镇化进入快速发展阶段,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发展型消费需求越来越依赖于教育、健康、医疗等生活性服务业的发展。2013年中国的名义城镇化率为53.7%,而人口城镇化率仅为36%左右。从新型城镇化的进展看,2020年名义城镇化率有可能达到60%左右,人口城镇化率有可能达到50%以上。这几年城镇化率每提高1个百分点带动服务业增加值比重提高0.77个百分点。以此估算,未来6年即使人口城镇化率仅提高10个百分点左右,也有可能带动服务业比重提高7-8个百分点。

  第二,工业转型升级为生产性服务业发展注入内在动力。从国际经验看,进入工业化中后期,经济转型升级的一个突出特点是工业经济向服务业经济的转变。传统农业和工业的转型升级直接依赖于生产性服务业的发展,由此形成对生产性服务业的巨大市场需求。新一轮工业革命最为突出的特征是,信息、研发、设计、物流、销售、大数据等生产性服务业引领传统制造业向高端制造业的升级。就是说,高端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的相互融合是一个大趋势,生产性服务业已成为提升制造业竞争力的主要推动力。以德国为例,高端制造业之所以能够保持世界领先地位,重要原因在于生产性服务业占服务业的比重高达50%以上。中国作为制造业大国,“中国创造”的优势远未凸显,就是生产性服务业发展严重滞后,其占服务业的比重仅为15%。未来6年,中国生产性服务业占服务业的比重至少需要提高15-20个百分点,达到30%-40%。这是中国工业转型升级的内在要求,是工业转型升级的必由之路。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