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福林:经济转型为主线的改革闯关须做四件事

作者:迟福林  时间:2016-05-28

 

  2016年5月15日,由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主办的2016中国与全球化圆桌论坛在京举行。CCG学术专家委员会专家、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在发言中指出,我们国家现在正处在一个转型的关键时期。在这个时期里,我们既面临着短期的突出矛盾和问题,也面临着中长期的发展机遇和发展空间,所以关键的问题就在于如何来把握这个趋势。

  以下是他的发言实录

  我们国家正处在一个转型关键期,既面临着短期的突出矛盾和问题,也面临着中长期的发展机遇和发展空间,所以关键的问题就在于如何把握这个趋势、如何出好牌。我的一个大思路就是,以经济转型为主线的改革需要破题闯关,重要的是四件事。

  以服务业市场开放推动产业结构由工业主导向服务业主导转型

  第一件事情,即如何以服务业市场开放推动产业结构、工业主导向服务业主导的转型。中国工业已经进入后期,我们的产业结构与此不相适应。工业市场开放程度至少有80%-85%以上了,服务领域市场开放度则将近50%。下一步中国改革开放的重心在哪里?在我看来就在于服务业市场的开放,所以能不能打破行政垄断,实现市场开放,对于我们释放市场化改革红利,形成新阶段发展动力至关重要。

  与此同时,这样一个开放的服务业市场可以使我们的产业结构转型建立在市场的基础上;使产业结构的转型适应全社会日益增长的服务需求;更进一步地,与全球贸易进程相适应。如果中国服务业市场开放度在“十三五”期间有明显突破,我们未来五年,即到2020年服务业占比达到58%-60%是完全有可能的。这样的开放度如果能够有所突破,我们城镇居民的服务性消费从现在的40%提到50%也便是有可能的。这两个数字将是一个历史性的突破,会为中国的经济转型带来决定性的影响。

  以深化户籍改革推动规模城镇化向人口城镇化转型

  第二件事情,即如何以深化户籍制度改革来推动城镇化结构转型,由现在的规模城镇化向人口城镇化转型。我们城镇化的短板在哪里?按照官方的说法,常住人口城镇化40%多,户籍人口城镇化30%多,这方面蕴藏着巨大的潜力。问题在于现在城镇化的改革思路还不明确,到2020年,我建议能够实施全面集中制度来取代城乡二元的户籍制度。目前来看,实施全面集中制度的条件总体成熟,关键在于中央和地方的财政关系。这一改革将推动中国的经济转型,我也乐观预见这项改革能有所突破,到2020年中国的户籍人口城镇化率会超过50%,高于国家现在预计的目标45%。这样的人口化进程同中国现代化进程和工业化进程也是相适应的。

  以服务贸易为重点的二次对外开放

  第三件事情,即以服务贸易为重点的二次开放。“十三五”是中国新一轮的发展期,正值全球新一轮科技革命、能源变革、互联网大潮的交汇期,更与全球自由贸易进程相融合。我们要重新考虑,在这个背景下中国的对外开放着重点在哪里,我们的短板是什么。2014年全球服务贸易中对外贸易比重占20%多,而我们只有12.3%,2020年目标是要达到16%。跟2014年相比只差五六个百分点实在说不过去,所以能不能以服务贸易为重点,来推动外贸转型,推动中国的多边、双边自由贸易进程。我们常常讲“要实行更加主动的开放策略”--“开放”“主动”在哪里?就在服务贸易进程里。以服务贸易为重点的二次开放,将成为中国新一轮对外开放的重要组成部分。

  以监管转型为重点的政府改革

  第四个事情,即以监管转型为重点政府的改革。转型关键期,政府面对的转型过程中的突出矛盾是什么?毫无疑问是监管不到位。无论从日常消费市场、到工艺品市场,还是到金融市场,都说明监管本身亟待转型。可以说,监管变革是新的经济转型期,对政府改革提出的一个最重要的要求。可喜的是,当前政府简政放权的力度很大,但是也可惜,我们负面清单的单子太长。2015年这一清单上有83项是针对服务贸易的。所以这也面临着很大的问题,就是我们的资本市场,涉及到政府的深层次改革。比如说审批权、监管权如何分离?又比如在这样的前提下,如何建立一个独立、专业、权威的监管机构,以适应全球化、适应转型需求?所以我的想法是,我们的经济转型既要看短期又要看中长期,它的艺术就在于如何把短期和中长期结合起来,这个结合点就是我刚才说的以经济转型为主线的结构性改革。

  (本文根据嘉宾在CCG主办的2016中国与全球化圆桌论坛的发言速记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来源:中国与全球化智库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