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福林:深化中欧经济合作的共同选择(摘要)

作者:迟福林  时间:2016-07-18

  

在第6届中欧论坛上的主旨演讲

  迟福林

  2016年7月18日

  1个月前(6月16日),中改院与中国公共外交协会、欧洲政策研究中心在布鲁塞尔共同主办以“中欧自贸区:机遇与行动”为主题的国际论坛。1个月后的今天,中改院又与中国公共外交协会、中国驻欧盟使团和欧洲之友,在海口联合主办第6届中欧论坛。

  当前,英国脱欧公投,充分反映世界经济、政治格局发生了深刻复杂的变化。在这个特定背景下,全球化、经济一体化面临着重大挑战:一是全球经济放缓,世界贸易增速明显下降,区域一体化与经济全球化面临新困局;二是全球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区域经济一体化与经济全球化面临新挑战。在这个特定背景下,召开以“中欧经济转型:前景与机遇”为主题的第六届中欧论坛,相信本次国际论坛对深化中欧经济合作将产生积极影响。

  一、深化中欧经济合作需要中欧共同反对贸易保护主义

  1.贸易保护主义成为深化中欧经济合作的新挑战。我认为,英国公投脱欧,不仅严重影响欧洲经济一体化进程,加大经济全球化的不确定性;而且客观上加大了贸易保护主义趋势。当前,全球正处于抵制贸易保护主义抬头、促进贸易自由化进程的十字路口:选择得好,以服务贸易为重点的新一轮全球化将促进全球经济持续增长;选择得不好,很有可能就是一场全球范围、没有赢家的贸易战,由此加大世界经济、政治格局的不确定性。对此,我们应当警惕。

  2. 服务贸易成为深化中欧经济合作的重点。随着全球经济服务化趋势的明显增强,服务贸易已成为新一轮全球化和全球贸易自由化的重要引擎。2001-2014年,全球服务贸易增速在大多数年份高于GDP增速和货物贸易增速,2015年全球服务贸易占全球贸易总额比重达到1/5。随着服务贸易的加快发展,全球投资贸易的热点和重点转向服务贸易领域;全球双边多边自贸协定谈判的焦点也转向服务贸易,以货物贸易为重点的“第一代”贸易规则正在向以服务贸易为重点的“第二代”贸易规则升级。在这个趋势下,服务贸易已经成为深化中欧经济合作的焦点所在。

  3.推进以服务贸易为重点的“二次开放”。面对贸易保护主义的挑战,并适应全球自由贸易新趋势,中国新阶段的开放战略,我理解是推进以服务贸易为重点的开放转型,实现由以工业市场开放为重点的“一次开放”向以服务贸易和服务业市场开放为重点的“二次开放”转型,加快建立适应新趋势的开放型经济新体制。这既是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内在需求,也是中国扩大开放的重大选择。

  二、深化中欧经济合作需要尽快建立中欧自贸区

  1.建立中欧自贸区是深化中欧合作的重大战略选项。前不久,习近平主席在会见出席第18次中欧峰会的欧盟领导人时提出,中欧要用大智慧增强战略互信、用大视野拓展合作、用大胸怀化解难点问题。李克强总理提出,中欧双方共同努力,争取早日达成高水平的中欧投资协定并启动自贸可行性研究。

  2. 把握2020年的时间窗口期。从现在到2020年,是世界经济再平衡和中欧经济转型的关节点。未来5年,随着中国居民服务型消费需求的加快释放,中欧经济互补性明显增强;随着全球地缘政治的深刻复杂变化,中欧关系对全球和地区的安全、稳定、繁荣至关重要。这个时间窗口相当紧迫:中欧如何选择,的确需要大智慧、大视野、大胸怀;未来5年的中欧合作,需要在过去40年良好合作的基础上寻求“质”的突破。我认为,这个“质”的突破就是2020年正式建立中欧自贸区。欧盟委员会最近通过的《欧盟对华新战略要素》,虽然对中欧自贸协定谈判予以了更大程度的重视,但我认为,仍然难以适应深化中欧经济合作的新形势。在英国脱欧的新形势下,欧盟坚守一体化进程,需要排除干扰,加快建立中欧自贸区,以形成深化中欧经济合作的大市场、大格局。

  3. 合并中欧BIT与FTA谈判。我认为,这是2020年建立中欧自贸区的现实路径选择。当前,中欧正在推进BIT谈判。从实际进展看,中欧只谈BIT而不谈FTA,困难大且成果有限。中欧双方在BIT谈判中直接涉及到的服务贸易开放等分歧,需要在FTA的框架下解决。由于中欧BIT谈判实际上已经开始纳入部分服务贸易的内容,合并谈判具有现实可行性。并且,随着中国加快服务业市场的有序开放,以服务贸易为重点的二次开放大趋势开始形成,合并谈判的条件比较成熟。为此,建议尽快合并推进中欧BIT谈判与FTA谈判。或者,争取在明年完成BIT谈判后,即公布启动中欧自贸区可行性联合研究。

  三、深化中欧经济合作需要共同推动结构性改革

  1. 贸易保护主义的重要根源在于结构性矛盾。客观看,贸易保护主义是一个经济体体制内、深层次结构性矛盾的综合反映。以欧盟为例,劳动力市场僵化、某些制造业(钢铁等)技术更新缓慢、过度福利化等结构性矛盾突出,客观上削弱了企业的国际竞争力。有些人寄希望于通过贸易保护主义保住增长、就业与福利。但从经济发展史看,如果结构性矛盾不消除,企业的竞争力不能得到明显提升,劳动生产率和经济增长最终还会下降,从而就业和福利也不可持续。

  2. 把破题结构性改革作为建立中欧自贸区的关键。建立中欧自贸区,需要中欧双方破解制约市场活力和企业创新的结构性矛盾,以提升企业竞争力。比如,中国需要深化以扩大服务业开放为重点的市场化改革;推进以结构性减税为重点的财税体制改革;加快以监管转型为重点的监管变革等。欧盟需要推进劳动力市场改革;尽快放开对华高新技术出口管制;显著降低技术性贸易壁垒;推进劳务合作中的人员便捷流动等。

  3. 中欧要坚定地推进结构性改革。这既是建立中欧自贸区的内在要求,更是反对贸易保护主义、促进全球经济一体化进程的治本之策。当然,推进结构性改革不可避免地触及既有的利益格局,从而面临巨大阻力。在这种情况下,有的国家希望通过适当削减福利减轻企业负担,但往往带来游行、罢工甚至社会骚乱。因此,包括欧盟在内的不少国家在结构性改革上长期难以有所作为。这就要求决策者着眼长远、坚定决心,务实推进结构性改革,以形成经济复苏和增长的新动力。

  各位朋友、各位专家,

  应对贸易保护主义新挑战,中欧需要携手向前、深化合作。在这个进程中,中欧智库责无旁贷。在此,我就加强中欧智库合作提出以下几点建议:

  第一,尽快对贸易自由化和经济一体化的新趋势、新挑战以及战略应对等开展联合研究;

  第二,尽快就建立中欧自贸区涉及的重大问题开展联合研究;

  第三,继续办好中欧论坛,并以此为重要平台,加强智库间的对话交流;

  第四,争取多方支持,设立中欧智库合作研究基金。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