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福林:改革大考:经济转型与结构性改革

作者:迟福林  时间:2016-08-02

   

  书名:《改革大考:经济转型与结构性改革》 

    作者:迟福林 

    出版社:群言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6年8月 

  内容简介 

  本书是迟福林关于“十三五”关于中国经济走势的文集的集合,涉及改革、转型等诸多问题,文章多见于《人民日报》、“人民论坛”等报刊、网站,他的文章与建言多次被中央领导采纳,对当今中国社会的发展极具指导意义。本书是迟福林近几年来个人文章的首次集结出版,从这个角度讲,也很具有市场价值。

  作者简介 

  迟福林,研究员,博士生导师,第十一届、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兼任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中国行政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国家“十三五”规划专家委员会委员。国家行政学院、中国井冈山干部学院、北京大学、浙江大学、东北大学等多家高等院校的特聘教授。

  多年致力于经济转轨理论与实践研究,围绕我国改革开放进程中的重大经济、社会问题,在政府转型和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等方面进行深入研究。在上述研究领域,共出版中英文专著四十余部,公开发表学术论文八百余篇,形成研究报告七十余部,提交了大量政策建议报告,在决策和实践层面产生了积极影响。曾获得“五个一工程奖”、“孙冶方经济科学论文奖”、“中国发展研究奖”等研究奖项。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2002年被中组部、中宣部、国家人事部和国家科学技术部联合授予“全国杰出专业技术人才”荣誉称号,2009年入选“影响新中国60年经济建设的100位经济学家” ,2015年入选《20世纪中国知名科学家学术成就概览(经济学卷)》。

  大转型时代的全面改革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已经和正在经历两次大的转型。第一次大转型是从传统计划经济体制过渡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经历了30多年时间,它的历史成就是使我国从低收入国家进入中等收入国家行列。第二次大转型是从经济体制改革过渡到全面改革,即以2013年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为起点的全面改革进程。这次大转型时代的主要目标是使我国成功避免中等收入陷阱,并从中等收入国家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实现这个目标,至少需要10年左右的时间。

  与第一次大转型相比,第二次大转型更具复杂性、深刻性和紧迫性。当前,第二次大转型已拉开序幕,这是一个更具历史意义的大转型。未来几年我国将处在承上启下的关键时期,把握大转型时代的发展大趋势,需要客观分析判断当前乃至未来一个时期的突出特点,立足现实,突出全面改革在推动经济转型、社会转型、治理转型中的决定性作用。

  一、大转型时代的突出特点

  与以往相比,未来几年我国无论是增长,还是转型、改革都处在承上启下的关键时期,其深刻性、复杂性、艰巨性前所未有。为此,把握大转型时代的发展大趋势,需要客观分析判断当前乃至未来一个时期的突出特点。

  1. 增长、转型、改革高度融合,增长与转型直接依赖改革的突破。与以往有很大的不同,内外发展环境正发生深刻复杂变化下,当前增长问题突出反映为转型问题、改革问题。从现实情况来看,经济增长由两位数的高速增长到7%左右的中速增长不仅是周期性的问题,更是结构性问题,需要加快转型,需要全面改革。

  从国际经验看,一个国家由中等收入阶段进入高收入阶段,经济增长速度由高增长向新常态的转换不可避免,并且经历几年的时间。1960年以来,成功迈向高收入阶段的四个经济体德国、日本、中国台湾和韩国,经济增速平均从8.3%降到4.5%,增速换挡几乎持续到高收入阶段才基本稳定下来。主要原因在于经济增长新常态的形成,需要建立在经济结构转型升级的基础上,而经济结构的转型升级很难在短期内完成。考虑到我国长期采取的政府主导型增长模式有固化的趋势,经济结构转型升级的难度较之上述四个经济体不会更小。

  2010年从两位数的增速下降开始,我国7%左右经济增速的新常态形成并稳定下来,大致需要3~5年左右的时间。也就是说,未来3~5年如果没有经济发展方式、经济结构、增长动力的实质性转换,不仅7%左右的经济增长新常态难以真正形成,仍有可能出现经济增速大幅回落,并有可能引发系统性的经济风险甚至经济危机。处理好增长、转型、改革的内在关系,不仅对短期增长至关重要,而且对中长期的可持续增长具有决定性影响,并由此使我国用10~15年的时间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

  当前,增长转型都处于拐弯中,犹如车在爬坡转弯时速度太快会出问题,速度太慢也会出问题。如何处理好这些关系面临着诸多复杂性问题。进入大转型时代,如何把周期性调整和结构性改革相结合,把短期的经济增长和中长期的发展相结合,应当说是一个很大的考验。

  2. 利益固化矛盾突出,改革需要在调整重大利益关系上取得实质性进展。改革开放以来历次大的转型改革都与利益关系的调整相关联。今天的改革面临着利益关系失衡日益突出、并且到了需要尽快解决的临界点。未来几年,改革如果不能在调整重大利益关系、打破利益固化藩篱上取得突破,就有可能由于利益失衡的矛盾增大,从而大大减少改革的社会动力、合力,使改革难以推进。

  从现实来看,由于某些改革长期不到位,事实上已形成了固化的利益格局,包括部门利益、地方利益、行业利益等都呈现固化的基本特征,由此形成“利益固化—改革阻力大—改革难以到位—利益进一步固化”的恶性循环。实践表明,改革只有以更大的决心、勇气和智慧突破利益固化藩篱,才能取得实质性的突破。

  3. 增长、转型倒逼改革,改革的时间、空间约束明显增强。

  (1)未来几年,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再无退路。如果说前些年可以通过一定的经济刺激政策确保7%~8%左右中速增长的话,今后几年再依靠扩张性财政货币政策刺激投资保增长的回旋余地已大大缩小。

  (2)把握改革主动权才能赢得良好的发展前景。未来几年是我国增长、转型的关键时期。如果1~2年内能够把握改革主动权,2~3年内实现重大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的新突破,确保经济转型取得实质性进展,就会使经济增长保持在7%左右,有条件实现十八大提出的到2020年城乡居民收入比2010年翻番的目标;如果转型改革超预期,经济增长达到7%左右,到2020年,按照世界银行的标准就可能进入高收入国家(人均GDP11000美元)行列。

  (3)失去改革主动权就会陷入“中等收入陷阱”。如果1~2年内不能把握改革的主动权,2~3年内重大领域和关键环节的改革在利益格局固化的格局下久拖不决,不仅7%左右的经济增长速度难以维持,还有可能因产能过剩、房地产泡沫、地方债务等系统性风险陷入经济危机,从而失去未来10年的历史发展机遇。

来源:和讯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