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福林:服务业市场开放是深化结构性改革的焦点之一

作者:迟福林  时间:2016-12-04

12月3日,在新华网主办、新华网海南分公司承办的“2016新华网思客年会”上,迟福林发表了题为“以服务业市场开放为重点的结构性改革”的主旨演讲。新华网记者翁叶俊 摄

  12月3日,在新华网主办、新华网海南分公司承办的“2016新华网思客年会”上,迟福林发表了题为“以服务业市场开放为重点的结构性改革”的主旨演讲。新华网记者翁叶俊 摄

  12月3日,由新华网主办、新华网海南分公司承办的“2016新华网思客年会”在海南召开。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发表了题为“以服务业市场开放为重点的结构性改革”的主旨演讲,指出了服务业市场开放在经济转型与结构性改革中的重要作用。以下为演讲内容节选:

  当前我国转型发展进入一个新阶段,经济服务化的特点十分突出,服务业开放性、迫切性全面增强。在这个特定背景下,客观的估计服务业市场开放在经济转型与结构性改革中的重要作用,是一个需要深入研讨的问题。

  那么,服务业市场开放在结构性改革中基于何种地位?在结构性改革中的重点是什么?我的看法是,由于供给和需求的失衡,在这样一种情况之下,服务业市场开放事实上成为深化结构性改革的一个重点或者是焦点之一。

  我主要分以下两个方面来讲。第一是服务业市场开放与市场化改革方面。去年我在年会上也提到过,我们的服务业市场化程度低,现今大概有5%左右是行政垄断,个别是市场垄断。此外,服务业对外开放程度也较低,自由贸易区的122项中有73项负面清单是限制服务业的。服务贸易低,缺乏公平的市场竞争,因此,我们难以提高服务水平,以提供更高品质的服务,也难以提升现代化的产品服务标准,我想这就是我们到日本买马桶盖一个深刻的原因。

  第二点,服务业市场开放与供需结构失衡。客观的看,新的供给可以释放新的需求,我们现在由于服务业市场开放低,消费有需求无供给的矛盾比较突出,因此,尤其是服务型消费难以得到满足。

  例如,我国老年人的潜在消费至少可以达到1万亿人民币,而实际的供给却不到两千万。客观的看,现行的宏观政策与宏观体制结构仍有鼓励投资、鼓励工业发展,抑制服务业发展的特征,因此,服务业发展仍然面临着一系列的体制性和政策性矛盾。如果这些矛盾不解决,就难以形成服务业发展和服务业市场开放的大环境。

  所以,打破服务业市场的行政垄断、推进服务业市场价格的相关政策调整,都将成为重大的问题。

来源:新华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