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福林:以转型为目标深化结构性改革

作者:迟福林  时间:2017-03-08

  无论是一个国家、地区,还是一个企业,其成功主要不是赢在起点,而是赢在转折点。未来几年,适应我国经济增长的趋势变化,实现经济转型的突破,对企业、地区和国家来说,都具有决定性影响。转型得好,可以释放巨大的增长动力,实现可持续增长;转型得不好,错过了重要战略机遇,有可能带来比较大的风险。

  经济转型决定经济增长前景。不少人对经济增长比较担心,把“稳增长”看得比较重。短期“稳增长”、“触底”固然十分重要,更重要的是通过经济转型挖掘增长的新源泉,释放增长潜力。未来几年经济转型如果取得实质性突破,我国实现6%到7%的中高速增长是有条件、有能力的。从消费角度看,2020年我国消费规模有望达到50万亿元,能够支撑6%到7%的经济增长;从产业角度看,服务业在“十三五”保持9%左右的增长,将带动3.8到4.3个百分点的经济增长,为中高速增长奠定重要基础;从人口城镇化角度看,城镇化每提高1个百分点,给经济增长贡献3个百分点左右。未来几年我国人口城镇化至少还有10个点的空间,是支撑中高速增长的重要因素;从服务贸易角度看,随着服务贸易的快速发展,服务供给将明显加大,有助于释放潜在服务型需求,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

  结构性改革决定经济转型进程。“十三五”期间,经济转型要取得实质性突破,关键在于结构性改革要破题发力,以破解经济生活中的结构性矛盾和结构性失衡。一是着力破除服务业领域行政垄断与市场垄断,在服务业领域全面实施企业投资负面清单,各类资本平等进入负面清单之外的领域。二是有序放开服务业领域市场价格。自然垄断环节实行政府定价,竞争性环节全面放开价格管制,推动服务企业在竞争中形成价格。三是加快服务业发展的政策调整,包括土地、财税、政府购买等政策。例如,争取使政府采购规模占财政支出比重到2020年达到15%到20%,服务类占政府采购总额比重提高到30%到40%左右。公共服务购买对所有主体一视同仁,形成事业单位、社会组织、企业等多元供给主体的新格局。

  结构性改革重在振兴实体经济。一是进一步强化产权保护,推进产权保护的制度化、法治化。二是加快在混合所有制企业推进员工持股改革。目前已有企业开始试点,需要尽快拓宽试点范围,逐步推开。三是培育和保护企业家精神。

  拓宽创新创业空间,鼓励试错,鼓励企业家、尤其是年轻企业家成长。

  结构性改革的一个重要方面是以落实农民土地财产权为重点深化农村改革。近年来,城镇化中暴露出来的农村土地矛盾,与法律尚未赋予农民土地使用权完整的物权性质直接相关。根本出路在于尽快在法律上落实农民土地财产权。一是尽快修改相关法律法规,赋予农民土地使用权以物权性质,使农民真正享有支配土地使用权的权利。二是要把家庭承包土地纳入财产权法律保护范畴。三是从法律上赋予农民住房财产权的完整产权,赋予其占有、使用、收益、转让、抵押等完整权利。四是实现城乡资本、土地和住宅市场双向流通,研究城乡房地产两个市场接轨的政策。

  处理好政府与市场关系,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释放经济增长潜力、激发市场活力,是全球面临的共同挑战。我国现阶段推进以经济转型为目标的结构性改革,就其对经济发展方式的变革、所蕴藏着的经济增长新潜能、对利益结构冲击的深度、广度和复杂程度而言,都不亚于改革开放初期。它不仅将决定我国经济增长前景,也将对全球经济增长和治理格局产生重大影响。

  (作者系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

来源:经济参考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