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福林:供给侧改革重在处理好政府与市场关系

  时间:2017-03-10

 

  3月9日,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第二次全体会议,迟福林作发言。 本报特派记者 张杰 摄

  本报北京3月9日电 (特派记者罗霞 金昌波)“当前,由于政府与市场关系尚未理顺,经济转型与增长面临着体制成本过高、市场开放不足等突出问题。”今天下午,住琼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在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发言中提出,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重在处理好政府与市场关系。

  今年是迟福林第十次参加全国两会,此次发言是他第五次站在全国政协大会发言席上发言。长期关注改革、多项改革政策建议被中央决策所采纳的迟福林,此次进行了题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重在处理好政府与市场关系》的发言,提出“紧紧抓住政府与市场关系这个‘牛鼻子’,实现全面深化改革的重大突破”。发言完毕,全场报以掌声。

  围绕处理好政府与市场关系问题,迟福林提出处理好五大关系。一是处理好“三去一降一补”中的政府与市场关系。二是处理好深化国企改革中的政府与市场关系。三是处理好深化农村土地制度改革中的政府与市场关系。四是处理好服务业发展中的政府与市场关系。五是处理好监管变革中的政府与市场关系。

  “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的本质是实现市场的供求平衡,推进新旧发展动能转换。为此,要更多地运用市场手段、法治手段,推动企业优胜劣汰、优化重组,防止已经化解的过剩产能死灰复燃。”迟福林说,政府的主要职责是降成本、补短板:要在减税、降费、降低要素成本上加大力度,尤其是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要有实招。尽快实施企业自主登记制度,适时取消企业一般投资项目备案制等。要尽快补上人口城镇化这个短板,通过释放新型城镇化的巨大内需潜力,为扩大就业与房地产去库存找到根本性出路。

  “以‘管资本’为主是国有资本做活、做优、做强的重要条件,但目前尚未破题,使混合所有制改革难以有大的突破。”迟福林建议,加快推进政府由“管企业”为主向“管资本”为主的转型,抓紧出台国有资本投资、运营的改革方案,尽快形成国有资本管理新体制;尽快向社会资本推出一批垄断行业重大项目,使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的混合所有制改革在今年能有实质性进展。

  以落实农民土地财产权为重点推动城乡关系的深刻变革,盘活农村土地资源,释放城乡一体化的巨大红利,是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任务。迟福林建议在严格用途和规划管制的前提下,发挥市场在农村土地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要尽快实现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与国有土地同等入市、同权同价;修改相关法律,赋予农民土地使用权以物权性质,包括占有、使用、收益、转让、抵押、继承等在内的完整产权;打通城乡资本、土地和住宅市场双向流通。

  “破解服务业领域有需求、缺供给的突出矛盾,关键是打破行政垄断与市场垄断。”迟福林提出,要把服务业市场开放作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大任务之一,尽快出台改革行动方案。建议在1—2年内实现服务业竞争性领域对社会资本全面放开,非竞争性领域引入竞争机制,争取到2020年使服务业市场化程度接近工业;要推动服务业市场双向开放,到2020年服务贸易占外贸的比重要达到20%以上;以服务贸易为重点推进国内自贸区转型,大幅缩减负面清单;全面推进粤港澳服务贸易一体化,促进和服务于“一国两制”进程;加快推进某些产业项下的自由贸易进程,支持具备条件的地区先行先试。

  当前,简政放权到了放管结合的新阶段,需要把监管变革作为政府改革的重点,加快推进审批与监管严格分开,提高监管的独立性、专业性和权威性。迟福林建议,着眼于防范系统性、区域性金融风险,尽快组建综合性国家金融监管机构,强化监管的统筹协调;尽快组建统一的国家反垄断机构,统一反垄断执法权,建立行政垄断的审查机制;从中央到地方建立统一权威的食品药品监管体制,实现职能、机构、队伍“三统一”。

  “以处理好政府与市场关系为重点,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决定经济增长潜力的释放,决定经济转型升级的进程,决定结构性改革的成效。”迟福林说。

来源:海南日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