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福林:以制造业转型升级为重点加快东北振兴进程(总第1155期)

  时间:2018-01-31

  总第1155 

  20171127 

   十九大报告提出,“加快建设制造强国,加快发展先进制造业,培育若干世界级先进制造业集群。”东北作为我国老工业基地,推进东北振兴,要把制造业转型升级作为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重大任务。 

  一、要不要把制造业转型升级作为东北振兴的重点? 

  讨论这个问题,我认为关键在于两个方面:第一,东北制造目前还具备不具备比较优势?第二,东北制造有没有重要机遇? 

   1. 制造业仍是东北的比较优势 

   (1 拥有比较齐全的装备制造业体系。东北地区拥有良好的装备制造业基础,是我国冶金矿山、数控机床、重型机械、轨道交通、汽车及零部件、航空及发动机、海洋工程等重大装备的产业基地。2015年,东北三省装备制造业总产值占工业总产值的比重为29.8%,装备制造业的利润总额占比为48% 

  12015年东北三省装备制造业总产值占比及利润总额占比(% 

地区 

装备制造业总产值占比 

装备制造业利润总额占比 

黑龙江 

12.7 

4.0 

吉林 

34.4 

63.3 

辽宁 

32.5 

49.5 

  数据来源:根据《吉林统计年鉴2016》、《黑龙江统计年鉴2016》和《辽宁统计年鉴》相关数据计算得到。 

  注:根据国民经济行业分类,装备制造业包括金属制品业,通用设备制造业,专用设备制造业,汽车制造业,铁路、船舶、航空航天和其他运输设备制造业,电气机械和器材制造业,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和仪器仪表制造业 

   2)制造业体系比较齐全。装备制造业是东北的传统产业,更是优势产业,其成套装备产品研发、制造能力居国内领先水平,重型装备产品在国内具有不可替代的地位。同时,东北拥有众多的核心生产技术,如沈阳机床的数控机床、东软集团的数字医疗设备、哈电集团的大型发电设备等,都达到了国际先进或国内领先水平。 

   3)科教基础较好。东北地区不仅传统工业基础雄厚,而且聚集了较多的高等院校、研究机构和科技人才。东北地区每万人中,专业技术人员数量高于全国平均水平。以辽宁为例,全省有25.6万科技活动人员、144所高校。人力资本长期投资所产生的累积效应,将为东北地区制造业转型升级提供较好的智力基础。 

   2.全球制造业转型升级的大趋势为东北制造业带来重要机遇 

  1)我国经济转型升级与第四次工业革命直接融合,快速促进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以“大智云移物”为代表的新一轮信息科技革命带动新能源、新材料、智能制造等新兴工业科技不断涌现,这些新兴科技推进产业不断融合创新,带来全球产业格局的重大调整。这是东北制造面临的趋势。 

  2)我国数字经济快速发展,为传统制造业转型升级、新型制造业发展提供了技术支撑。例如,近年来我国数字经济高速发展,已在多个领域实现了重大创新,成为了全球数字经济引领者。10年前我国的电商交易额还不到全球总额的1%,如今占比已超过40%,超过英、美、日、法、德五国的总和。新一轮科技革命不断催生新的产业涌现,相当一部分新兴产业是与高端服务业直接相关的制造业。这是东北制造面临的现实机遇。 

  3)制造业服务化将推动制造业创新发展,这为发挥东北制造业的人才优势提供了重要机遇。随着科技进步,产业与产业之间、行业与行业之间的界限越来越模糊,工业革命是将新技术与旧产业结合,创造出新的产业和工作岗位,企业要做的将不再是单一的产品提供者,而是以产品为中心向服务增值延伸,成为集成服务提供商。根据世界银行2017年出版的《制造导向发展的未来》报告,美国出口商品中,55%的增加值来自于服务业,欧洲这一比重更高。作为农产品和制成品出口国的荷兰,服务价值占其总出口价值的70%。这表明,“工业4.0与其说是制造业的竞争,不如说是制造业背后的服务竞争。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的融合互动,成为东北制造的方向。 

   二、东北制造业转型升级面临着哪些突出矛盾与问题? 

   应当承认,由于经济转型相对滞后,东北制造业的优势远未发挥出来,制造业转型升级面临严峻挑战,由此也加大了东北的增长压力。在这种情况下,以制造业转型升级为重点,关键在于客观分析制造业转型升级究竟面临哪些突出矛盾,以此为基础,找出解决问题的行动方案。 

    1. 制造业竞争力的挑战 

   1)工业企业创新能力下降。根据《区域创新能力评价报告》显示,近年来东北三省创新能力排名持续下降。2016年,东北研发经费投入占GDP的比重为1.27%(其中辽宁、吉林、黑龙江分别为1.69%0.95%0.99%),低于全国2.11%的平均水平。从专利授权量来看,2016年,东北每万人专利授权量为4.87件(其中辽宁、吉林、黑龙江规模分别为5.733.664.75件),远低于全国12.69件的平均水平。 

  22016年东北三省创新水平与全国平均水平比较 

地区 

R&D经费占GDP的比重(% 

每万人专利申请数(件/万人) 

   

1.69% 

5.73 

   

0.95% 

3.66 

黑龙江 

0.99% 

4.75 

全国 

2.11% 

12.69 

  数据来源:根据辽宁、吉林、黑龙江、全国统计公报相关数据计算得到。 

    

  2)工业企业利润下滑。经济发展的一般规律表明,工业生产的专业化分工和社会大生产可以为制造业带来集群效应,从而降低生产成本、节约资源,获得规模效益。受到发展过度依赖于资源优势、配套服务供给不足等影响,东北地区制造业生产专业化程度较低、产业发展较为分散,尚未形成真正的产业集群,规模效益也没有得到充分发挥。2011-2016,东北三省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年均下降18.6%,呈现持续下降的趋势,同期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年均增长3.2% 

  32011-2016东北地区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主要指标 

省份 

主要指标 

2011 

2012 

2013 

2014 

2015 

2016 

黑龙江 

工业总产值(亿元) 

11514.6 

12565.6 

13719.3 

13423.5 

11607.9 

—— 

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总额(亿元) 

1446.7 

1338.6 

1185.5 

1007.1 

465.1 

295.5 

2011-2016利润总额年均增速 

-27.2% 

吉林 

工业总产值(亿元) 

16917.6 

19972 

22061.4 

23540.9 

23056.6 

—— 

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总额(亿元) 

2022.4 

2218.9 

1278.4 

1445.9 

1208.5 

1268.5 

2011-2016利润总额年均增速 

-8.9% 

辽宁 

工业总产值(亿元) 

41776.7 

49031.5 

52892 

50090.6 

33498.6 

—— 

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总额(亿元) 

2511.2 

2435.7 

2976.2 

2107.6 

1069.7 

575.4 

2011-2016利润总额年均增速 

-25.5% 

  数据来源:《黑龙江统计年鉴2016》、《吉林统计年鉴》(2012-2016)、《辽宁统计年鉴2016》以及《中国统计年鉴2017》。 

    

    2. 制造业结构不合理的挑战 

    (1)生产性服务业发展滞后是东北制造业转型升级的突出“短板”。制约东北发展主要是结构性问题,就是产品结构、产业结构、技术结构与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以后的需求有很多不适应。目前,东北三省生产性服务业占服务业的比重为35%40%,低于全国平均水平约510个百分点,低于德国3035个百分点,生产性服务业发展滞后是制约制造业转型升级的突出短板。生产性服务业发展严重滞后,不能与制造业形成有效互动,严重制约着制造业转型升级。 

  42016年东北三省产业结构(% 

地区 

   

   

黑龙江 

全国 

第一产业占比 

9.8 

10.1 

17.4 

8.6 

第二产业占比 

38.7 

47.4 

28.6 

39.8 

第三产业占比 

51.5 

42.5 

54 

51.6 

其中:批发和零售业占比 

24.6 

19.2 

21.6 

9.6 

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占比 

10.9 

8.9 

9.1 

4.5 

住宿和餐饮业占比 

4 

5.9 

6.3 

1.8 

金融业占比 

16 

10.5 

10.8 

8.3 

房地产业占比 

9 

7.6 

7.4 

6.5 

其他服务业占比 

33.7 

46.7 

42.6 

20.5 

     数据来源:《中国统计年鉴2017》。 

    2 产业链条较短、产品附加值较低。目前,东北地区的绝大多数制造企业从事加工、组装,主要以原材料、初中级等低附加值产品为主,产业链条较短,精深加工严重滞后。比如,黑龙江原创产品的加工程度只相当于全国平均水平的五分之一。另外,制造业技术配套体系也不完善。一方面东北地区制造业不断向市场输入大量原材料等低附加值产品;另一方面,又不断进口高附加值的必需品。这种“低出高进”的贸易过程,不仅压缩了东北制造业的利润空间,还进一步削弱了企业科技创新能力。 

     3. 制造业市场化程度低的挑战 

    1)民营经济发展相对滞后。根据统计资料显示,辽宁省国有经济占比超过30%,吉林省超过40%,黑龙江省超过50%,都远高出全国平均水平。2016年,在全国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增长3.2%的背景下,东北地区下降24.4%,占全国民间固定资产投资的比例由2003年的8.1%下降到20155.9%。全国工商联发布的2017年中国民企500强中,东北仅有9家,占比1.8%(东部地区392家,占比78.40%;中部地区57家,同比增加7家,占比11.40%;西部地区42家,占比8.40%),与排名第一的浙江省(120)差距巨大。 

    2)产业开放程度低。以工业为例。2016年,全国国有及国有控股工业企业资产占比为38.5%,而东北这一指标平均为53.2%,其中辽宁为51.5%,吉林为51.0%,黑龙江为60.2%,向民营经济开放的程度没有达到全国平均水平。 

    (3)对外开放程度低。2016年,东北三省的对外贸易依存度为16.4%,是全国平均水平的一半,比东部地区低34.3个百分点;东北三省GDP占全国比重约7%,但其进出口总额仅占全国的3.5%。预计到2020年,若东北三省对外贸易水平达到2016年的全国平均水平,至少还有15个百分点以上的增长空间。 

    三、如何在深化改革中形成东北制造业转型升级的大环境? 

    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要“深化改革加快东北等老工业基地振兴。”我认为,这抓住了东北制造业转型升级的关键。东北振兴面临的突出矛盾与问题,根源在于东北这些年转型改革相对滞后,市场化程度与发达地区还有距离。这就需要以制造业转型升级为重要目标,加快转型改革进程,加快对外开放进程,并由此形成东北经济转型升级的大环境。 

    1. 以发展新经济引导传统制造业转型升级 

    (1)为新经济发展营造宽松环境。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着力推动行政管理体制、金融体制和科研管理体制等领域改革,促进更多的智力成果转化为技术成果和产业成果,消除创新机制障碍、资源合理流动和配置障碍,使人才、土地、资本等资源要素向新经济聚集,使各种生产要素配置更加便捷高效,为新行业、新业态、新模式的发展营造宽松环境,积极落实 “互联网+”行动。 

    (2)提升企业、高校和科研院所科技成果转化率。引导、鼓励和扶持国内外技术转移企业参与科技市场建设,逐步培育形成集技术转移、知识产权管理和投资功能于一体、实行专业化管理、市场化运营的若干个大型科技服务企业。大力推进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加强平台载体建设,推动科技成果转化,填补科技成果转化及产业化的中间地带,实现更多科技成果转化落地。同时,要加大对人才落户东北的补贴力度。 

  3)加强产业链上各个环节的合作创新。鼓励建立企业、高等院校和科研单位以及公共财政参与的技术创新服务平台;鼓励符合条件的企业承担或参与企业国家重点实验室、工程实验室、工程中心以及中试和技术转移平台建设,鼓励企业承担国家和地方科技计划项目。 

     2.尽快改善形成民营经济大发展的经济社会环境 

    要通过产权制度安排,稳定民企预期,保障其合法权益,更好激发民企活力和创造力;要优化民企发展环境,降低实体经济领域民企成本,增强盈利能力;要激发民营企业家精神,依法保护其财产权和创新收益。从长远来看,东北地区民营经济发展潜力巨大,未来将成为东北振兴的重要支撑。 

  3.深化国企改革,做强做优做大国有资本 

  十九大报告提出,“推动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这是对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要从‘管企业’向‘管资本’转变”的延伸与提升。深化国企改革是东北振兴的重头戏,是牵动影响东北转型改革全局,也是东北制造业转型升级的重要支撑。一是要按照公益类和商业类的划分,改进对国有企业的管理,特别是放开放活大量处于竞争领域的国有企业;二是要通过混合所有制改革,切实解决国有股一股独大和对国有企业的行政化管理问题;三是探索新型的国有经济管理体制,以“管资本”为主实现国有资产的有效监管;四是进一步完善企业法人治理结构,提高治理的有效性。 

    4.以扩大开放提升制造业竞争力 

    “一带一路”战略对东北有明确的定位,即“建设国家向北开放的重要窗口”。伴随着“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东北地区与东北亚、俄、蒙等基础设施互联互通的进程将加快。此外,中日韩经济合作出现重要转折。东北要抓住这个机遇,加强东北地区与俄罗斯及东北亚地区的经贸合作,促进装备制造、工程服务、旅游业、农业等领域的深度合作。比如,可以尽快设立“中韩服务业合作园区”,以服务业领域的深度合作,加快中韩自贸区进程,推动中韩贸易投资自由化不断跨越新台阶。 

    5.加大中央政策支持力度 

    (1)调整税收结构。出台支持新一轮东北振兴的所得税优惠政策。比如,2025年底前减按15%的税率计征企业所得税。 

    2)支持东北尽快解决重要的历史遗留问题。例如,由于多种原因,东北社保面临巨大压力。2016年吉林、辽宁和黑龙江养老保险当期收不抵支达到52亿元、254亿元和320亿元,东北地区养老保险当年全部穿底。这就需要加大中央对东北历史问题解决的支持力度,减轻东北制造业企业的负担。 

  6. 加快推动政府职能转变 

    无论是形成创新创业的环境,还是形成良好的营商环境,都需要加大政府改革力度。要通过全面深化改革和简政放权,从财政、税收、金融及服务等方面为创新创业提供最大限度的支持,使东北老工业基地成为创新创业的沃土。 

    

  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1]在“东北振兴论坛抚顺专题论坛”上的演讲,20171126,辽宁抚顺。 

来源:中改院 [关闭] [收藏] [打印]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