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福林:深度融入“一带一路”是甘肃转型发展的重大任务

  时间:2019-06-20

  自古以来,甘肃在我国西北地区具有“拱卫中原、护翼宁青、保疆援藏”的战略地位。如何形成支撑战略地位的经济腹地,始终是甘肃需要解决的重大问题。“一带一路”是甘肃发展的最大机遇,首要的是为扩大甘肃的经济腹地提供了重要动力,这也是甘肃融入“一带一路”的重大任务。

  智库观点

  迟福林

  甘肃地处丝绸之路的“黄金段”,“一带一路”建设将甘肃推向我国扩大开放的前沿,为甘肃的转型发展提供了难得的历史性机遇。

  甘肃融入“一带一路”重在利用区位和通道优势拓展经济腹地

  自古以来,甘肃在我国西北地区具有“拱卫中原、护翼宁青、保疆援藏”的战略地位。如何形成支撑战略地位的经济腹地,始终是甘肃需要解决的重大问题。“一带一路”是甘肃发展的最大机遇,首要的是为扩大甘肃的经济腹地提供了重要动力,这也是甘肃融入“一带一路”的重大任务。

  1.利用区位和通道优势拓展经济腹地具有现实性、迫切性。

  甘肃地处丝绸之路经济带“黄金段”,陆上丝绸之路近四分之一在甘肃,丝绸之路国内段近二分之一在甘肃。近年来,甘肃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取得重要进展。例如,2018年全年甘肃省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进出口172.9亿元,增长18.6%;其中出口60.7亿元,增长52.8%。应该说,支撑甘肃转型发展的经济腹地正在逐步形成。

  当前,甘肃经济发展的突出矛盾仍在于要素流量不足。例如,2018年,兰渝铁路全线货运能力利用率仅有65%左右;2017年,甘肃全省社会物流总额约1.36万亿元,占全国的0.54%。2018年,尽管甘肃对外贸易提升很快,但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贸易额仅占我国的0.2%。“一带一路”甘肃段仍存在“有通道、缺流量”的状况,由此使甘肃的区位与通道优势难以充分转化为枢纽型经济发展的现实优势。因此,甘肃抓住“一带一路”的重大机遇,重在利用区位与通道优势拓展经济腹地。

  2.甘肃能否在“一带一路”中形成“2+2”的经济腹地。

  (1)第一个“2”:即“西北地区+西南地区”。2018年,西北五省区总人口约为1.03亿人,占全国的7.37%;GDP总量约为5.15万亿元,约占全国的5.72%;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约为1.76万亿元,约占全国的4.62%。西南五省区总人口约为2.02亿人,占全国的14.48%;GDP总量约为9.52万亿元,约占全国的10.57%;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约为3.89万亿元,约占全国的10.22%。

  (2)第二个“2”:即“中亚国家+东盟国家”。2017年,中亚五国总人口约为0.71亿人,GDP约为0.27万亿美元(折合人民币1.80万亿元);东盟10国总人口约为6.47亿人,GDP约为2.77万亿美元(折合人民币18.73万亿元)。

  (3)甘肃有条件依托战略枢纽形成内外联结的经济腹地。

  一是甘肃地处欧亚大陆咽喉位置,是联系中亚、西亚的交通枢纽,随着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建设进程的加快,甘肃又成为丝绸之路经济带与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有效联结的十字路口。二是甘肃在西北地区“坐中联六”,具备联结西北、西南的省域综合交通网络,初步形成了兰州、天水、武威三大国际陆港,以及兰州、敦煌、嘉峪关三大国际空港的战略布局。三是甘肃拥有覆盖全省的国际交通物流基础设施体系,向西可以通达中亚、西亚、中东欧,向南可以通达我国西南、华南以及东盟诸国。

  3.拓宽经济腹地的关键是扩大开放与扩展内地市场的相互融合。

  (1)扩大开放与扩展内地市场的融合。

  一是以“西进”扩展中亚市场,坚持以向西开放为主的基本方略,以能源矿产资源产能合作为重点,重点加强装备制造业和能源领域合作,努力打造我国向西开放的战略高地。二是以“南下”扩展东盟市场,在旅游业、矿产资源开发、机电产品出口等方面,甘肃与东盟国家都有较大合作空间,重点对合作基础比较好的新加坡、印尼、越南、马来西亚等国扩大开放,以点带面,逐步拓宽与东盟10国之间的经贸合作。三是在西北地区经济一体化中扮演重要角色,实现与西北少数民族地区一体化发展,在基础设施联通、要素资源流动、产业互补、政策协同等领域进行全方位合作,探索在甘肃共同建立外贸出口生产加工基地和物流集散地,共同构建向西、向南开放的战略支撑,将西北地区打造成各产业集聚的共同体。四是在有效联结西南大市场中扮演重要角色,充分利用甘肃与西南五省区市较强的资源互补性和产业互补性,在有色金属、石油化工、装备制造、电子信息、新材料、新能源、节能与环保、生物医药等方面加强合作,在沟通西北、西南市场中发挥实质性的枢纽联结作用。

  (2)以新的要素流量形成枢纽型经济驱动的产业发展新格局。形成“2+2”的经济腹地,从短期看,关键在于以新的要素流量带动区域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实现枢纽型经济发展的新突破;从中长期看,甘肃有条件争取到2025至2030年基本建成我国西北地区国际物流枢纽,统筹推进大兰州、大河西、大陇东经济区融入枢纽建设,在打造“一带一路”综合交通枢纽、物流集散中心、加工贸易基地上取得实质性突破,基本形成以现代物流业为先导的特色优势产业全面快速增长的新局面。建议甘肃在研究“十四五”规划时,把形成“2+2”的经济腹地作为重点之一。

  甘肃融入“一带一路”重在把产业资源优势转化为开放优势

  近年来,甘肃省委省政府提出抢占“一带一路”文化、枢纽、技术、信息、生态“五个制高点”的战略部署。从现实看,努力争取某一两个特色优势产业项下自由贸易政策的突破,形成我国西北地区对外开放的制高点,以实现融入“一带一路”打造“五个制高点”的目标。

  1.甘肃独特的产业资源优势有条件转化为开放优势。

  甘肃抢占“一带一路”文化、枢纽、技术、信息、生态“五个制高点”具有诸多的产业资源优势,问题在于,这些产业优势需要通过市场开放寻求广阔的外部市场空间,并转化为开放优势。例如,甘肃的文化旅游资源丰富,某些文化资源在全国乃至全世界都具有唯一性和不可替代性,有望通过国际化获得超常规发展;甘肃拥有较强的矿产资源加工能力,可以在中亚、东盟的矿产资源开发中发挥重要作用。

  2.争取产业项下自由贸易政策的重大突破。

  (1)以产业项下的自由贸易政策打造对外开放新高地。以甘肃的特色优势产业为主,实现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贸易便利化、投资便利化,有利于最大限度发挥甘肃在我国西北地区对外开放中的重要作用;有利于甘肃充分发挥自身独特的资源优势,在形成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优势产业集群上尽快取得突破。

  (2)争取实行文化旅游业项下自由贸易政策的突破。从甘肃基本省情看,在最具独特优势的文化旅游领域实施自由贸易政策,不仅能够最大限度释放巨大的文化旅游资源优势,在面向东盟、中亚的对外开放中直接受益,又能够使甘肃在“一带一路”人文交流中扮演重要角色,并有利于我国西北边疆地区的安全、繁荣与稳定。

  (3)创造条件争取实现能源矿产资源项下自由贸易政策的突破。从现实情况看,开展能源矿产资源项下自由贸易可能是建设中国-中亚自由贸易区的务实选择之一。这也有利于发挥甘肃产业的比较优势。

  3.以产业项下的自由贸易政策形成对外开放新格局。

  (1)以产业项下的自由贸易政策闯出一条产业全面开放的新路子。适应产业转型升级的客观要求,以实行产业项下的自由贸易政策为重点,推进特色优势产业有效融入国际产业链,就是要走出一条符合甘肃基本省情的扩大开放新路子。

  (2)探索建立敦煌文化旅游项下的自由贸易区。敦煌是甘肃文化旅游的龙头,在丝绸之路上具有重大国际影响力,在东西文明交流中扮演重要角色。考虑到敦煌已经与丝路沿线50多个地市、国内70多个景区(点)建立了旅游产业联盟,可以考虑以敦煌为重点设立文化旅游项下的自由贸易区,在打造大敦煌文化旅游经济圈上尽快取得突破。

  (3)探索建立金昌矿产资源项下的自由贸易区。金昌市作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河西走廊的重要节点城市,是我国西电东送、西气东输、西煤东运的战略通道,是河西走廊矿产资源加工的重要基地,也是甘肃向西开放的前沿。建议充分发挥金川集团的矿产资源加工优势,面向丝绸之路经济带上的中亚五国,实施矿产资源项下的自由贸易。

  甘肃融入“一带一路”的当务之急是创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

  尽快创造一流营商环境,是甘肃抓住“一带一路”最大机遇、拓展经济腹地、形成扩大开放新优势的重中之重、当务之急。适应甘肃拓展经济腹地与扩大开放的现实需求,按照中央要求的“强化竞争政策的基础性地位,创造公平竞争的制度环境”,以此吸引内外投资并激发以民营经济为重点的市场活力,带动人才、资金、技术等中高端要素在甘肃集聚。

  1.采取重大举措激发以民营经济为重点的市场主体活力。

  (1)明确把培育民营经济主体、激发民营经济活力作为改善营商环境的重要目标。甘肃改善营商环境的突出矛盾在于经济活力不强,突出表现在民营经济尚未成为经济运行的重要主体力量。2017年,甘肃公有经济增加值占GDP的比重达到51.8%,明显高于全国40%的平均水平;在外贸领域,2018年甘肃国有企业进出口占进出口总额的60.2%,远远高于全国17.4%的平均水平;在投资领域,2018年甘肃民间投资占固定资产投资的比重仅为43.2%,远低于全国62%的平均水平。这就需要明确培育民营经济主体、激发民营经济活力作为改善营商环境的重要目标。争取到2020年,甘肃非公经济增加值占GDP比重达到55%左右;到2025年,达到60%左右。

  (2)按照竞争中性原则深化企业改革,加快国有资本战略性调整。国有资本从低效、无效的产能领域退出,更多配置在高效的产能领域和公益性领域,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大任务,也是促进国企转型升级、拓展民营经济发展空间的关键所在。目前,从国有资本布局来看,主要集中在竞争性资源开采领域。按照中央要求,深化混合所有制改革,要明确界定公益性国企和竞争性国企,一般竞争性领域主要由社会资本控股,对于社会资本难以实现盈利的公益性领域,国有资本相对控股。在垄断行业尽快向社会资本推出一批重大项目,敢于让利,让社会资本有盈利的预期。同时,以出让国有资源资产和资产证券化等多种方式补充基础设施建设项目资本金。

  (3)在激发民营经济活力上要有实招及硬约束。中央已经公布了一系列进一步放宽市场准入、降低企业税负的重要举措。当前,“降成本”的重点、难点在于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一是全面实施企业自主登记制度与简易注销制度,实现企业“自由生、自由死、自主经营”。二是取消企业一般投资项目备案制。在政府严格管理城乡规划、土地利用、环境保护等事项的前提下,除涉及国家安全、某些重大国有投资项目之外,建议企业的一般项目一律由企业依法依规自主决策,不再要求备案。三是尽快推广企业法人承诺制,将监管环节真正向事中事后转移。

  2.在强化竞争政策基础性作用方面要有实质性破题。

  (1)产业政策要以竞争政策为基础。从甘肃的基本省情看,甘肃仍处于由工业化中前期向工业化中后期转型的关键时期,面临着赶超发展的重大任务,尚不具备全面实行竞争政策的条件,但应当充分考虑走向国际化的现实需求,统筹协调竞争政策与产业政策,形成促进非公经济发展的合力。

  (2)改变差异化、选择性的产业政策。例如,发展枢纽型经济需要大量的商服用地,探索实现工业与服务业平等竞争使用土地要素,改变商服用地高于工业用地的局面。

  (3)尽快出台竞争中性的实施方案。按照公开市场、公平竞争的要求,结合我国国情及甘肃省情,制定和实施适用于国内外市场的、统一的企业公平竞争规则,赋予市场主体平等地位,营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参照国内自由贸易区(港)最优政策推行负面清单管理改革,在探索建立“竞争中性”的市场规则体系、培育非公经济市场主体上尽快取得实质性突破。

  3.强化政府规划形成良好预期。

  (1)把握“一带一路”机遇加快甘肃发展需要形成良好预期。在“一带一路”背景下,各方面对甘肃发展抱有很大期待。形成良好的社会预期,才能真正吸引包括人才、资金在内的各类要素向甘肃集聚。

  (2)强化政府规划引导十分关键。例如,尽管甘肃成为西北内陆向西、向南开放的战略枢纽,在国家对外开放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但在新一轮对外开放中,甘肃并没有自由贸易试验区(港)。建议尽快研究实行产业项下的自由贸易政策具体方案,在此基础上形成甘肃打造对外开放制高点的专项规划,并努力争取国家相关部委的支持。

  (3)争取将甘肃拓展“2+2”经济腹地纳入“一带一路”中长期规划。争取中央支持甘肃推行产业项下的自由贸易政策;给予甘肃向西向南开放同等政策支持;利用亚投行、丝路基金支持甘肃重大基础设施建设;充分考虑到甘肃地方财政困难的现实情况,在增值税中央地方分成比例上向甘肃倾斜,使甘肃更有条件实施更大幅度的企业税减免措施。

  [作者系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