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人物 > 迟福林 > 访谈

直播:迟福林、汪玉凯谈国务院机构改革

作者:迟福林 汪玉凯  时间:2013-03-14

  • [嘉宾访谈]:3月14日10时,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迟福林,中国行政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做客强国论坛,以“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为主题与网友进行在线交流,欢迎参与。
  • [网友不关注]:改革开放至今的国务院机构改革可以梳理为几个阶段?请您给网友回顾一下。为什么在这个时期,提出进行第七轮改革,有哪些考虑?[10:04]
  • [汪玉凯]:我讲两个问题:一是要了解这次改革的必要性,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改革,首先要对过去的改革有清晰的了解。改革开放到现在一共有六次大的改革,第一次是1982年,第二次是1988年,第三次是是1993年,第四次是1998年,第五次2003年,第六次2008年。过去几乎每届政府搞一次行政体制改革,五年搞一次,这六次改革可以分为几个阶段:1982—1993年以前的改革主要围绕打破计划经济的高度集中的政府管理体制。具体来讲是1982年主要实现了干部四化,88年第一次提出转变政府职能的改革目标,这是第一个阶段。从1993年开始进入改革第二阶段,92年邓小平南巡以后提出中国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目标,所以93年以后的行政体制改革第二阶段主要是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来构建政府的框架。93、98年是这么两次大的改革,特别是98年这次,搞这次改革是非常大的,国务院把40多个组织部门变成了不到30个,几乎撤销了所有直接管理工业的部门,就保留了直接管理工业的铁道部。2003—2008年,这两次是微调,进一步围绕深化行政体制改革展开,在这个过程中,2008年这次是采用大部制的思路,结合中国的国情推出第六次行政体制改革。过去大体是这么三个阶段。下面讲为什么要搞这个改革,这次改革十年换届,整个国家十年权力交替很关键的时间点,这是一点。第二是党的十八大召开以后对下一步行政体制改革作了全面部署,指明了下一步行政体制改革的方向。这次改革是落实十八大提出的行政体制改革的一系列目标和部署。第三是这次改革主要是针对我们在政府目前存在的特殊问题,主要是民生问题,安全问题,比如说卫生、计划生育等等方面的问题,政府管理的特殊问题,必须要解决,不解决的话会影响到我们国家的公共治理、管理能力,也会影响到老百姓的信任。[10:06]
  • [网友空降农民]:此次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与此前的第六轮改革相比,有哪些一脉相承的共同点?主要的创新点体现在哪里?此次改革之后,将会在哪些领域形成新的格局?[10:12]
  • [汪玉凯]:这次改革和2008年第六次改革相比,首先一点是仍然延续了2008年大部制改革的思路,这个没有改变。大部制这样一种思路来整合目前国务院的各个部门、机构。第二,这次改革和2008年改革最大的差异点在于特别突出了转变政府职能,不过多看中部门和部门之间的外在合并、整合,更加看中部门的职能调整、职能转变,所以我说这是一个由过去比较注重外在机构合并、调整更加转向职能的转变,是内涵式的改革,我认为这是一个比较明显的特点。具体亮点来讲,我前面讲这次是突出了问题导向,首先针对我们面临的突出问题进行改革,我不是为了改革而改革,不管是整合药品食品监管,还是解决海上的执法问题也好,这都是过去面对的老大难问题,食品药品是多重管理,九龙治水,但是一直给老百姓交不出好的答卷,食品药品方面面临的问题比较严重,这次从源头上把部门对食品药品的源头分散监管到一起,解决老百姓最关心的问题。海上执法过去也是老大难问题,我们有海洋、海事、边防、海关,多个部门都在海上进行执法,包括农业部的渔政,都在执法,这次我们把海上的执法为了更好地维护海洋权益,所以加大了海上执法的力度,过去长期想解决没有解决的问题,所以这一特点是突出了问题导向。这是第一。第二是突出解决民生问题,老百姓关注的问题,我前面讲到了食品药品安全,医疗、卫生、看病这方面,也包括我们整合了新闻出版和广电,都是和老百姓文化消费直接相关的,突出民生问题,这也是改革的亮点。第三个改革的亮点是在转变政府职能过程中,特别强调权利下放,要解决好政府和市场、政府和社会的权利,强调政府给市场下放权利,发挥市场资源配置作用,特别强调政府要对社会下放权利,发挥社会组织的社会管理的作用,特别强调主要政府向地方政府下放权利,政府要向社会下放权利,这些改革我认为都是这次改革的亮点。[10:13]
  • [网友一天一地一广仔]:请问嘉宾,此次国务院机构改革被认为是一次“做减法”的改革,但公众要看到的是政府职能转变的效果,你们认为大部制改革如何才能“换汤更换药”?[10:16]
  • [汪玉凯]:老百姓的担忧是有道理的,我们过去搞过很多次机构改革,但是经常会出现精简膨胀,再精简再膨胀,就是老百姓说的换汤不换药。这个问题过去不少见,表面上看机构改革并不是大刀阔斧的,机构整合的数量并不是特别大,比如说做减法,关于27个组成部委,改革下来只减少2个,一个铁道部没有了,国家计生委整合了,所以组成部委减少了2个。正部级机构减少了4个,从表面数量上看这次整合的力度我认为不是特别大,但是这次特别强调转变政府智能,要防止过去换汤不换药的做法,防止我们机构改革了但是政府职能没有转变,还依然如故,要防止这样的问题。这次为了换汤能够换药,实行政府职能转变,在机构改革方案中对转变政府职能用了很多笔墨,而且有很大的整合的举措。比如说提出了要进一步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作用,有了一系列若干举措,如何下放投资审批权,如何下放对生产经营的审批权,如何保障国民个人权益,再比如说为了发挥社会组织在社会管理中的作用,我们强调要把社会组织不再进行双轨制管理,比如说还有一些行业协会类、科技类、公益服务类和社区服务类这四类社会组织,不用找政府主管部门了,直接可以到民政部门登记注册,这是重大的举措,这是过去传统想解决没有解决的问题,所以强调中央发挥两个积极性,过去政府管太多,特别是部门管得过多过细,这次把很多部门权利要下放到地方去,这些都是围绕政府职能转变采取的一系列具体举措,而且是有操作性的,不是空话,是具体有抓手的。把这些举措落到实处之后,就能够实现既换汤又换药。[10:17]
  • [网友空降农民]:大部分体制改革,必然会涉及人员安置的问题,在这些调整机构的人员安置上,应该如何做?[10:20]
  • [汪玉凯]:关于人员安置的问题,国家是非常审慎的,是非常重视的。不管是08年这次大部制改革还是这次大部制改革也好,总体上来讲,对人员精简力度是比较小的,主要是转变职能整合机构,没有大面积裁员的改革目标。但是有个结构性转换,比如说部门整合以后领导数少了,两个部合到一起以后,部长多了,原来有两个办公厅,有两个人事司,现在合到一起了,有些方面会出现人员富余的问题,但这个问题上我们一般是比较审慎的。政府会采取一些办法,比如让他自然消化,逐步减少,我们可以转岗、培训,这都是解决人员、减少人员的办法,包括过去我们还使用过提前离岗、退休的办法,这次人员精简压力是比较小的,这次可能大的就是铁道部,铁道部把行政管理职能回到交通运输部,其他地方好多就整合成企业了。在这个过程中可能会涉及到很多人的问题,这是需要慎重处理的。[10:20]
  • [网友阿韫]:这次改革涉及的部门职能调整,都是关乎国计民生的重要领域。首先拿铁路管理的政企不分“开刀”。在实行铁路政企分开方面有哪些考虑?[10:29]
  • [汪玉凯]:铁道部是我们在目前国务院政府机构中唯一的一个政企不分的部委,铁道部因为本身是计划经济的产物,所以长期形成的是一种封闭运行、高度垄断、政企部分的管理模式,就是说它既管投资又管铁路的运行,还管政策规划的制定,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所以这次铁道部作为主要的改革目标,这次铁道部改革主要是政企分开这样一种思路培训的,就是把铁路的行政管理职能回归到交通运输部,把地方组建铁道总公司负责铁路的经营和管理,就变成企业了。这个过程中老百姓担忧的就是政企分开以后会不会使我们铁路票价上升,影响到老百姓的出行,我觉得这个问题是比较复杂的问题,但是我们可以简单地解读,一是铁道部改革和铁路票价的涨价没有必然的联系,从表面上看好像组建铁路总公司以后要按照市场经济的规律来运行,我们现在普通火车票价格还是比较低的,很多年没有涨,不排除在一段时间内一些普通铁路火车票价格上浮的现象。但是政企分开不影响政府对铁路的大众出行公共补贴,因为铁路属于公共服务的出行,比如我们北京市每年给地铁和公交要拨几十亿,地铁2块钱到处坐,完全是收不回成本的,所以有补贴。铁道部政企分开以后,不影响国家对铁路大众出行的公共服务的补贴,就看如何来操作。二是即使政企分开以后,铁路市场化运行以后,普通火车票价暂时上涨以后,从长远来看,如果我们引入竞争,民间资本进来,就像过去民航也是垄断的,后来组建了很多航空公司以后,航空公司之间相互竞争,飞机票价就下来了,所以从长远看,政企分开走向市场以后,引入竞争机制,使铁路服务更符合老百姓的需要,甚至票价下浮都是有可能的。[10:30]
  • [网友看上去不美]:机构改革的内容是针对国务院的,对地方,会产生辐射和影响作用吗?地方上可能会做哪些改变?[10:32]
  • [汪玉凯]:这次国务院的机构改革和转变政府职能方案也完全适用于地方,是指全国的。当然是国务院先实施,今年内国务院要把这个改革完成,到明年在地方推开。在地方推开也是基本按照国务院这次机构和转变职能的方案本身提出的要求,根据地方的具体情况进行改革。地方前两年把很多的新闻出版和广电上次改革就整合在一起了,所以地方走在国务院前面了,整合到一起就不需要再整合了。但是食品药品的执法,和卫生部门的整合要按照主要要求来进行。所以地方要按照国务院的要求,结合本地实际,推动大部制改革和职能转变。但是这些改革方案和地方关联度非常高,主要改了以后要通过地方来落实,而地方本身也有很多改革任务,主要把权下放给地方以后,省里也要下放,不是中央的权下放以后就到了省一级,不往下下放,生产经营活动的审批权、投资审批权、资质认定的许可权都要往社会放,这是一个完全一致的推动过程。[10:32]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