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人物 > 迟福林 > 访谈

迟福林:发挥特区优势 全面深化改革

  时间:2013-12-10

  作为全国最大的经济特区,海南应该如何认识十八届三中全会对全面深化改革的全面部署,应该如何抓住自身优势,实现全面深化改革的新突破。为求解这些问题,本报记者近日对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研究员、博士生导师迟福林进行了专访。

  转变政府职能的四项突破

  海南日报记者: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经济体制改革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重点,核心问题是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您认为,市场作用表述的变化意味着什么?结合这一变化,应如何调整政府职能,突破点和关键点在哪里?

  迟福林:在全面深化改革的顶层设计中,经济体制改革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重点,核心是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决定》的最新表述,就是“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把市场的作用从“基础性”提升到“决定性”,释放了两个重要的信号:一是更加清晰、更加鲜明地突出了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地位。我们将坚定市场化改革的道路,无论是价格改革,还是市场体系改革等,都要以发挥市场决定性作用为目标着力推进;二是更加明晰了政府职能转变的行动路线,下一步不再是简单强调审批数量的多少,而是强调在市场基础上发挥政府的有效作用,全面规范政府权力,该属于市场的回归市场,该属于社会的回归社会,该属于中央的收归中央,该属于地方的下放给地方。应当说,这是市场经济理论与实践的重大突破。

  转变政府职能,保障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关键要在四个方面尽快取得重大突破:一是加快推进资源性产品价格市场化改革,完善由市场决定价格的机制。凡是能由市场形成价格的都交给市场;二是加快推进利率、汇率市场化改革。加快推进利率市场化进程,逐步放开存贷款利率,实现各类市场主体平等获得和使用金融资源。同时,在防范金融风险的前提下,完善汇率市场化形成机制,加快实现人民币资本项目的可兑换,加快人民币的国际化进程;三是以公益性为重点调整优化国有资本配置。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会保障基金,完善国有资本经营预算制度,提高国有资本收益上缴公共财政比例,更多用于保障和改善民生;四是以“负面清单”管理为重点推动政府向市场放权。

  国家治理体现改革大思路

  海南日报记者:我们注意到,在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公报中,频频出现“治理”一词,如“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创新社会治理体制”、“科学的宏观调控,有效的政府治理,是发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优势的内在要求”等。在您看来,这一提法有何新意?体现着什么样的改革思路?

  迟福林: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是一个国家制度和制度执行能力的集中体现,是国家制度竞争力的综合体现。在我国,国家治理体系是在党领导下管理国家的制度体系,包括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和党的建设等各领域体制机制、法律法规安排,也就是一整套紧密相连、相互协调的国家制度。因此,国家治理能力综合表现在运用国家制度管理社会各方面事务的能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是一个有机整体,相辅相成,有了好的国家治理体系才能提高治理能力,提高国家治理能力才能充分发挥国家治理体系的效能。

  提出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在我看来意味着改革总目标的历史性提升。改革开放35年来,在不同的发展阶段面对不同的矛盾与问题,我们对改革目标做出动态的调整。《决定》提出的“国家治理”的理念、范畴、重点等,都要大大超过市场经济体制、社会治理、政府治理等。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就是要适应时代变化,既改革不适应实践发展要求的体制机制、法律法规,又不断构建新的体制机制、法律法规,使包括经济体制在内的各方面制度更加科学、更加完善。这体现了一种系统性改革、结构性改革和整体改革的大思路。

  坚定走绿色崛起发展道路

  海南日报记者:我们知道,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以来,为全国的改革开放事业积累了大量新鲜经验。有人总结到,25年来海南共取得二十多项在省内外产生较大影响的“率先”。请您分析一下,海南在改革开放的历史中都收获了哪些较为珍贵的精神财富?在全面深化改革的新征程上,我们又应该如何利用好这些财富,并将之发扬光大?

  迟福林:回顾与总结海南25年的改革开放,有许多亮点,尤其是建省办经济特区的初期,多项改革走在了全国前列。例如,率先推进股份制改革试点;率先放开粮价,实行粮食购销同价改革;率先实行“小政府、大社会”体制;率先建立新型社会保障的基本框架;率先全国取消农业税;率先实行“先上车后买票”的企业登记制度;率先推进“一脚油门踩到底”的燃油附加费改革;率先在全国提出建设生态省等。2010年海南国际旅游岛上升为国家战略,标志海南开放改革进入了新的阶段。海南的改革开放探索,为全国提供了重要的经验。在我看来,25年的探索,凝结成一条,就是“以开放促改革,以开放改革促发展”,坚定走绿色崛起的发展道路。这也是我省当前仍需要重点突破的重大课题。

  十八届三中全会为海南深化以经济体制改革为重点的全面改革提供重大机遇。下一步贯彻全会精神,我认为有三件事十分重要:第一,把改革提升到重要日程,把抓改革作为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的重要的一手,关键的一手;第二,依据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定,尽快出台到2020年的海南改革开放的总体方案和行动计划,一些能推进的改革加快推进,一些能尽快突破的改革开放举措要抓紧研究、尽快落地,一些还在深入研讨中的改革加快推进,创造落地条件;第三,努力营造一个开放、改革的大环境,突破利益固化的藩篱,打破海南目前存在的某些惰性,更加自觉地扛起开放改革、先行先试的历史担当。

  将优势转化为动力和活力

  海南日报记者:除此之外,海南在全面深化改革中还具有哪些优势?请您为我们简要分析一下,结合我省改革发展实际,海南下一步还可以在哪些方面作出重点探索?

  迟福林:海南的改革发展仍然具有相当大的优势,包括区位优势、环境优势、资源优势以及某些方面的体制优势。我认为,海南需要在下一步改革中重点实现4个方面的突破,把这些优势有效转化为发展动力和活力:

  第一,以企业自主登记为重点的市场化改革的突破。全面实行企业自主登记制度、全面实行项目备案制、全面建立行政审批的网络平台。

  第二,以负面清单为重点的政府职能转变的突破。以负面清单管理为重点划清政府职能边界、推动政府职能转变、对激发市场活力十分关键,也是全面改革行政审批体制的关键所在。由此重新激发海南“小政府、大社会”活力。

  第三,城乡发展一体化体制机制创新的突破。海南地方小,土地资源有限。但土地价值潜力巨大。怎么才能释放这个潜力?一是统一规划,二是统一土地利用,三是统一基础设施建设,四是统一社会政策,五是统一环保。

  第四,服务业开放和区域开放的突破。对外开放是海南的一篇大文章:一是服务业开放。国际旅游岛已经给了海南一些基本性的政策,到目前为止,应该说一些政策尚未实现大的突破,比如说国际购物中心的建立,比如说教育、医疗,文化产业的对外开放,海南在这方面大有文章可做。我一再呼吁,海南尽快和香港合作,加快在海南建立国际性的购物中心,这样,国际旅游岛由此就能找到一个新的推动力。二是自由贸易区。自由贸易区最早80年代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之初就提出来,下一步能否把洋浦作为我国的自由工业港区;提升洋浦在我国自由贸易区战略当中的重要战略地位;如何利用博鳌论坛这些平台,加大海南的开放,都需要尽快破题。

  改革要有队伍保障

  海南日报记者:您认为,在全面深化改革的征程中,海南的广大干部群众应该注意哪些问题,预防哪些思想倾向?

  迟福林:一个地区要发展,在战略、思路、方向明确后,关键还要有一支敢打硬仗、会打硬仗、善打硬仗的队伍。结合学习三中全会精神,我认为以下三点很重要:

  第一,要全面解放思想。只有进一步解放思想,才能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只有解放思想,才能解放和增强社会活力;只有解放思想,也才能坚决破除各方面体制机制弊端。只有思想更解放,海南才能更加开放。

  第二,要打破惰性,努力有为。我在海南26年,深感这里的生存条件很好,但惰性相对较大。在这种情况下,没有开放改革的突破,没有不断创新的动力,难以形成推进改革、不断发展的新态势。

  第三,敢闯敢试。贯彻落实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最关键的还是要弘扬特区精神,强化使命意识,强化自觉担当的历史责任。

来源:海南日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