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人物 > 迟福林 > 访谈

迟福林:政府替代市场带来恶果 需破行政性垄断

作者:迟福林  时间:2014-09-25

  和讯网对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迟福林进行了专访,谈及政府与市场的关系,以下为文字实录:

  政府替代市场带来恶果

  和讯网:很多人说,刚刚举行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给人们带来振奋的感觉,您对这次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定》有什么看法?

  迟福林:我是改革研究方面的学者,所以对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发布感到特别兴奋,我感到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改革决定,是个具有历史性的决定,因为它有几个大的议题:

  第一,把国家治理体制和现代化作为我们改革的重点,这在过去是没有的。

  第二,把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从基础作用上升为起决定性作用,我认为这是个重大的突破。对于进一步理顺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对于发展现代市场经济将会产生重大的影响。

  第三,更重要的是,现在改革进入到利益关系调整时期,深刻性、复杂性远超过去的时代,需要主动担当、历史担当的精神。所以,我本人高度评价这个问题。当然,这个《决定》要接地、落地,尚需做出很大努力,可能还要冲破各种各样观念的束缚,还会有这样那样的一些困难和阻力,但是大方向,大战略的选择是符合改革大趋势,也符合历史发展的趋势。我作为学者不仅给它很高的评价,而且也有很大的期盼。我们国家如果未来三五年按照这个方向在多方面有个实质性突破的话,就可以开创未来十年、二十年好的发展前景。

  和讯网: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这对中国经济发展,将会带来一些什么样的影响?

  迟福林: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提升到决定性作用,这是个巨大或者重大的历史性的决定。

  第一,我们的经济发展取决于市场,市场决定经济增长,也就是说市场决定经济增长的转型。我们国家到新的发展阶段,内需是个巨大的潜力,也是个突出的优势,可是这个潜力、优势怎么发挥出来?如果还是继续靠行政推动的做法,那么就可能会造成像北京雾霾这种东西会越来越重。

  那么靠什么?还是要靠市场的活力来激发经济发展的潜力,市场决定经济增长十分重要。如果我们的经济增长能建立在市场决定的基础上,那么我们巨大的潜力就能发挥出来,内需的优势能发挥出来。

  我初步算了一下,大概未来十年左右,我们整个全社会消费总量会由现在20多万亿达到未来50多万亿左右,如果能实现这样的目标,我们未来十年7%左右的增长就有了最重要的条件,问题在于,消费市场的环境要形成,适应13亿人消费的大需求,消费结构升级的大趋势,才可能把潜在的市场需求变成现实市场的发展,我想这是重要的。

  市场决定着经济增长能给中国带来十不年、二十年左右,7%的增长前景。如果真能达到7%左右的速度增长十年、二十年,那我们国家就可以进入到一个高收入国家行列。

  第二,市场决定要靠什么?就是市场决定着资源配置。

  那么我们现在很多问题出在哪里呢?还是老问题,比如说土地等各种要素市场常常行政配置的特点很突出,它的活力没有发挥出来,价格不能真实地反映市场的供求关系,所以,市场从基础作用到决定作用一个很重要的,决定什么?就是用市场的办法决定资源价格,决定资源配置,这样它就遵循市场规律,然后我们来寻求一个可持续发展的路子。这十分十分重要。

  第三,市场决定企业的发展。我们的企业靠什么?企业是由市场环境形成的,如果没有市场经济,社会资本的活力,创新创业的活力就很难激发出来。市场决定着发展。

  我们提出发展以混合所有制经济为主要选择,市场决定企业发展,它就会朝着进一步激发社会资本的活力,社会资本可以平等地参与国有企业改革,可以进入某些垄断行业里某些环节,这个社会资本才能够更好地发挥作用,而不至于一部分社会资本外流。当然,这还需要市场相关的制度建立。我们还要靠创业的活力,创业靠什么呢?创新也靠市场,这很重要。

  第四,市场决定有为的政府。

  我们过去出毛病出在哪里?政府往往替代了市场,所以政府主导型的特点比较突出,地方政府层面的公司化倾向也比较突出,这对做大经济总量起了很重要的推动作用,但问题是它积累了更深层次的矛盾,具有不可持续性。比如规模城镇化造成城市严重的交通问题、雾霾问题。市场决定性,我们才知道政府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市场决定下我们才说政府是个有为的,有效的,有责的,有力的政府。所以,我们说理顺好市场与政府的关系,核心的问题是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前提下,它的作用界限,界定以及它作用的发挥,才是逐步走向一个有为、有效、有责、有力的政府,改变政府常常期待市场的行为。在这样的市场大方向下,政府开始提出来负面清单问题,权力清单问题,这就是在市场决定下政府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界限清楚,才能集中力量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事情。从这样一点说,市场的决定性作用,它能直接推动经济改革,同时它也牵动改革发展的全局。对此,我想应该有个客观的、全面的估计。

  行政性垄断严重存在需破题

  和讯网:很多人对政府的支配性作用还是有很多向往,包括现在我们看到很多政策还是政府干预,比如土地市场。为什么政策已经出来,让市场起决定性作用,但还是会有这么多的政府干预?

  迟福林:过度迷信市场不好,但过度迷信政府更不好。为什么在现在的情况下大家对政府的依赖性更强?

  第一,现行的发展方式还处在转变的关键时候,过去行政推动、投资拉动的特点特别突出,心理上正在转换的过程中。

  第二,现在很多制度也和这个相关联,比如地方把GDP做大了,对领导干部考核就是个重要的指标,很多制度是与这个相关联。

  第三,在现实生活中,很多权力还集中在政府,就放给企业,放给社会,放给市场的权力还放不到位。

  综合来讲,尤其作为我们这样的转型过程来看,过度依赖政府还是个突出矛盾的问题。因为在经济生活里是政府主导还是市场主导是个很重要的问题,只有改变政府主导型的增长方式,改变为市场主导下,我们才能够更好地发挥政府的作用,所以,我们有个核心的问题,正处在经济转型、全面深化改革的关键阶段,如何能够让政府回归公共服务的主体角色,如何以此形成一整套相关的制度,还处在一个继续破题的阶段。所以,我想我们可能在很多方面过度对政府依赖,是我们经济生活中的一个突出的问题。

  我们需要政府,需要一个正能量的政府,需要一个有为的政府,有效的政府,有责的政府,有力的政府,但我们更需要市场,更需要政府的作用建立在市场的基础上。如果继续把地方政府公司化,继续坚持行政配置资源,那我们不仅经济生活,社会生活的矛盾问题会越来越突出,更何况现实经济社会生活中大量的矛盾、问题看出来政府需要解决民生的问题,社会的问题,这些问题更为重要。可能在经济生活里,政府的市场监管更重要。一个奶粉大家都不放心,都要到海外、到香港市场去抢购,影响了香港市场,你说这是什么问题呢?它就是一个政府市场监管不到位,如果政府能把市场监管真正到位,这对于我们消费大市场是个多好的事情。

  和讯网:在市场化改革方面,您觉得在中国最紧迫方面的改革在哪些领域?

  迟福林:市场化改革是个大题目,我想现在有几件事情很重要:

  第一,资源要素价格改革要提速。现在很多资源要素价格改革和整个市场发展还不相适应,所以,我建议,在未来两三年,在资源要素价格改革方面应该有所突破。

  第二,与此同时推动利率、汇率市场化进程,这对于我们进一步激发市场活力,进一步加快市场开放程度有重要的影响。

  第三,加快以国有企业为重点的混合所有制发展,我们提出了混合所有制经济发展是个大方向。核心的问题,重点的问题是国有企业,从管企业向管资本过渡,如果能打破垄断,在垄断行业拿出一些项目让社会资本进入。

  第四,市场监管的转型,市场决定着监管的转型,就是说要把行政审批和市场监管分开来,由以行政监管为主走到以法制监管为主的路子上来,我们这个监管才会有力、有效。

  第五,更重要的是要改变政府主导型的经济增长方式体制机制,在这方面涉及一系列的矛盾问题,也就是说市场化改革依然是我们需要从多方面继续破题,这样才能以市场的活力来激发我们经济发展的活力,不要以为中国的市场化改革搞得差不多了,我认为还远着呢,许多深层次矛盾问题尚处在破题的阶段。

  和讯网:您刚才说国有企业改革是市场化改革非常重要的方面,您认为未来国有企业改革重点应该放在什么地方?

  迟福林:我想国有企业改革有几件事情很重要:

  第一,能不能够在国有企业改革中让社会资本参与到国有企业改革中,这需要破题,只有国有资本和社会资本相融合起来,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可能我们才找到一个比较好的企业组织形式。

  第二,应将国有资产管理体制要改革,从管企业向管资本的过渡,我看有关部门还没有拿出这样的方案,你管资本哪里需要配置我就可以配置,而不是单一的国有制,是追求资本的效率和效益。

  第三,要在垄断行业改革上继续破题,现在垄断行业改革远不到位,资源垄断还存在,更重要的是行政性垄断严重地存在着,这些问题我们说了多少年没有大的突破,能不能尽快地推出一批在垄断行业里重要的项目,向市场开放,向社会资本开放,这对于我们整个企业改革应该说也十分重要。

  和讯网:您刚才说的非公经济参与国有企业,这样能对国有企业改革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迟福林:我想,第一,倒逼国有企业改革,逼着你要改。

  第二,它可以激活国有资本,国有资本和社会资本参与更追求它的效益。

  第三,改变它的单一国有企业管理方式,使得它的组织方式、管理方式更有效率。所以,社会资本参与国有企业改革应该说它给国有资本的改革会带来革命性的影响,我想这块很重要。所以,三中全会《决定》选择的混合所有制的方向,我认为是符合在市场决定下企业发展一个大的方向。

来源:和讯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