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人物 > 迟福林 > 访谈

在经济转型升级中扩大中等收入群体

  时间:2016-06-06

  嘉宾

  迟福林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

  主持人

  本报评论员 王付永

  收入是获得感的最重要标志

  主持人:获得感体现在多个方面,比如有精神上的,也有物质上的,那么在目前的时间节点上,人民群众获得感主要体现在什么地方?

  迟福林:获得感虽然有多种表现形式,但在目前来说,最主要的还是体现在收入水平的提高上,没有收入水平的逐步提高,生活品质就没有改善的物质基础,特别是在生活成本尤其是住房成本日渐高企的今天更是这样。在这个过程中,需要注意的是要让中等收入群体持续扩大,这是释放消费潜力、扩大内需的重要基础,是建设“橄榄型”社会、走向共同富裕的重大任务。当前,我国中等收入群体比重偏低、规模过小、身份认同感不强,不仅抑制潜在消费需求的有效释放,还导致社会结构失衡、贫富差距拉大、利益矛盾增多。在经济转型升级的大背景下,不断扩大中等收入群体,不仅关系到转方式调结构的实际进程,而且关系到社会稳定与国家长治久安。建议尽快制定“十三五”扩大中等收入群体的国家规划及其具有可操作性的行动计划。

  中等收入群体如何扩大

  主持人:作为一个转型发展中的大国,扩大中等收入群体,主要取决于什么,或者说具体路径是怎样的?

  迟福林:未来几年主要取决于经济转型与结构性改革的实际进程,是否建立以服务业为主导的产业结构,人口城镇化的基本格局如何,结构性改革能否取得实质性突破,等等。具体来说,服务业为主导的产业结构将为中等收入群体提供广阔的就业空间。我国已整体进入工业化后期,产业结构与工业化进程不相适应的矛盾突出。“十三五”时期,推进结构性改革,“重头戏”在于服务业,并由此推进由工业主导向服务业为主导的转型。中等收入群体的扩大有赖于服务业的快速发展。服务业的快速发展有利于扩大中等收入群体。2014年,我国劳动就业人口总数为7.73亿人左右,其中服务业就业比重为40.6%,就业人口为3.1亿人。预计到2020年,全国劳动就业人口大约为9.3亿,其中在服务业就业的人口将不少于4.5亿。国际经验表明,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大学生是白领阶层和中等收入者的重要来源。

  同时还要认识到,人口城镇化的新格局将支撑中等收入群体快速形成。人口城镇化进程与中等收入群体扩大的进程紧密相连。由于工业收益与服务业收益远高于农业收益,发达国家历史上中等收入群体的形成,主要源于人口城镇化及其经济结构的转型升级。改革开放38年来,我国城市迅猛扩张,1978年城市数量仅为193个,而当前城市数量已增长到近700个。与此同时,城镇人口数量也稳定增长,1978年城镇人口数量为1.72亿人,2015年增长到7.7亿,是1978年的4.48倍。“十三五”期间,落实中央“到2020年,要解决约1亿进城常住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城镇”的要求,将使大量农业转移人口成为新增中等收入群体的“后备军”。关键在于户籍制度改革要破题。当前,城乡二元户籍制度存在的历史条件发生了根本性变化,到2020年用全面实施居住证制度取代城乡二元户籍制度的条件基本成熟。如果这项改革能有重要突破,到2020年户籍人口城镇化率会超过50%。这样,才能使人口城镇化进程与现代化进程、工业化进程相适应。

  需要在制度供给上做文章

  主持人:习近平总书记曾强调,提高人民群众的获得感,要注重从体制机制创新上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着力解决制约经济社会发展的体制机制问题。对此您如何解读?

  迟福林:从我国的现实情况看,扩大中等收入群体有收入分配本身的问题,更有结构性问题。尤其是在我国经济转型的关键时期,扩大中等收入群体,重在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建立劳动者报酬的保障机制,以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为重点加大再分配力度。由于工资协商机制的长期缺失,劳动者报酬很难与劳动生产率增长同步。从实际情况看,提高劳动者报酬,政府促进劳动报酬合理增长的主要任务是积极推进劳动报酬协商机制的建立:一是加快建立企业主、工会、政府三方共同协商的工资谈判机制。尤其要促进各类企业与职工之间劳动报酬协商机制的建立;二是统一城乡劳动力市场政策,实现全体劳动者同工同酬;三是修改完善劳动法。加强和细化工会和劳动报酬形成机制的相关内容。实现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是确保底线公平和制度公平的重要基础。建议“十三五”以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为重点统筹协调收入再分配。

  确立财产权保护的基本制度,加快财税体制改革。进一步提高私人财产权保护在整个法律体系中的地位,加大对私人财产权的保障力度;严格按照《物权法》清理、修改和规范诸如城市拆迁条例中不利于私人财产权保护的相关规定;完善关于征收、征用私人财产的相关法律制度。同时,以建设共享社会为目标对财税体制进行整体性重构。调整财政支出结构,建立与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要求相适应的转移支付制度,推进结构性减税,切实减轻服务业的税负,加快个人所得税改革,减轻中等收入群体的实际税负。

  以公益性为重点调整国有资本配置,从制度上确保国有资本的公益性。国有垄断行业所造成的收入分配不公,是全社会普遍关注的焦点问题。建议把一部分国有资本从竞争性领域退出,投入到公共产品领域,使国有资本成为社会保障体系建设的重要支撑,由此提高中低收入者的实际福利水平;提高国有资本的收租分红比例,缓解公共产品短缺带来的经济社会矛盾;调节垄断行业过高收入。

来源:四川日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