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福林:让政府公共服务职责明确化法定化可问责

作者:迟福林  时间:2012-10-31

  过去30多年,行政管理体制改革作为经济体制改革的配套措施,在推动市场化改革、扩大经济总量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进入发展型新阶段,行政管理体制改革滞后的矛盾与问题逐渐凸显。在这个特定背景下,深化行政管理体制改革核心的任务是改变增长主义政府倾向,以公共服务为中心推进政府职能转变。

  我国进入发展新阶段,全社会公共需求全面快速增长与公共产品短缺、公共服务不到位之间的矛盾,已经成为制约经济转型、社会转型政府转型的重要因素。首先,在经济起飞阶段和市场经济初步形成过程中,政府主导型经济增长方式把社会资源有效集中在投资建设上,在我国经济起飞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但这种经济增长方式以追求GDP增长速度为首要目标、以扩大投资规模为重要任务、以土地批租和上重化工业项目为突出特点、以资源配置的行政控制和行政干预为主要手段,在带来投资增长过快、投资-消费失衡、资源环境矛盾突出等问题的同时,也造成了政府在市场经济条件下经济性公共服务的缺位。其次,政府主导型经济增长方式,使地方政府的主要精力放在抓速度、抓投资、抓项目上,把经济增长等同于全面发展,使公共服务在多方面欠账。社会性公共服务短缺,严重制约着经济社会转型。第三,转型时期制度供给、制度创新和制度变革是推进经济社会转型的重要公共产品。当前,我国经济社会相当多的突出矛盾与问题,尤其是政府自身建设中的矛盾与问题,都与制度性公共产品短缺、相关领域体制改革与制度变革滞后直接相关。加大制度性公共服务供给,是下一步深化行政管理体制改革的基本要求。

  在新的历史起点上推进行政体制改革,需要以公共服务为中心推进政府职能的根本性转变。例如:要深化行政审批改革,打破行政垄断,逐步放开政府对资源要素价格的行政控制,营造公平竞争市场环境和制度环境,实现政府经济管理方式由管短期向管长期,由管微观向管宏观、由管审批向管监管的转变;要强化政府在公共产品供给、调节社会分配关系中的作用,大大强化政府在公共产品供给、调节社会分配关系中的作用,建立完善的基本公共服务体系,推进城乡基本公共服务制度对接,不断提高公共服务水平,缩小公共服务差距;要强化政府在社会管理创新中的作用,将群众的利益诉求、利益表达作为公共产品,尽快建立利益表达机制,更加注重发挥基层社区和社会组织作用,按照党委领导、政府主导、社会协同的原则创新社会管理,建立化解基层社会矛盾的长效机制。

  实现中央地方关系由以经济总量为导向向以公共服务为导向的转变,成为未来几年推进政府转型的重大任务。首先,要以公共服务为重点合理划分中央地方职责分工。以公共服务分工为重点,按照中央、省、县(市)三级政府框架划分中央地方职责分工,合理界定中央政府、省级政府和县(市)政府的公共职责,逐步将中央和地方各级政府的公共服务职责明确化、法定化、可问责。其次,要按照加快推进城市化的要求调整行政层级。按照加快城市化的要求调整行政层级,不仅可以创造出巨大的改革红利,还可以为减少行政层级寻求一条切实可行的现实路径。从加快城市化进程的客观要求出发,探索改革现有的五级政府层级体系。第三,以形成有效的地方治理为目标改革中央地方财税关系。把形成有效的地方治理作为新时期中央地方财税关系的基本目标。完善中央地方分税制,重新确定地方政府征税权,赋予其稳定的税源。实现各级政府事权与财力相匹配。

  【作者系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本栏目由该院协办】

来源:中国经济导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