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福林:改革攻坚 从顶层设计到顶层推动

——专访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

作者:王羚  时间:2012-11-22

  改革攻坚:从顶层设计到顶层推动

  在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开幕式上,胡锦涛代表第十七届中央委员会向大会作了题为《坚定不移沿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前进,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而奋斗》的报告。

  据新华社报道,“改革”一词,在这份报告中被提到了86次,其中两次提到“全面改革”,5次提到“深化改革”。中国的改革已经进入攻坚克难的关键时刻。下一步如何有效地推进改革深化?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从十八大报告中看到了新的希望。

  从顶层设计到顶层推动

  第一财经日报:“顶层设计”已经成为中国这两年的热点名词,从“十二五”规划建议到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都提到加强“改革顶层设计”这一概念。从刚刚结束的十八大报告中,您有什么新的发现?

  迟福林:我注意到在十八大报告中有一段表述非常重要。它出现在有关“深化行政体制改革”的段落中:“完善体制协调机制,统筹规模和协调重大改革。”我认为这段话虽然字数不多,但是传达出非常有价值的信号,说明高层已经认识到完善体制协调机制的重要性,将在下一步的改革中付诸实施。

  从我国的现实情况看,已经进入一个以调整利益关系为重点的全面改革阶段。这个阶段有它的特点,改革的迫切性进一步增强,利益关系错综复杂,改革推进非常艰难。在这样一个特殊阶段,尤其需要中央的协调,需要顶层推动,否则改革很难顺利进行。

  日报:从顶层设计到顶层推动,您如何评价这样一个变化呢?

  迟福林:首先需要强调,改革的顶层设计非常关键。改革发展到今天,没有顶层设计是不行的。我国许多领域的改革已进入深水区,必须通过明确、统一、科学的顶层设计来集聚人心,推动重大改革进程。加强改革顶层设计,需要在改革工作机制、推进方式等多方面做出努力。

  过去三十多年来,改革已经形成一大批既得利益者,再加上地方利益、部门利益、行业利益盘根错节,改革阻力重重。所以说需要一个超越各方之上的顶层设计。但从近年来的改革实践来看,仅仅有顶层设计也是不够的。

  我们看到许多领域的改革低效率重复,难有大的进展。比如垄断行业改革,各种利益关系纠结不清,改革阻力相当大。有些改革说了许多年,尚未破题;有的虽然提出了方案,但是没有实质性突破;某些改革在既得利益掣肘下扭曲变形。这种状况需要顶层设计,更需要顶层推动。如果没有高层次的协调和推动,改革就会被这些错综的利益关系所阻碍。

  从顶层设计到顶层推动,我们看到中央政府对目前的改革形势有着清醒的认识和正确的估计,同时也有着推进改革、攻坚克难的勇气和决心。虽然从十八大报告来看,只是几十个字,但是传达出的信号是丰富的、明确的,这样也使社会对于改革的下一步更有信心。

  亟须建立高层改革协调机构

  日报:有了顶层推动,您认为下一步的改革会有怎样的进展呢?

  迟福林:第一,在利益博弈的大背景下,顶层推动不单体现了改革的决心,更体现出改革的政治判断、政治行动和政治力量;第二,有了顶层推动之后,有利于形成推动改革务实前进的行动路线;第三,重要的改革方案应该可以及时出来。比如收入分配改革方案,拖了十年八年了,现在还没有出台,重要的是缺乏强有力的顶层推动。第四,比较容易增强改革的社会信心,形成改革共识。如果改革只是提提口号,没有从顶层来的实际协调和推动,那就不可能攻坚克难。最后,有了顶层推动也有利于形成改革的动力。只要上层有决心、有行动,加强了改革组织上的保障,这样上下结合、政府和社会结合,就能够形成推动改革前进的合力。

  下一步的改革包括政治体制、社会体制、经济体制三者的协同。尤其是政治体制转型,现在还缺乏共识。三个转型的融合更需要从全局的高度进行设计和协调推动。

  所以我对中国改革的深化、对十八大之后改革的进程,有着更大的期望。只要报告中提到的“完善体制协调机制,统筹规模和协调重大改革”能够得到贯彻落实,许多改革中的难点就能够攻破。

  日报:具体来说,完善体制协调机制会是怎样的一个做法呢?

  迟福林:我想可以在中央层面建立一个高层次的改革综合协调机构,类似上个世纪80年代改革之初建立的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当然只是类似,并不完全相同,因为现在的情况跟三十多年之前大不相同了。

  现在改革已进入深水区,“帕累托改进”的空间越来越小。第二次转型与改革更多涉及包括政府体制在内的存量的制度变革,其深刻性、复杂性远远超出第一次转型与改革。

  可以说现在的利益关系比三十年前要复杂得多,现在要进行的改革比三十年前更加全面,涉及的领域更广、层次更深,这就更需要一个比三十年前的体改委更高层次的改革综合协调机构。

  过去我曾经说过,顶层设计的关键在于是否敢于在全面利益调整上动刀子。我国的改革已经进入攻坚阶段,涉及全面的利益关系调整和利益博弈。比如政府部门利益、地方利益、行业利益等等。动谁的奶酪都不是那么容易的。所以一方面需要顶层设计,同时更需要顶层推动。

  过去我们有许多改革,政策设计也是很好的,但是就是推不下去。或者是虽然实行了,但是严重扭曲变形。比如大部制改革,改革的初衷和政策设计都是很好的,最后从实践看,实质上并没有多大改进。在落实行政范围内决策权、执行权、监督权相互协调、相互制约的方面,没有实质性突破,甚至还没有真正破题,距离中央提出的目标还相差很远。

  这个我想关键还是缺少高层次的协调。因为各个部门有自己的利益,如果没有超越部门利益之上的力量,许多利益关系确实很难协调。

  所以说这次十八大报告,关于顶层推动与协调的话虽然不多,但意义深远。它传达出了改革行动的信号,体现出中央的政治决心和政治力量。只要落实到位,就可以攻坚克难,保障很多方面的改革加快推进。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