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天勇、赵晓、迟福林谈“改革的困境与出路”

  时间:2012-12-08

  [摘要]我国的转型改革远未完成,改革全面进入以调整利益格局为重点的攻坚区、深水区。以改革促转型、促发展的空间巨大、潜力巨大。努力实现重要领域改革的实质性突破,充分释放改革的红利,将形成未来10年我国发展转型的主要动力,并由此走出一条公平可持续发展的新路。

  【赵晓】:大家好!我们今天讨论的是网友们非常关心的一个问题——中国改革,欢迎大家来参与。

  【迟福林】:强国论坛的网友,大家好,很高兴来到人民网和大家进行交流。

  【周天勇】:网友朋友们,大家好!

  人口红利消失殆尽 改革红利应运而生

  [网友海小棠]:李克强副总理的“改革红利说”是在什么背景下提出来的?释放了怎样的信号?

  【迟福林】:我理解李克强副总理的“改革红利说”提出的背景在于:我国的转型与改革远未完成,改革全面进入以调整利益格局为重点的攻坚区、深水区。以改革促转型、促发展的空间巨大、潜力巨大。努力实现重要领域改革的实质性突破,充分释放改革的红利,将形成未来10年我国发展转型的主要动力,并由此走出一条公平可持续发展的新路。 他释放出一个什么样的信号?我想就是未来10年我国有着以城镇化为依托的巨大内需潜力,有着转型与改革的巨大空间,以及由此形成的重大战略机遇。

  【赵晓】:通常认为,李克强副总理的“改革红利说”有一个大背景,就是中国的人口红利已经过去,并且进入了人口负债。这使得以往的粗放型增长模式终结。中国经济从2011年最高14%以上的增长,到2012年已经回落到7%轨道的增长,未来能否继续保持可持续的增长,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展望未来,中国亟需重建增长的动力,而改革是关键。因此,就有了改革红利说。我同意这个背景的理解。但与此同时,我有另外一个理解,就是改革红利说,或许同时也回应这些年“公平负债”的背景。所谓的公平负债,我指的是过去这些年,我们的改革在有些方面是停步了,在有些方面甚至是倒退了,由此带来公平的负债,需要以改革来偿还。比如说国企改革,不仅没有进一步深入,反而出现了国进民退。社会改革,不仅没有进步,反而在很大程度上因为“维稳”而日益导致活力的丧失,国家的僵化,利益集团呈现出越来越固化的趋势,社会不公平、不公义的现象越来越突出。因此,改革红利说,既针对人口红利的消失,也针对公平负债的问题,只有通过改革,才能重建公平、公义以及市场、民间的活力,使我们国家继续往前进步。

  【周天勇】:改革红利,我觉得是相对于人口红利提出来的。因为我们人口结构逐步老化,许多学者认为,我们过去人口年轻化这种结构带来的人口红利逐步地消失。李克强副总理认为,在一定的时期,人口红利还是存在,但是,我们今后的发展可能要更多地利用改革带来的释放竞争力、释放活力来获得红利,这就叫改革红利。

  [网友大辽]:为什么说改革是中国最大的红利?

  【赵晓】:因为我们的体制离成熟、高效还有很大的空间,这个空间就是改革的红利。只要你把这个空间打开,改革的红利就会释放出来。比如说,十八大提出了土地制度改革的问题,这里面就隐藏着巨大的生产潜力和消费潜力。有人算过一笔帐,2011年,全国土地出让均价约为944元/平米,而征地补偿标准,国家规定最高不超过所占耕地前三年平均产值的30倍,实际上只有26元/平米。这意味着农民在征地中所分配的收益比例只有2.7%,大概相当于农民六年的收入水平,征地补偿标准严重偏低。2011年,全国农民人均拥有耕地2.3亩,按照当前实际每平米最高26元的补偿标准,约等于人民币4万元。十八大之后,如果推进农村土地制度改革,提高农民在土地增值收益中的分配比例,大幅度的提高征地补偿,让土地出让中征地费的占比从目前的2.7%提高十倍到27%,意味着农民人均耕地的价值上升到40万元。这就会使得农民收入有明显改善,农民可以增加消费,也可以用这些资金,甚至只用土地抵押去扩大生产机会,中国经济的活力就会有一个很大的释放。

  【周天勇】:我们从1978年以来,中国经济高速成长了30多年,除了中国的人口红利以外,实际上改革开放推动了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中国这30年的经济奇迹。我们从1978年GDP总量占全球1%,到2011年上升到11%,人均GDP从180美元到2011年的5414美元,这里面非常大的因素是改革红利。从未来讲,由于人口老龄化,经济发展的动力更多的要来自于改革,因此说,改革是中国最大的红利。

  【迟福林】:第一,推进城镇化的转型与改革,释放巨大的内需潜力。城镇化蕴含着巨大的内需潜力。未来10年城镇化率年均提高1.2个百分点,将再有2亿农民进入城镇,加上现有的1.6亿农民工,新增城镇人口将达4亿左右。按较低口径,农民工市民化以人均10万元的固定资产投资计算,也能够增加40万亿元的投资需求。从消费需求看,2011年城镇居民与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比约为 3.3:1,农村劳动力和人口合理转入城镇就业和生活,其收入与消费必然会明显增加。 第二,形成6亿中等收入群体的转型与改革,走向共同富裕。十八大报告提出,到2020年实现国内生产总值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对这个目标的提出,社会各方面予以普遍关注和很高的期盼。我的理解是,实现这个目标,不是贫富差距继续扩大基础上的倍增,而是中等收入群体的倍增:即在目前大约 23%的基础上,每年提高2个百分点,到2020年努力达到 40%以上,由此使中等收入群体规模扩大到6亿人左右。形成6亿中等收入群体,对未来10年中国走向公平可持续发展的意义重大:意味着巨大消费需求潜力的释放,从而支撑年均7%—8%的中速增长;意味着利益关系调整的新突破,从而奠定“橄榄型”社会结构的重要基础;意味着贫富差距的逐步缩小,从而形成走向共同富裕的大趋势。 第三,推进投资的转型与改革,谋求投资与消费的动态平衡。未来5-10年的经济增长,究竟是以投资为主还是重在扩大消费?我的看法是,我国尚处在转型发展过程中,保持一定的、合理的投资率符合基本国情。问题在于,多年来投资率居高不下,投资规模增长过快,由此使投资消费失衡成为经济生活的突出问题。适应消费需求结构变化的大趋势,需要加快推进投资转型。一是尽快改变投资结构;二是优化投资来源;三是调整国有资本配置格局。 走向公平可持续的科学发展之路,是我国现代化进程中的二次转型与改革的战略目标:使消费成为经济增长的内生动力;使多数人能够公平地分享经济发展成果;使市场保持充分的活力和效率;使资源环境可持续;使政府能够以公共服务为中心。二次转型与改革,与一次转型与改革相比,具有更为丰富的内涵,更具有历史挑战性。

来源:人民网强国论坛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