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权力如何放、分、限

作者:刘斌 宋凌燕 夏以华  时间:2013-03-08

  2月28日,《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在党的十八届二中全会审议通过。

  这是改革开放后我国的第七次政府机构改革。与以往数轮改革相比,本次改革的核心更加鲜明:转变政府职能,建设服务型政府

  “行政权力结构能否进一步优化,将成为影响政府职能转变的关键。”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委员指出,“简单地说,就是要解决好行政权力如何放、分、限的问题。”

  放权 政府市场社会各司其职

  自2001年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启动至今,国务院已分6批共取消调整行政审批事项2497项,占原有总数的69.3%。

  “我看到了政府不断改革自身的决心和勇气,也看到了一个国家回应民众呼声的切实之举。”国家行政学院副院长周文彰委员表示,行政审批权力下放,仍将是今后政府转变职能的重要工作。

  “要素资源价格的形成,由市场通过价格机制来完成,有利于价格体系释放出正确信号,引导资源向正确方向流动。”迟福林委员认为,政府在市场领域放权不够,还体现在要素资源价格形成机制不完善。“政府主导的价格形成机制,常常会造成资源的错配。”

  “在社会领域‘放权’,可以依托一些社会中介组织,这有利于社会管理创新。”民建中央副主席辜胜阻代表建议。

  “政府职能转变的最终体现,就是要让政府、市场、社会各具效率,各司其职,市场的归市场、政府的归政府、社会的归社会。”迟福林委员指出。

  哪些应该“归政府”?周文彰委员认为有三个方面:“营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提供优质的公共服务,维护社会公平正义。”

  分权 决策权执行权监督权结构要优化

  来自湖南的农民工刘欣,与北京市民王皓同在一家企业工作,相同的职位,相似的收入,不同的是,刘欣与妻子租房住,孩子在湖南农村上学,由爷爷奶奶带,王皓与妻儿住在自己买的房子里,孩子在北京上学。

  为何会出现这种差异?迟福林委员解释:改革开放以来,我国逐步形成了以经济总量为导向的中央地方关系,导致地方政府之间在经济总量扩张上相互追赶,重经济总量、轻公共服务的倾向比较突出。因此,大量农民工虽在城镇工作和生活,却不能享受与城镇居民等同的公共服务。

  2011年,辽宁沈阳发现40吨毒豆芽,当沈阳市打假办会同公安、工商、质监、农委等部门,召开专题会议时,各部门均称“不归我管”。为什么会发生此类事件?“在行政权力结构安排中,有些应该集中配置的决策权却分散在不同部门,同一公共事务设置管理部门过多,容易造成‘九龙治水’现象,难以形成统一有效的决策。”迟福林委员指出。

  “行政部门的合与分,根本目的是要优化决策权、执行权、监督权三者的关系。”专家们一致认为,二中全会提出要建设“职能科学、结构优化”的服务型政府,这点到了政府职能转变的要害,未来的行政权力安排,就是要进一步优化中央与地方、部门与部门之间的权力结构,使行政决策权、执行权、监督权三者之间既相互制约、又相互协调。

  “政府职能转变的方向,就是要推进行政权力的组合向更科学的方向转变。”辜胜阻代表说。

  限权 依法行政 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

  每天上班前戴上胸牌,已经成了江苏泗洪县临淮镇党委书记王克涛的习惯。“把自己的一言一行放在了阳光下,随时准备接受检验。”王克涛坦言。泗洪县还出台了处罚条例,不按规定佩戴胸牌者会受罚。

  类似的做法,正在全国各地涌现——广东试行领导干部家庭财产申报和公示,网上实名举报贪官受到保护;北京市西城区日前公开“权力清单”,将政府一把手及各部门的职权曝晒在阳光下,接受公众监督……

  “亮身份”背后,是一个国家对政务公开的不懈追求。2011年,《关于深化政务公开加强政务服务的意见》出台,“三公”经费第一次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时至今日,“让人民监督权力,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的理念已经深入人心。

  周文彰委员认为:“必须建立约束监督机制,用好的制度来约束权力,依法行政,否则就会导致权力滥用。”

  “对公权力的限制,是为了更好地运用权力,全心全意为百姓服务。当然,这离不开政府的引导和规范。”福州市委副书记、市长杨益民代表说。

  迟福林委员的结论言简意赅:“就是要把权力装进笼子里。”在他看来,这个笼子不仅指行政监督,依法行政,也包括社会监督,“仅靠权力监督权力是不够的,还要赋予社会上每一个人监督行政权力的渠道与权利。”

  链接

  国外的简政放权

  从20世纪70年代末至今,西方国家掀起了行政改革的浪潮,普遍趋势是转变政府职能,放松管制,把市场机制引入公共管理领域。

  美国政府的行政改革主要围绕放松管制展开。完全取消了航空领域的管制,部分取消了汽车运输、天然气领域的管制,大量取消了铁路和电信领域的管制。放松管制,大大减少了政府干预的成本,也解放了生产力,带来了20世纪后期美国经济的持续高速增长。

  在欧洲,英国和意大利政府在与私人企业之间的信息沟通、投融资活动方面大多数是通过中介机构完成的。这些中介机构五花八门,包括各种商会、咨询公司和信托投资公司等。这从制度上遏制了政府部门项目审批人员直接的权力寻租。

来源:光明日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