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化改革涉及利益全面调整 须惠及更大范围人群

  时间:2013-03-16

  中共十八大以来,新一届中央领导人多次提及改革,并对改革的内涵和思路有了新的阐释。在本次全国“两会”上,改革话题也是代表和委员关切、讨论的热点问题。坚持和深化改革,在中国社会已经形成广泛的共识,也是未来几年中国新领导层的施政重点。

  时代强音:深化改革开放 

  中共十八大报告指出,“改革开放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必由之路。” 据有关媒体统计,“改革”二字在十八大报告全文中共出现86次,是报告最重要的关键词之一。

  自十一届三中全会决定实行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改革开放已经走过了三十年的历程。三十年来,改革开放取得了一系列成就,经济快速发展,人民生活得到极大改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系、法律体系逐步建立和完善。中国取得的成就举世瞩目,但在经济快速增长的同时,改革过程中出现的新问题也呈现在新的领导集体面前。

  经济粗放发展,单位GDP能耗过高,环境污染严重,民生保障相对滞后,地区发展不平衡,收入分配不合理……这些问题为快速腾飞的经济建设敲响了警钟,也为新领导集体和即将产生的新一届中央政府带来新的课题。

  改革过程中出现的问题,还需要继续改革来加以解决。正如习近平在考察广东时所说,“改革开放是一项长期的、艰巨的、繁重的事业,必须一代又一代人接力干下去。”习近平说,更加深刻地认识改革开放的历史必然性,以更大的政治勇气和智慧深化改革。

  2012年11月21日,中国国务院召开全国综合配套改革试点工作座谈会,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克强在会上强调,改革是中国最大的红利。

  温家宝在其总理任内的最后一份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改革开放是国家发展进步的根本动力。只有坚持改革开放,才能把我们的事业继续推向前进。中国改革已进入攻坚阶段,必须进一步解放思想,全面推进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等领域的改革,不断把改革引向深入。”

  从中共十八大报告,到政府工作报告,中共领导集体换届后,改革成为出现频率极高的词汇。

  改革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目前,改革已进入深水区,既不能停顿,也不能后退。新领导集体已经深刻认识到,“停顿和倒退没有出路”,只有继续坚持改革开放道路,继续解放思想,勇于实践,才能解决发展过程中出现的新问题,实现全面小康社会目标。

  突破利益固化藩篱是“硬骨头”

  然而,改革起步难,攻坚更难。

  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提出“摸着石头过河”,既然是“摸石头”,就无现成模式可用,无实践经验可期。在经过三十多年的“摸索”之后,中国的改革开放积累了许多宝贵的经验,同时也对改革的问题和难点有了更深刻的体会。

  对于改革进入深水区和攻坚期遇到的困难,中共领导层有着清醒的认识。习近平履新总书记后视察广东时说,改革就是要“敢于啃硬骨头,敢于涉险滩,既勇于冲破思想观念的障碍,又勇于突破利益固化的藩篱”。

  李克强对于该问题则说得更为直接。他说,“下一步的改革,不仅是解放思想、更新观念,更多方面的改革是要打破固有利益格局,调整利益预期。”

  如果说改革开放三十年来,中国按照“效率优先”的原则积累了大量的社会财富,那么进一步改革面临的问题就是对社会财富按照“公平”的原则进行重新分配。这就必然涉及到利益关系的重新调整。

  利益关系调整势必触及部分既得利益者已经取得的利益和预期得到的利益。社会财富如何分配?利益关系如何调整?这是当前深化改革面临的最大难点,也是改革的最大阻碍。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认为,改革面临的利益冲突更为突出,既涉及增量利益合理分配,更涉及存量利益格局的调整。

  利益关系调整,涉及到部门利益、行业利益,也涉及到地区利益、群体利益。不同的部门、行业、地区和群体,利益诉求必然存在差异,对深化改革的态度自然也各不相同。

  “改革最大阻力在于利益集团”这一观点,不仅在民间和学界形成共识,在执政党内部也得到广泛的认同。

  对此,中共新领导层也有着清晰的判断和冷静的分析。习近平称改革要“突破利益固化的藩篱”;李克强则指出,“为了最大程度减轻改革阻力,要善于在利益增量上做文章,在利益预期上作调整,同时稳妥推进存量利益的优化,调整改变预期利益。”

  利益关系调整牵涉面广,难度大,突破利益固化藩篱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需要政治智慧,也需要更大的政治勇气。

  释放改革红利 建设全面小康

  深化改革怎么改?这是坚持和深化改革开放道路确定以后必须要解决的问题,也是执政党内外、学界、民间应该群策群力、共同探讨的问题。

  第九届全国政协副主席、原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主任陈锦华认为,在新一轮改革中,必须要从全局出发,理性地计算改革的成本和收益,规划和设计改革方案。

  第十一届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原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副主任洪虎则认为,顶层改革需要“参谋部”。他指出,“改革是权力、利益的调整,不宜由主管部门自己负责自己主管业务的改革,要由与权力利益配置无关的局外人来推进。”

  国务院参事、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所名誉所长夏斌认为,改革需要“抓手”,必须从眼前若干具体问题入手,推动改革进程的开始,推动生成改革的内在逻辑与动力。

  全国人大代表、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汪洋指出,在解决利益格局影响改革的问题上,首先是要从执政的党和人民政府头上开刀。只要各级党委和政府有关部门真正是能够代表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而不是代表小部分人的利益,改革就会往前迈出最关键的步伐。

  深化改革,既需要“顶层设计”,也需要“先遣队”。正如李克强强调的,“改革要既有顶层设计,又尊重基层的首创精神。既要有灵活度,也要在法律框架内进行。”因此,除了中央集中全社会的智慧进行改革方案的总体设计之外,中国的改革仍然离不开部分地区先试点、条件成熟后再全国推行的“特区”模式。

  坚持和深化改革开放的共识达成了,那么深化改革开放的最终目标是什么?改革为谁而改?谁是最终的受益者?这是丝毫也不能含糊的问题。

  中共十八大报告指出,要全面深化改革开放,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报告中这两个目标的相提并论,不仅强调了改革开放的重要性,也表明了改革开放的方向。

  中央领导层对这个问题丝毫不曾含糊。习近平说,“积极回应广大人民群众对深化改革开放的强烈呼声和殷切期待”,同时,改革要“从人民群众反映最强烈的问题入手、从社会发展凸显最突出的矛盾入手”。李克强指出,通过改革开放“使所有人都能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应有利益”,“让人民过上更美好的生活”。

  中国的发展需要改革,改革是为了更好地发展,而发展的最终目的是为了人民更幸福地生活。深化改革,进一步释放改革红利,最终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以社会公平和人民幸福为指向,改革才能获得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持,也才能最终实现“两个100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来源:中国新闻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