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福林:构建“市场决定”的有为政府

作者:王子约  时间:2014-03-03

  全国两会今日开幕,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将如何破题成为热议焦点。

  近日,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发布《市场决定——十八届三中全会后的改革大考》一书。该书主编、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认为,市场决定性作用牵动包括政治、文化、社会、生态体制改革。他提出,要以理顺政府与市场关系为重点,需要统筹兼顾,尽快形成各领域改革的行动方案。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名誉会长高尚全也指出,市场决定资源配置,不是不要政府作用。有效的市场取决于有为的政府,有为的政府重在促进有效的市场。当前经济体制改革,重在“告别政府主导型增长模式”,加快形成政府与市场关系的新格局。

  “市场决定”牵动改革全局

  “我国未来5~10年的经济增长有赖于资源和技术条件,但根本上取决于能否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能否通过转型改革形成相关的制度安排,释放增长潜力。”迟福林称,13亿人的消费市场是中国最大的增长优势,但有增长潜力并不一定会有现实的增长。要使这个增长潜力释放出来,关键是通过市场化改革激发经济活力。

  他认为,未来2~3年内市场化改革在关键领域的突破,决定着未来5~10年的增长前景。在短期内,应推动资源要素的市场化改革实现实质性进展,垄断行业基本打破行政性垄断,同时显著提高服务业,尤其是石油、铁路、公共资源、金融等行业向社会资本开放的水平。

  高尚全认为,市场决定论是十八届三中全会最大的亮点,他称:“我一直以来反复呼吁,企业和居民才是创造财富的主体。我把经济转型归结为一句话,这就是释放企业与居民等市场主体的活力,真正使他们回归财富创造主体的角色,而不是由政府来配置资源,来创造财富。”

  对于市场决定的“统领性”作用,迟福林解释称,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主要是指经济领域,但又不限于经济领域的改革。它不仅直接推动经济体制改革的重大突破,也将倒逼包括政治、社会、文化、生态文明体制在内全面改革的进程。

  “市场决定性作用牵动改革全局,应以理顺政府与市场关系为重点,尽快形成各领域改革的行动方案。”迟福林建议,要形成公平正义的社会体制,尽快出台中等收入群体倍增计划,倒逼社会体制改革,为中国到2020年初步形成“橄榄形”社会新格局奠定坚实基础;尽快出台完善文化市场体系的行动方案,放松文化产业资源的管制,实现文化事业机构政企分开、管办分离,为更多社会资本进入文化产业创造条件。

  不仅如此,迟福林更称“市场决定”将伴随一场更深刻的思想解放。“要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意味着资源配置的效率和公平,将对我国走向公平可持续增长的转型和改革有决定性影响;意味着政府主导型经济增长方式的历史终结,对于市场主导下更好地发挥政府作用有决定性影响;意味着权力配置资源导致机会不平等、权利不平等的历史终结,对于形成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有决定性影响;意味着官本位、权力寻租、经济特权的历史终结,对于抑制消极腐败、突破利益固化的藩篱有决定性影响。由此,才能产生自觉、坚定、务实、到位的改革行动。”

  强调“有为政府”

  在推崇市场决定的同时,多名专家强调政府作用。高尚全表示,市场决定资源配置,不是不要政府作用。有效的市场取决于有为的政府,有为的政府重在促进有效的市场。当前经济体制改革,重在“告别政府主导型增长模式”,加快形成政府与市场关系的新格局。

  迟福林提出,当前,建设“市场决定的有为政府”是关键。政府作用的发挥应当尊重市场决定资源配置这个大前提。为此,他给出了三个判断:第一,有效的市场离不开有为的政府;第二,脱离市场作用下的政府尤为不可持续;第三,市场有效前提下的政府有为才是正能量的有为。

  在以上前提下,应当告别“以GDP论英雄”,告别政府主导的经济增长方式,告别竞争性地方政府模式,把形成市场决定的有为政府作为新阶段行政体制改革的重大任务。

  如何实现“市场决定的有为政府”?迟福林提出,需要建立完善有效的宏观调控体系;从主要由事前审批转为主要进行事后监管;以现代市场经济规则界定负面清单和权力清单;地方政府应放弃竞争性主体转向公共服务主体;实行有效的政府治理,切实转变政府职能,创新行政管理方式,增强政府公信力和执行力,打造有为、有效、有责、有力的政府。

来源:第一财经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