厘清政府职能边界 推进国家治理能力现代化

作者:牛福莲  时间:2014-03-04

  十八届三中全会审议通过的《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首次提出了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在今年的两会上,“如何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这一重大命题,也成为两会代表委员关注的重点问题之一。

  问题一:未来国家治理将有哪些转变

  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侯云春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是一个重大的理论创新,对于厘清和处理好政府、市场、社会的关系,全面深化改革,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侯云春指出,国家治理体系现代化,首先要求健全制度建设,推进权力的合理配置和相互制衡,“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他指出,推进治理能力现代化,一个重要方面是加快政府职能转变。政府要改变过去过多地直接配置资源和过度参与经济活动的做法,把政府不该做、做不了、做不好的事转给市场、社会和中介组织,集中精力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事。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迟福林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面对日益增大的社会矛盾和社会风险,面对比较突出的腐败现象,面对权力运行缺乏严格有效约束的现实,我们已经难以继续用行政控制、行政管理、稳定压倒一切的思路求得社会长期稳定。

  迟福林认为,当前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面临三大任务:第一,推进法治中国建设,应当依法独立公正行使审判权和检察权、实现司法公开、司法运行去行政化和地方化等工作。第二,实行有效的政府治理,围绕“放权”、“分权”、“限权”,推进以公共服务建设为中心的政府转型,形成有效的政府治理结构。第三,是创新社会治理,鼓励社会组织参与公共事务,有效预防和化解社会矛盾。

  全国人大代表、黄河科技学院院长杨雪梅在回答本报这一问题时表示:“做到了以下三点,也就实现了国家治理能力的现代化。”首先,各项制度与政策之间相互配套,文件上不打架;其次,国家治理与各级政府治理、社会治理以及公民自觉意识之间相互默契,挤压“潜规则”的存在空间;第三,制度与政策还要保持一定的“弹性”以应对当前快速多变的复杂形势,为进一步的改革与创新留有余地,并防止与缓冲矛盾的激化。

  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王名表示,现阶段我国社会治理创新的关键在于进一步推进政府职能转变,加快并下大决心落实政社分开,努力实现向社会放权和释放更多的公共空间。

  王名强调,政社分开不是削弱政府的公共管理能力,不是政府退出社会,而是要在继续深化政府改革并推动社会体制改革的同时,解放思想,创新体制,厘清政府职能的边界。

  多年致力于政府管理研究的北京师范大学政府管理学院院长唐任伍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对此指出,十八届三中全会首次提出“国家治理”,这一表述反映了历史的进步,体现了中国共产党执政理念的变化和政府由传统的管理向服务的转变,突出了全面深化改革的系统性、整体性和协同性,强调政府与社会、政府与公民,合作治理、共赢善治,意味着国家治理体系从一元单向管理向多元交互共治的转变。

  问题二:当前政府改革面临的主要问题有哪些?

  全面深化改革,对政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那么,面对经济社会发展的新形势、新要求,当前建设法治政府和服务型政府面临的主要问题有哪些?我们该如何看待政府角色及其管理方式的现代转型对经济社会发展的意义?代表、委员们对此也各抒己见。

  迟福林委员对此指出,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提出的“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是一个历史性突破。我国未来5—10年的经济增长,将取决于能否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能否通过转型改革释放增长潜力。“13亿人的消费大市场是我国的突出优势。问题在于,在政府主导的经济增长方式下,这个巨大潜力难以释放出来,从而难以转化为现实的增长优势。”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