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福林:大开放要敢想、敢闯、敢干

  时间:2018-05-17

   

       中国财富网讯(顾志娟 单秀巧)4月14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海南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指导意见》(下称《指导意见》)正式对外发布。当晚的《新闻联播》头条采访了海南十余位干部群众和专家学者,其中一人难掩激动,语音哽咽,“为了这个事情,我们期盼了30年,有了这一条,海南真的会实现我们的‘海南梦’”。他,就是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

  熟悉迟福林与海南历史的学者们都知道迟福林为何如此激动,他是海南30年发展的亲历者,参与了几乎所有海南发展战略的研究规划。从30年前的特别关税区到今日的自由贸易港,这一天对于迟福林来说,是名副其实的梦圆之日。

  《指导意见》下发近满月之时,中国财富网独家专访了迟福林,他坚定地表示:“我相信这件事情海南肯定能做好。”

  从特别关税区到自由贸易港:我们不能再错失机会 

  1987年底,迟福林来到了海南,从此扎根海南30年。从建省办经济特区的筹备期,到现在海南获得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又一次重大契机,作为海南改革开放一路上的建设者和推动者,迟福林目睹了海南的风风雨雨。

  1988年4月13日,七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通过了《关于设立海南省的决定》《关于建立海南经济特区的决议》。当天,迟福林在北京参加了广东省为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举办的午宴,他为自己能见证这一历史性事件感到激动不已。

  30年后的4月13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庆祝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30周年大会上宣布,党中央决定支持海南全岛建设自由贸易试验区,支持海南逐步探索、稳步推进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建设。迟福林再次见证了这一历史时刻。

  在向中国财富网描述自己当时的心情时,迟福林沉吟了片刻,最后说:“我很珍惜。”

  迟福林嘴中的“珍惜”,更是因为过去30年间,海南由于种种原因错失了一些重要的机遇。现在中央再次对海南给予了重大政策支持,可以说给了海南“失而再来”的机遇,也很有可能是最后一次机遇。

  迟福林表示,在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之初,邓小平同志提出要把海南推向国际市场,搞一个更大特区,那个时候各方就探讨过在海南建立特别关税区。特别关税区,简单来说就是把海南从国家统一的关税体制中划出来,实行“一线放开,二线管住”的特别关税制度。

  1992年5月,迟福林发表过一篇文章《海南特别关税区:希望与出路的选择》,详细介绍了特别关税区的提出过程。

  “由于多种因素,我们有些事情做得并不太好。”迟福林坦言。海南是一个岛屿经济体,惰性较大。由于自给自足、相对封闭,再加上海南的资源状况较好,某些方面容易自我满足。而且,岛屿经济体和内地经济体的联系不是很直接,与内地经济体,尤其是长三角、珠三角等发达地区相比,海南的内在经济推动力不足。再加上海南过去教育和文化事业发展相对滞后,这些都成为阻碍经济发展的突出矛盾和问题。

  回顾过去,迟福林不无遗憾:已经失去了一个重要机会之后,再去将海南作为一个常规的岛屿经济来发展,是难以有巨大活力的,难以走在全国前列。但这些遗憾也使他更珍惜今天:“过去失去的东西,不会再来,但是它会为今天提供一个借鉴——今天不能再失去了,今天更为重要。”

  “30年来,从海南特别关税区,到今天的自由贸易港,这是我在海南30年工作生活最挂念的一件事情,这件事牵动着全岛上上下下的心,也是上上下下的一种期盼。”

  以自贸港为目标建设自贸区 以开放促改革 

  在建设自贸区和自贸港方面,《指标意见》为海南提出了三步走的目标:2020年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取得重要进展,国际开放度显著提高;2025年自由贸易港制度初步建立,营商环境达到国内一流水平;2035年自由贸易港的制度体系和运作模式更加成熟,营商环境跻身全球前列。

  如今距离自贸区建成目标2020年只剩两年时间,距离自贸港建成目标2035年不到20年。时间紧迫,如何达成?迟福林对中国财富网表示,基本方向已经定了,就是要尽快实现从自贸区到自贸港的过渡。首先要做的,是要以自由贸易港为目标,加快自由贸易试验区的建设进程。

  自2013年上海获批建立自由贸易试验区以来,中国已在全国范围内建立了11个自由贸易试验区,海南是第12个。而自贸港被视为全球最高水平的开放形态,以自贸港为目标建设自贸区,意味着海南不能止步于现有自贸区的水平,而是要在其基础上进一步扩大开放程度,加快开放进程。迟福林提出,例如,现在其他11个自由贸易试验区有95项负面清单,其中70项限制服务贸易,海南自贸区如果能将这70项缩小到30项,将极大增加海南的吸引力,从而打造服务贸易创新的新高地。

  其次,建设自由贸区试验区取得突破,就会释放出巨大的改革活力,以此推动自贸港的建设。《指导意见》提出要优化行政区划设置和行政区划结构体系。迟福林表示,海南全岛土地资源很丰富,如果优化区域布局,打破现在的行政管理体制,资源效益会明显地得到提升。

  面积大,这也是海南自贸区与11个已有的自贸区相比最明显的特点之一。《指导意见》提出,中国(海南)自由贸易试验区的实施范围为海南岛全岛。海南岛陆地面积3.54万平方公里,上海、广东、天津、福建自贸区总面积分别为120.72平方公里、116.2平方公里、119.9平方公里、118.04平方公里,数量级由百跃升至万,发展空间将十分巨大。

  自贸区和自贸港的建设,关键还是要靠各类人才。30年前,全国出现了“十万人才下海南”的盛况,成为新中国历史上一个独特的社会现象。“那个时候海南多落后,大家奔着什么来?不就是奔着海南要建立中国最大的特区,奔着海南走向大开放、走向国际市场来的?”

  迟福林提出,今天的海南要再吸引“十万人才”,不能靠原来以行政手段为主导的方式,而是按照国际化标准给人才以事业发展的目标,将平台设计好,将政策制定好,同时要有“只求所在、只求所用、不求所有”的理念,重新唤起青年人才的激情。在吸引人才、吸引国内外一流院校方面,海南政府已经在着力研究制定一些重要举措。

  国际旅游岛再出发 开放体制是产业政策的基础 

  2009年底,国际旅游岛战略成为海南发展路径转变的重要节点,使得国内外的目光再次聚焦海南。2010年1月4日,国务院发布《国务院关于推进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发展的若干意见》,目标是到2015年海南旅游业增加值占地区生产总值比重达到8%以上,到2020年达到12%以上。但从指标上来看,建设国际旅游岛的完成情况并不理想。

  迟福林指出,国际旅游岛是一个产业开放的政策,希望以旅游产业的开放带动海南经济社会的发展。在一个岛屿经济体中,只有产业政策的开放,而没有总体区域的开放,政策的效果会大打折扣。国际旅游岛确实推动了海南以旅游业为主体的现代服务业的发展,但同时由于受到开放体制的制约,很多政策难以落地。迟福林表示,“原来的文件规定把海南建成国际型购物中心,可是光是把免税额从几千元提升到一万多元,都费了天大的功夫。只有优惠政策而没有开放模式,是行不通的。”

  迟福林指出,确定开放模式,将开放体制和具体产业政策相结合,是政策效力得到完全释放的一个基本条件。

  旅游业是此次海南全面深化改革开放中重点发展的产业,中央赋予海南四大战略定位,国际旅游消费中心是其中之一。《指导意见》提出,要深入推进国际旅游岛建设,不断优化发展环境,进一步开放旅游消费领域,积极培育旅游消费新业态、新热点,提升高端旅游消费水平。

  在海南从建设自贸区走向自贸港的进程当中,国际旅游岛与以往的内涵范围大不一样。例如,59国免签下一步还会继续扩大;从陆地旅游走向海洋旅游,建立泛南海旅游合作圈;以及文化娱乐产品、医疗健康产品的进入,这些都大大丰富了现代旅游的内涵,增强海南国际旅游岛的吸引力。

  此前国际旅游岛建设过程中难以落地的政策,现在也得到了中央的明确支持。例如免税额度方面,《指导意见》提出要实施更加开放便利的离岛免税购物政策,实现离岛旅客全覆盖,提高免税购物限额。海南省财政厅已经表态将向财政部争取进一步调整完善离岛免税购物政策,加快提高免税购物限额。

  除了旅游业之外,还有两个被中央文件直接提出要着力发展的产业是现代服务业和高新技术产业。《指导意见》明确,海南建设自贸港,“不以转口贸易和加工制造为重点,而以发展旅游业、现代服务业和高新技术产业为主导。”迟福林认为,这既是顺应经济全球化的大趋势,也是服务于我国对外开放全局的重要举措。当前,经济全球化的重点难点都聚焦于服务贸易,海南如若继续以转口贸易、加工制造为主,短期的发展速度可能加快,但不会对中国扩大开放的全局产生重大影响。而如果海南在服务业开放等方面取得重大突破,就会尽快形成以服务贸易为重点的对外开放新格局。

  自贸港在国内没有先例,3.5万平方公里的自贸港在全球也没有先例。因此,海南建设自贸港,要在借鉴国际成功经验的同时,体现中国特色,符合海南发展定位。迟福林说:“海南在我国对外开放新格局中扮演一个重要的角色,核心就是大开放,而大开放的关键取决于我们要真的敢想、敢闯、敢干。”

来源:中国财富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