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福林:海南自贸区建设最重要的几件事

  时间:2018-10-19

  近日,国务院批复同意设立中国(海南)自由贸易试验区并印发《中国(海南)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建设自由贸易试验区,海南面临哪些主要任务?应如何发力?改革开放40年,海南有哪些发展经验值得总结?新华网思客专访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针对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奉献精彩观点。

  以下根据专访内容整理:

回顾改革开放历程,海南有哪些经验值得总结?  

  海南是一个岛屿,岛屿没有开放就没有出路,没有开放就难以产生它的经济社会发展活力,产生它改革的内在推动力,所以开放为先、制度创新为核心始终是海南发展的一条主线。

  我去海南马上就31年了,1987年底我去海南,就是参与海南建省办特区的筹备工作,经历了海南建省办特区的全过程,一个落后地区通过改革开放能够迅速发展起来,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海南的资源很好,地理位置区域优势很好,所以中央决定在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这是中国推动改革开放的重大行动,也是扩大开放、全面深化改革的重大举措。

    当时海南要这样做,第一要解放思想。海南省第一次党代会报告题为《放胆发展生产力,开创海南特区建设新局面》,实际上反映了那个时候的社会状态。放胆发展生产力,就是解放思想的重要标志。据我了解,在省一级的文件尤其是党的文件,海南可能是比较早提出“发展市场经济”的。

    第二,更重要的是提出凡是有利于生产力发展的政策就要大胆地闯、大胆地用。正是这种指导思想下,我们1990年左右就基本放开了主要生产资料价格、粮食价格,这在当时也是很了不得的事情。

    第三,面对海南中小企业发展十分落后的情况,怎么办?发展股份制。海南一建省就加快建立以股份制为主体的企业结构,比如海南航空的股份制改革。政府那个时候一年有不到三个亿的财政收入,拿出一千万都不容易,可能一千万买个飞机翅膀都买不了,应用社会的办法,通过股份制改造募集资金,这在全国是第一次,正是改革开放的活力创造了海南经济发展的活力。 

  因为有了一些开放政策,海南建省之初发展速度很快,最初几年经济实现了高速增长。1990年以后随着开放的政策和开放的氛围逐步减弱,所以1994-1998年海南陷入低速增长,1998年以后恢复增长,直到2009年底,中央决定海南在我国设立第一个国际旅游岛,海南经济又进入较快增长。但是区域开放如果没有更大程度的开放、没有体制配套就很难实现,所以今年4月13日中央宣布:在海南全岛设立自由贸易试验区,逐步探索建立中国第一个自由贸易港。这就使海南开放有了更大的前景,给海南发展注入了极大的活力。

建设自由贸易试验区,应如何发力?   

    海南建省办特区之初,我们就设想海南要建立自由贸易港,实行人员、货物、资金的基本进出自由,当时我们叫第二关税区或者叫特别关税区。所以当今年中央决定在海南全岛建设自由贸易试验区、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时,海南很多的干部群众都很激动,激动之余大家想想。

    今天的目标和要求比30年前更有全局性,这是一个很大的不同。回想起30年前,我们提议建立自贸港,更多的是考虑海南岛屿经济的发展。今天,不仅要考虑海南的区域发展,更要服务国家的区域一体化、经济全球化的大战略,将海南打造成面向太平洋、印度洋的重要对外开放门户,使海南成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重要战略节点。同时,二者的背景也不一样。30年前我们想要搞海南自由贸易港时有什么条件?今天的基础设施的条件、经济社会发展的条件比那时候好得多。今天的海南有了30年前的实践经验,知道怎么以开放为先,以制度创新为核心,以自贸港为目标来加快发展进程。

  对于海南来讲,应该做的工作很多,最重要的几件事: 

    一是岛屿经济容易形成惰性,尤其干部的惰性,所以解放思想、提振精神特别重要。需要按照中央要求,服务国家发展大战略,自觉地推动海南高标准、高质量的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

    二是一定要在开放和制度创新方面有实质性的举措。打造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国际旅游消费中心,海南如何在服务业市场开放?如何在服务贸易发展方面敢闯敢试?这些都对海南提出了很多的新课题。

    三是要在总的考虑下逐步形成具体方案。有些事情不要太盲目,不能急,必须在中央统一部署和指导下自觉地、主动地推进。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下一步涉及到很多制度创新,比如实现财税制度、经营制度、人才制度的创新,要在更自觉、更清醒的情况下进行。

改革开放40年,新的历史起点上面临哪些主要任务?    

    改革开放40年我大体上都参与了,我认为改革使得中国在走向经济现代化道路上实现了跨越。但是在今天在内外环境发生变化时,我们面临三个突出的矛盾。

  第一个突出矛盾是进入工业化后期,在内外环境变化之下,如何推动以制造业转型升级为重点的实体经济发展,这是我们面临的最突出的问题。外部环境变了,而且我们内部明显的我们的税负、融资、制度性交易等,大家感觉到很大的压力,所以推动制造业转型升级为重点的实体的经济发展,是我们完善市场经济体制的首要任务。 

  第二个突出矛盾是进入消费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变化了,老百姓对跟自身发展相关的教育、医疗、健康、信息、旅游等等需求大了。而我们目前在服务业领域的市场开放度和制造业差距很大,我们制造业领域基本上95%放开了,我们在服务业领域市场开放度只有50%左右。所以要深化以服务市场开放为重点的市场化改革,释放我们消费结构升级当中的巨大的增长潜力。 

  第三个突出矛盾就是开放转型,需要以货物贸易为重点向以服务贸易为重点的开放。无论是消费结构的变化,还是我们目前大数据、人工智能推动的制造业为重点的经济服务化进程,这个都把服务贸易提到了重要地位,而我们服务贸易又是我们的短板,全球的服务贸易占对外贸易比重将近24%,而我们国家仅为15%左右。所以我们要把服务贸易的发展与服务业市场开放相融合。 

  下一步我们应该怎么做?改革开放40年绝不是为了总结而总结。第一,在新的起点需要解放思想,没有思想大解放,就没有改革的大突破,这一点至关重要。第二,今后的每一项改革都直接涉及方方面面的复杂利益关系,所以这个时候改革需要再多方面突破,真是需要点胆量,需要从上至下形成改革的大环境,否则很多改革很难推。第三,现在我们最重要的,经济转型也好,经济增长也好,处在一个关键时期,以发展实体经济为重点来优化营商环境刻不容缓。我们庆祝中国改革开放40年,更认清当前的改革形势,更要在解放思想的前提下,实现改革的重点突破至关重要。(编辑:解轶鹏)

来源:新华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