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人物 > 迟福林 > 视频

专家解读:两个新机构:事关安全与改革

  时间:2013-11-14

  《新闻1+1》2013年11月13日播出“两个新机构:事关安全与改革”,以下为文字实录:

  解说:一个举世瞩目的会议。

  市民:改革同时进行,这是我感觉非常大的一个亮点。

  解说:一份59次提到改革的公报。

  范剑平(国家信息中心首席经济师):中国走到今天这一步,单独推进经济改革,越来越难以取得突破了。

  解说:中央为什么要成立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

  “中国的目标,直到2020年实现决定性的成效。”

  国家安全委员会的设立,又会发挥什么作用?

  秦刚外交部发言人:“毫无疑问,中国设立国家安全委员会,恐怖分子紧张了,分裂分子紧张了,极端宗教分子紧张了。”

  解说:《新闻1+1》今日继续关注:两个新机构:事关安全与改革!

  主持人白岩松: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昨天十八届三中全会一闭幕,一个非常明确的评论就出现了,它将对中国的发展产生长远的影响。但是产生长远的影响,不意味着不立即行动,我不知道今天大家有没有注意几个细节,昨天刚闭幕,今天习近平主持了中央跟党外人士的座谈会,在抓落实。李克强主持了国务院的会议,在抓落实,而且要强调督促今年的改革目标实现的问题。王岐山马上主持了中纪委的专门的会议,也在抓落实。昨天闭幕,今天就接连开这样的几个会,其实这意味着一种只争朝夕的这样的态度。

  同样,在今天也有相当多的媒体,都在关注着两个新的机构,事关国家安全以及改革的专门机构的成立,一个是国家安全委员会,还有一个是中央深化改革领导小组这样的一个成立。其实这个关注也是纪实性的迅速发散,而且这种关注有的时候会以一个非常你想不到的提问来表现出来,这个提问发生在今天下午的外交部的例行的记者招待会上。有一个提问是这样说的,请问,中国成立安全委员会是不是针对日本?这个问题该怎么回答呢?

  解说:中国设立国家安全委员会是否针对日本?今天下午,在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向发言人秦刚发出了这样的问题。

  秦刚外交部发言人:中国决定成立国家安全委员会,它的目的就是完善国家安全体制和国家安全战略,确保国家安全。毫无疑问,中国设立国家安全委员会,恐怖分子紧张了,分裂分子紧张了,极端宗教分子紧张了,总之,那些想威胁和破坏中国国家安全的势力紧张了。记者你问我这个问题,是不是也想拿日本对号入座呢?

  解说:如果说成立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大家充满了期待,对于决定成立国家安全委员会,大家更多的应该是好奇,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机构,它对国家安全到底会发挥什么作用?今天,《人民日报》海外版用“这预示着中国有了国家安全事务新标配”来形容着安全委员会将要设立的意义。我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将会是一个统筹整合多领域、多部门,涵盖内政外交的决策机构。

  解说: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反恐怖研究中心主任李伟指出,国家安全委员会将是集公安、外交、军队、国防、经济安全,甚至包括海洋这一块内外兼修,不局限于内政。

  解说:评论分析指出,现有的中央外事、国家安全、反恐怖等工作领导小组及其办公室,带有非正式、临时性的特征,难以作为国家安全事务的核心机构去跟踪、分析和协调日常事务,也缺乏足够的人力、资源,来应对重大突发性应急反应。

  专家分析指出,与国务院等日常运作的机构不同,国家安全委员会,在一旦发生危急国家安全和国家利益的突发事件时才会发挥作用。

  解说:随着国家安全委员会的设立,对于国家安全的把握,不再是条块分割,将避免部门间不通气、不沟通、不协调,甚至扯皮推诿的现象,有效整合各部门力量。而超部门、权威性,也成为专家对其设立价值的最大共识。

  解说:专家分析指出,中国的国家安全委员会,将是一个独立的指挥系统。在中央领导下,高于一般的社会建设,经济发展委员会。

  解说:而媒体和专家也相信,作为一个超越部门概念的权威机构,未来的中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将担负起更多安全发展战略的顶层设计。

  很重要的一个职责是,为国家安全发展制定长远的顶层战略。从这种意义上,中国的思想库和智囊团体系,也将会由此全面升级。

  主持人:当听到要成立专门的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的确该成立这样的一个委员会了,因为传统意义上的安全概念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它已经不是哪一个部门能够直接去管理的了。比如说传统意义上,我们谈到国家安全马上想到的是外敌入侵,现在的外敌入侵,既有有形的敌人,又有大量的无形的敌人,你比如说传统意义上的外敌入侵,需要考虑国防之外,现在新加入进来的经济安全存在了,金融安全要考虑了,生态安全当然也要考虑了,现在越来越紧迫的是信息安全也变得越来越紧迫。那么未来是不是还有可能,比如说生物基因,包括卫生安全等等,我觉得这个安全的概念已经全方位的拓展,正是在这样的一种背景下,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成立,让大家意识到是该了。针对这个问题,接下来马上连线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的研究员高祖贵。高先生您好。

  高祖贵(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研究员):您好,主持人。

  主持人:您怎么看待此时此刻的中国成立国家安全委员会的现实的迫切性?

  高祖贵:确实正如您刚才所说的,在现在设立这样一个机制,是国家发展到这个阶段必然的一个需要。从国内的家度来看,现在我们说我们国家处于一个发展的黄金期,但同时也是一个矛盾的凸显期。很多的社会矛盾变得比较突出,特别是从社会治理的角度来看,我们面临很多的新的情况。从国家安全的角度来看,正如您刚才提到的,国家安全的内涵和范围都有很大的变化。现在我们不仅要碰到信息网络安全、金融安全、重大的产业安全,也要碰到粮食安全,还有一些重大生态环境危机引发的一些安全问题。

  当然我们也知道恐怖主义,或者是大规模的传染性疫病,还有一些特别重大的事件都可能引发国家的安全。也就是一句话,现在我们从国内的角度,国家安全已经变得非常突出,从国际的角度来看,我们国家的国际地位持续扩展、持续提高,我们在国家的利益的边界,也在不断的向外扩展。不仅在周边,我们的利益存在密度和深度越来越突出,而且在非洲、中东、拉美,乃至于南太平洋岛国,我们的利益都变得越来越冲突。这种状况下,这个国家的政局的变化或者地区的变化,都会给中国在那个地区的利益造成一些冲击和影响。

  还有更重要的是从国际和国内两个大局相互互动的角度,现在内外的界限已经非常模糊了,而且国内发生的事情,会在国外引起一些反响,国际上的一些重大声音也会影响到中国国内。所以在这种情况下,特别是我们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以后,中国的新一轮的改革开放会持续进一步推进,中国的国际地位在世界上会进一步提高,对世界的影响会进一步上升。这种情况下,我们知道中国和世界的互动,可能会面临一些碰撞和摩擦,当然也会出现一个广度和深度的大扩展,这样的新形势有很多新情况,可能我们现在想到的或者想不到的都会出来。所以它迫切需要有这样的一个机制,为未来的中国和平发展提供一个保障的作用,从制度、从机制上有一个比较强硬的保障,这样未来给中国的发展有一个比较好的制度的支撑,主持人。

  主持人:您提到了机制的概念,其实就是说非常反映要成立它的必要性。我要先举一个例子,比如今年两会的时候,一个热点问题是成立了专门的食品安全委员会。过去大家知道,一抓食品安全的时候是多龙治水,好像哪个部门都管,但是哪个部门又没有全方位的职责,成立了安全委员会就把它进行了一种整合,对于我们未来的食品安全可能非常有关。套用这样的一个概念,国家安全委员会成立了之后,您觉得它的这种职能整合,包括它运行的机制应该是什么样的,据您的分析和判断?

  高祖贵:确实,您刚才说的是一个非常具有说服力的例子。从国家的安全角度来看,国家整个发展现在进入到了一个制度创新的新阶段,以往的更多的是在改革以往的一些体制机制,不断地调整,现在是新旧体制同时存在,未来可能进入到更多的是在创建和完善一系列的机制当中。国家安全方面领域,我们过去有很多的机制,大家熟知的比如应急状态的问题,你刚才说到的卫生的问题,还有此前碰到的大规模传染病来了的抑制。现在这种情况,我们需要有一个更强有力的、更高的机制,把所有的涉及国家安全都整合起来。这个整合可以设想,尽管现在的机构的明确的定位,它的框架、角色、层级还没有明确,但是我们还是可以设想,它大概应该有几方面的职能,第一方面,确实要充分发挥协调的作用。因为现在国家安全涉及到方方面面,中央和地方和各个领域,需要有这样的一个机构,把各个部门,既让大家各司其职,同时又使各部门充分协调,形成合力,减少中间的相互扯皮的东西,或者相互抵触的东西,影响效率发挥的东西,这是一个协调的功能。

  第二个功能,它要发挥一个制度设计和指导的功能。我们现在都强调,国家发展需要一个顶层设计,国家安全领域也同样需要一个顶层设计。这个顶层设计,一个方面体现在确实要强化中央对于国家安全工作的统一的领导强化,这是一盘棋,大家必须要在一个统一强有力的领导下来发挥作用。同时我们也强调,从静态的来说,要有一些国家安全的战略和政策的设计,和各个部门实施的一种检查,它必须要有这个东西。事前应该有一些预案,有一些评估,事发的时候应该有相互的机制,事后还应该有一些完善和评估的功能,这是第二个。

  第三个功能,它确实要发挥在重大危机状态下,突发事件应对的时候。因为有这样的机制处置起来,以往的工作机制都是临时的小组,或者临时的工作机制,常态化的机制,会形成自己一套的运作规程、人员的构成,有了这个之后,它应对起来效率会更高,而且效率会更顺畅,效果更好。

  主持人:最后一个问题,其实最近一段时间,全世界很多的国家估计,包括领导人也都在思考新的国家安全这样的一个概念,因为监听风暴愈演愈烈,对于我们来说也要思考这样的问题。但是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大国,举足轻重的大国成立了这样的国家安全委员会,您觉得对于我们潜在的无形的对手、敌人,包括恐怖、极端宗教势力等等,它意味着什么,这种威慑力又会是什么?

  高祖贵:首先我想说的,其实这样一个机制设立之后,对于中国的发展,对于中国在世界的贡献来说,首先是一个积极的利好的因素,因为有了这样一个机制,我们可以更好的为中国的发展处理很多问题,使得中国的发展更加平稳。而且中国的发展,不至于因为国内很多事情处理不好,对地区和国际造成影响。中国发展的越好,对世界和地区具有越大的贡献,这是一个利好,因为如果有了这个机制之后,和平发展走得更结实,更有制度保障了。但同时另外一个方面,像您提到的,它确实会给那些地位势力,或者是站在中国对立面的阻碍我们发展无,和不愿意看到采取方式来牵制中国发展的这样一些力量和因素,显然会起到威慑。我们的力量资源会拥有得更好,这样的话,在应对各种挑战,会更有利、更有效,这显然是一个威慑作用,我想他们会受到一定的压力。从过去的采取的机制来判,比如海洋部门的几个机制合在一起之后,都告诉我们,中国现在只要经过机制重新完善提升之后,我们的应对效率会大大提高。

  主持人:没错。

  高祖贵:这样会使得这些问题和挑战,有一些敌对分子或者恐怖分子再挑战,恐怕他们会遭受更快更有效的打击,显然我想,这对他们来说是非常糟糕的一个消息,但是对我们来说就是大好的消息。

  主持人:没错,就是魔高一尺,但是道高一丈这样的动作,非常感谢高先生给我们带来的解读。

  除了国家安全委员会在今天成为传媒关注的热点之外,从昨天的闭幕一直到今天,中央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的成立也极其让人印象深刻。在八九十年代,改革初期的时候体改委是一个让人非常印象深刻的机构,后来在我们的眼前消失了,但是这一次中央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将对未来的中国改革起到什么样的作用,是否会成为一个新的集体的改革的设计师和督促者?来,接下来我们关注这个机构。

  解说:昨天,近5000字的公报一发布,就迅速成了大家研究的对象。

  在众多预示着变化的文字里,中央决定成立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应该备受关注。公报明确的全面深化改革总目标,时间只剩下了七年,显然面对接下来的改革,将要成立的这个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承担着历史重任。

  范剑平(国家信息中心首席经济师):我觉得最大的突破点,就是它把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这五个方面的改革作为一个整体来推进。我们很多人一直把改革主要看作是经济领域的改革,但是中国走到今天这一步,单独的推进经济改革越来越难以取得突破了,所以这一次党中央下决心把我们五个方面整体推进。

  解说:很多专家认为,全会决定成立的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不同于以往的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科技体制改革领导小组,它的范围更广、层次更高、任务更重,将更多的致力于五个方面的改革协同推进。

  陈雨露(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专家委员):我们的改革既要摸着石头过河,同时又要加强顶层设计,也就是全局性来谋划。另一方面,就是要提高执行力,有这样一个领导机构,全面协调、全国领导、加强督促,我想他们能够发挥比较大的作用。

  解说:这次全面深化改革必然会遇到思想观念的障碍、利益固化的藩篱,困难就摆在那里,最大的悬念是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将会如何展开自己的工作?

  范剑平:把过去大家说的政令出不了中南海,要变成我们的政令要能够畅通,不出现政策的堰塞湖,这个当然是我们领导小组一个非常重要的,从政治上来保证改革能够顺利推进的一个很重要的方面。不仅仅是对于地方,对于我们部门也同样如此。因为我们现在条条也好、块块也好,在改革的过程中间,可能都形成了一些新的利益,而这些利益,在整体的改革方案里面,恐怕大家还得要服从大局,这需要我们整个领导小组来统筹。

  主持人:首先我们得来看看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在昨天的公报当中体现出来的职责,要负责改革总体设计,统筹协调、整体推进、督促落实,它既要作为设计者,也要成为督促落实的这种执行者。而且很重要的一点是,这可意味着它背负着深深的改革的职责。接下来我们要连线中国改革发展研究院的院长迟福林。迟院长您好。

  迟福林(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您好岩松。

  主持人:首先刚开始,其实我已经说了,在八九十年代我们的改革记忆当中都会记着体改委,这一次成立的深化改革领导小组跟那个的区别是什么?

  迟福林:成立了23年,其中大家记忆犹新的是1982年到1998年十六年期间的国家体改委。两件事记忆犹新,第一,在关键时期成立的高层次的改革协调机构。第二,它在推动改革中,发挥了任何一个机构难以发挥的这种综合协调的重大作用。今天的改革,岩松,在我看来,比着原来更有两个不同,一个是全面改革,这跟过去经济体制委员会有所不同。第二,有所不同从国务院的序列现在到了中央,所以它的层面更高、协调性更强。

  主持人:迟院长,其实我们在谈到过去的三十多年改革的时候,虽然是一个集体领导在推进,但是大家也在说,邓小平是改革的总设计师,从他十一届三中全会的这种勇气到南巡再一次推动。是否意味着这个改革深化领导小组,将扮演者中国新的集体的这种改革设计师的角色?

  迟福林:这个事情特别重要,从中国历史看,个人在改革中的作用是至关重要的,但是改革做到今天,需要把个人推动改革的作用和一种体制机制能够结合起来。所以这次我认为建立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就是把中央领导集体推动改革形成一种制度化、机制化,形成一种合力。

  主持人:其实大家也会关心这样一个问题,从你们专家的角度来说,其实都一直在希望中国的改革是简政放权,变成小政府大社会,那你们为什么还要支持,这不又多成立一个机构了吗?

  迟福林:这个恰恰是两个不同的问题,成立这样一个机构,更是为了推动简政放权。因为改革走到今天,看来部门协调是很困难的,部门自己改自己,正是这几年或是这些年,改革很多改不下去的重要的原因之一。所以成立全面深化改革的领导小组,正式来推动以政府自身改革为重点的这样一个全面的改革。

  主持人:接下来我们也当然会关心这样一个问题,表面上刚才已经谈到了,它当然是未来改革的一个设计者,但是责任重大。过去我们一提改革的时候,谁是责任主体,现在看来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就是未来中国改革的责任主体,这担子可不轻啊。

  迟福林:是的,它不单是个责任主体,而且给它定了一个责任时间表,到2020年。它到2020年,在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上起着决定性成果,这是这个领导小组的一个责任目标,这个目标我想给了一个很大的责任压力。

  主持人:最后一个问题,您看它的这个责任里头还有一个督促落实,这是否意味着对地方施加压力,对一些利益群体也要施加压力,另外对方是否会成立这样的机构?

  迟福林:对,最重要的现在就是改革的顶层,有了顶层设计,也要顶层推动。所以成立这样的一个领导小组,正是针对改革面临着利益关系固化的格局,怎么打破这个格局,靠一般的职能部门,或者靠哪一方面很难,需要中央在这个层次下,地方成立,我想成立的可能性很大,但是不管成立不成立,从现在强调各级党委要把改革作为自己的主要职责之一。

  主持人:好,非常感谢迟院长给我们带来的解析。如果说昨天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的话,我们可以把它当成今天是一个新的起跑线,让中国跑得更远。

来源:央视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