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人物 > 迟福林 > 视频

中国:让GDP走下神坛!

  时间:2013-12-11

 

 

    解说:

  从今年起GDP及增长率不再作为评价官员政绩的主要指标。

  播音员:

  日前经中共中央批准,中央组织部印发关于改进地方党政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政绩考核工作的通知。

  解说:

  从今天起,盲目举债搞政绩工程将被追责。

  声音来源:国家行政学院教授 竹立家:

  一些地方认为,GDP如果搞好了,对升迁都是有好处的。

  解说:

  新考核能否赢得新发展?

  声音来源:江西省宜丰县县委书记 邓伟:

  如果生态保护好了,对于环境的可持续都是非常有利的。

  解说:

  《新闻1+1》今日关注GDP考核,一个时代的结束。

  评论员 白岩松: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为了纯洁中国的语言呢,曾经有一个规定一直在沿用,让新闻传播当中很多英文词就不要再用了,包括NBA这样一个几乎家喻户晓的这种都已经变成了在新闻当中叫美职联。但是非常有趣的是当这样的英文词已经几乎越来越少的时候,有一个英文词却让中国人及其熟悉,而且根深蒂固那就是GDP。从某种角度来说,中国改革34年就是一个GDP这个洋词我们从不知道到知道,逐渐让它走向神坛这样的一个过程,因为很多官员的考评都要以GDP为唯一的标准。但是从昨天开始GDP要在中国走下神坛了,因为中组部出台了一个新的党政干部的考核新标准,GDP已经不再是考核干部的唯一标准了,那接下来要考什么呢?来,今天我们就来关注一下,中国:让GDP走下了神坛!

  播音员:

  日前,经中共中央批准,中央组织部印发《关于改进地方党政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政绩考核工作》的《通知》,其中规定不能简单的把经济总量和增长速度作为干部提拔任用的依据。

  解说:

  不能仅仅把地区生产总值及增长率作为政绩评价的主要指标,不能搞地区生产总值及增长率排名,不能单纯用GDP来衡量各级党委政府的政绩和考核等次,不要对限制开发区域和生态脆弱的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线进行地区生产总值考核,“四不”都明确将重点指向了GDP考核。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 竹立家:

  GDP上去了以后,我的升值就有保障了,或者说就有希望了。因此比如说有一些污染项目大拆大建,把政府投资的方向主要放在经济建设方面。

  解说:

  干部考核发生重大变化,唯GDP论将退出历史舞台,这应该是一个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变化。

  竹立家:

  改革开放初期是处于经济建设为中心,所以说就是我们对干部的认定,比如说这个人是不是能干,主要还是以他在经济发展过程中间所取得的作用来评定的,以后也逐渐成为一种习惯了,逐渐大家接受这一事实。

  解说:

  从改革开放至今,持续了30多年的GDP考核,曾经给中国带来巨大变化,但带来的问题也日趋严重,特别是各地区之间展开GDP抢位竞赛,一些地方甚至还上演了政治造假。

  竹立家:

  因为主要是GDP为标准,因此有一些地方,从县市到省都认为如果GDP搞好了,对升迁都是有好处的,因此GDP冲动,这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而GDP冲动属于官员个人的利益,会和地方利益紧密相连的。

  解说:

  事实上以GDP作为衡量官员政绩的标准,近年来也在逐步淡化。2006年7月中组部出台文件提出贯彻科学发展观的自觉性和坚定性,联系本地实际贯彻落实的能力。2007年中共十七大再次重申,要完善干部评价体系,以体现科学发展观和正确的政绩观。2009年中央政治局和中组部先后出台有关文件,既注重考核经济建设情况,又注重考核经济社会协调发展。今年6月在全国组织工作会议上,习近平就指出再也不能简单以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来论英雄了。

  竹立家:

  十七大以后,包括政府,舆论都在反思,因为中国现在经济的发展,物质生活的巨大丰富,现代化水平的提高,因此我们对一个地方的评价,特别是对一个干部的政绩的评价就必须采取一些综合性的指标,不光要以GDP为标准,还有像民生、像环保、像教育、像医疗、像社保、像社会秩序和安全等等。

  白岩松:

  必须承认在中国GDP走向神坛是有一定的道理的,因为我们开始改革开放的时候穷的是叮当响,当时大家都会认为,只要GDP上去了,只要物质水准提高了,我们还不得幸福死啊。如果楼上楼下电灯电话那简直就是共产主义,就像范伟曾经说过什么叫幸福,就是饿急了看见前面人手里有个包子,我如果能把他包子抢下来,我吃了,我就幸福死了,因此在那个时候就会认为物质的快速发展就是我们最终的幸福直接划成了等号。但是在这30年的过程当中,我们逐渐的确在 GDP的高速增长过程中,我们的数据越来越漂亮,但是天不那么蓝了,空气不那么新鲜了,食品不那么安全了,人心有点乱了。这个时候大家在吃饱了之后,终于可以静下心来仔细的去思考,不能光把物质直接等同于幸福。所以今天我注意到这个规定一出来,有很多的网友都在那抨击很多地方的领导,我觉得不公平,绝不是地方的领导一味只抓GDP,而是投其所好,这个投其所好不是说投哪个领导干部,或者是他的上级领导,而是投这个时代发展的所好。中国的改革头20多年不追求GDP行吗?但是现在光追求GDP显然不行,所以这个规定来得非常是时候,希望它是中国改革的一个重要的拐点。针对这一点,马上我们要连线一位专家,是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的院长迟福林,迟院长您好。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 迟福林

  您好,岩松。

  白岩松:

  好几年的时候里头,你都和很多学者一样期待GDP不再成为考评干部的一个唯一的最重要的这种指标。这回这标准新下了,我首先想知道,您的感受怎么样?它会带来什么样的改变?

  迟福林

  我很高兴这个三中全会决定刚提出不到一个月,中组部就出台了这个考核的一个通知,这个因为这个从2003SARS以及以后,我们就看出一个问题,中国这个重经济增长轻社会发展带来了一系列的这个发展的后果,所以那个时候提出了经济建设性政府向公共服务性政府的转型,适应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但是我们受两个制约,一个财税体制,一个干部考核机制。应该说这两个问题不解决,想解决我们以GDP为主要目标的这种增长方式是很困难的,所以有了这么一个意见,我想这是一个不仅是干部考核机制的一个办法,同时它会推动相关的改革,会推动社会进步,也会明显改善民生。

  白岩松:

  迟院长但是我们也要有一种历史观,并不是说我说过去20多年好像追究GDP都错了,显然不是都错了,但是到了要改变的结点了,那我们现在可能格外关心的是,在当下出台了这样一个考评标准之后,能为我们期待的这种东西带来什么样的改变?

  迟福林

  你这个问题很重要,因为我们现在要改变唯GDP,不是GDP不重要,我们防止的是把GDP增长同发展划等号,所以这个时候我们在防止这种这个片面性,不要说我们过去单纯的追求GDP,现在我们不要GDP了,我想不是这样的,GDP应该是发展的基础,一个重要的指标。问题在于今天的我们我想可能更重要的,岩松我想第一,我们要注重发展理念的变化,因为这个市场经济体制初步建立起来了,我们的这个经济社会发展面临矛盾问题突出了,这个理念的变化是最重要。第二,要注重改革,我想我们现在干部考核机制涉及到一系列的干部选拔等相关制度的改革。第三,注重科学规范,我们要建立一个规范可考核的指标体系,不要一边倒,过去GDP是唯一,现在连GDP也不要了,恐要要防止这种倾向。

  白岩松:

  好,接下来一会我们会继续探讨,尤其可能一会要特别的向您请教。干部干部,过去大家就会觉得,只要干呗,然后GDP是一个重要的目标,但是这回 GDP不能作为唯一的标准了,干部该怎么干?好了,我们接下来首先关注这个话题之前,先来了解一下在这30多年里头,GDP为我们生活的改善和国家的地位腰杆硬都提供了重要的支撑,但是它也带来了无数的后遗症。

  解说:

  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河北多地再一次困于雾霾天气,这是航拍镜头下的石家庄。

  播音员:

  记者就住在这个区域,早上八点站在自家窗户,根本望不到距离只有30米的邻居家窗户。

  解说:

  河北雾霾重灾区,根据环保部公布的全国74个重点城市空气质量状况显示,在前10个月的月度排行和季度排行中,全国十个污染最严重的城市超半数都来自河北。

  农民:

  呼吸要是平常肯定是要脏点呗还是,还有就是这个地里头你要走一圈,浑身都是黑的。

  村民:

  污染劲儿大着呢,那没法儿。

  记者:

  脏不脏,平时。

  村民:

  咋不脏呢。

  解说:

  百姓呼吸得空气差了,给河北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压力。9月27日,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在全省大气污染防治行动动员大会上说:“习近平总书记几次问到这个问题,我和庆伟同志及各位常委都有一种脸红、出汗、坐不住的感觉,这顶帽子压得我们抬不起头来,也压得河北抬不起头来,而频发的雾霾与河北钢铁大省的称号也不无关系。”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办公室主任 陈新良:

  从2001年开始到现在已经连续12年,成为全国第一产钢大省,去年,2012年,产量接近1.8亿吨,占到全国钢产量的24.6%,基本上快接近四分之一。

  解说:

  钢铁产量12年蝉联全国榜首,而全省GDP总量从2001年到2011年也稳居全国前六,这样的数据放在以前,应该是一个漂亮的成绩单,然而钢铁行业发展所带来的环境问题,让这一份成绩单也蒙上了厚厚的灰尘。在9月27日的治污动员大会上,河北省省长张庆伟明确提出了,下一步河北省大气污染防治总体目标,具体到钢铁产业和煤炭消费两大污染源,他明确提出到2017年全省煤炭销费量在2012年基础上要净削减4000万吨,钢铁产能压减6000万吨。除此河北省也发布了削减煤炭消费及压减钢铁等产能任务分解的方案,做出了量化的规定,一系列的动作其力度可见一般,而这也让媒体把河北的自我修正称为是断腕式的治理。在本月刚刚出版的一份杂志中就以河北“断腕”治霾作为了封面报道,其中写到在河北大气污染防控已经被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王山山:

  市民当然非常欢迎,河北省及各地区政府领导决心很大,他们表示宁可牺牲GDP,也要抓好行动方案的落实,但是他们也坦承这会给经济和社会发展带来很大压力。

  白岩松:

  那么不拿GDP当做考评干部的唯一的最重要的标准了,那接下来要拿什么去考评他们呢?我们去观察党的报道,包括一些领导人讲话,会发现这五个字非常重要,而且是有排序的。是德、能、勤、绩、廉。“德”就是品德了,你的道德水准怎么样。“能”当然就是能力了。“勤”指的就是勤政。“绩”这是业绩,但是业绩可不光是一个GDP,也包括社会稳定,老百姓的幸福感,综合指标,环境等等很多因素。最后是“廉”,如果你要是伸手就必被捉。但是我也在思考,我们可以拿德、能、勤、绩、廉去考核他,但是我们如何去完成这种考核呢?谁来去进行考核呢?我觉得一个是党委,还有政府毫无疑问,但是接下来很重要的是百姓同时必须还要加上一个历史,如果没有一定的历史观,眼前效益还会有问题,而在这百姓的后面显然应该加上人大和政协,这样的话才能更好的形成对他德、能、勤、绩、廉这样的一个考核。当然这只是刚刚开始,接下来马上也要请教我们专家,继续请教迟福林迟院长,迟院长您好。

  迟福林:您好。

  白岩松:其实刚才那问题已经留给您了,就是干部干部,过去一心为GDP干,今后好像不能只为GDP干了,很多干部我相信今天也会在思考,那我今后将如何干?

  迟福林

  因为我们一定要从中国的现实情况出发,我们确实面临着增长中的幸福和增长中的痛苦的矛盾挑战,所以我们一定说不是不要GDP,问题是我们要什么样的GDP,所以我想最终要的可能我们不能,第一,我们不能把增长和发展划等号,要追求全面的发展。第二,一定要适应老百姓公共需求的变化来调整我们的发展的结果。比如说现在大家的消费,需求开始释放消费结果升级,那么食品安全这些事情不改,那么你的消费释放是受到压抑的,所以这个时候我们要适应老百姓公共需求。你像环境,20年前环境不是大家的基本需求,但是今天环境是老百姓的最基本的、而且最迫切的公共需求,所以这个时候政府怎么改,要把自己的着力点放在公共服务上。更何况我们今天,我们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要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你政府环境的改善,民生的改善,社会的保障等等这一切是要政府来做,所以我想可能全面的考,你刚才说历史的考,更重要是要老百姓来考。

  白岩松:

  那迟院长今后当官是不是变得更难了,为什么呢?我突然发现这就相当于走一个平衡木,如果你只是快不行,必须还要好,你只是有效率不行,还要有公平。但是光有公平失去了效力也不行,你如果光有GDP不行,没有GDP的话也不行,然后环境一点没污染,但是GDP也没发展,恐怕老百姓也不会满意,但是 GDP很高,环境污染了也不行,这个平衡木是很难走的。

  迟福林

  是的,那么所以说这个干部就是解决困难的,就是解决矛盾的,否则要干部做什么呢?干部他不是一个单纯的代表,他是一个服务的一个负责体,所以这个时候最重要的,我想我们一定要有三条东西很重要,一条就是我们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政府主要职责是公共服务,创造良好的经济环境、社会环境,公共服务环境,这是第一条,十分十分重要。第二,在这个公共服务当中强调民生的权重,一定把民生改善民生,促进社会进步,提高人民福祉作为你自己的重要的职责。第三,就是更重要的那你就是在创造一个良好的制度环境,就在改革上要下功夫,我们政府在这样一个时机,老百姓是创造环境的主体,企业是主体,你现在如果制度问题不解决,换一届领导,换一个领导很多就变了,那么我们现在制度的建设需要靠改革,改革的突破是最重要的。

  白岩松:

  好,接下来最后我们当然要去关注了,谁来考评他们?党委?政府? 但是如何把百姓以及历史这样的因素都作为一个重要的,他的监督对象,这双眼睛始终能够看到他,这也是我们格外关注的东西。

  解说:

  宜丰是江西省著名的生态县,其活力竹蓄积量位居江西省第一,全国第二,作为一个以生态、农业和旅游见长的区县,如果一味强调GDP,就会严重错位。

  江西省宜丰县县委书记 邓伟:

  我们这边原来交通不太方便,经济基础比较薄弱一点,尤其工业这一块的项目也比较少,如果光考核GDP的话,那我们的主要精力可能就要转到发展与当地的生态,环保不太协调的一些项目上。

  解说:

  今年江西省政府出台全省市县新考核体系,让宜丰的干部卸下了重重的压力。

  邓伟:

  当地的党委政府工作,不(用)以GDP论英雄,(可以)更加注重生态、环保、民生、社会的和谐稳定这些内容。

  解说:

  江西省出台的这一全省市县新考核体系,就是2013年度市县科学发展综合考核评价实施意见,这一意见摒弃了以往市县考核唯GDP论的旧模式,建立了多维角度,因地制宜的新考核标准。

  邓伟:

  如果需要你保护生态的,你把主要精力放在生态和环境上来,有些地方适合于工业发展的,那么你的主要精力怎么样来发展好工业,这样的话就会把自己的一些长处可以更好的发挥出来,可以扬长避短。

  解说:

  为何要出台这一意见?江西省政府也基于了解答。

  江西省发改委规划处处长 彭峰:

  我们江西编了一个主体功能区规划,对我们市县考核,就按照这个规划来,不同类型给它不同考核权重,以前就是不管它是农业地区也好,生态地区也好,还是适宜工业化、城镇化地区,它是要按照它这个GDP,按照财政收入要打分的。

  解说:

  在彭峰看来,这政绩考核的指挥棒一转,应该可以让过去很多被GDP所累的市县和官员赢得新的发展机遇。

  彭峰:

  如果我是一个风景名胜区,你一定要去搞工业,一定要去搞城镇化,我搞不起来,政府官员也很费劲,那么当地老百姓也没带来实在的好处,这种生态地区,我把它生态产品的提供也作为一种政绩,那整个的观念就不一样了。

  白岩松:

  刚才我们说了,不拿GDP去考核官员了,但是如何综合的去考核官员呢,需要党和政府尤其百姓以及历史,这个背后包括人大政协所起的作用,但是也有一个困惑摆在这里,这些年我们发现中国在异地任职方面流动性变得非常强,很少有一个官员在一个地方说一干十年,有的时候五年都难,那如何让它拥有一种历史观呢?我们也看到昨天的中组部的规定当中也明确有强化离任责任审计,盲目举债也就是说你借了一屁股债,留下一摊子烂账的要记录在岸,已经离任的也要追究责任,还包括你破坏了环境,还有决策错误等等等等。这个问题也要请教迟福林,迟院长。迟院长您好。

  迟福林:

  您好。

  白岩松:

  刚才我说了,我内心也有这种困惑,其实好多的媒体人恐怕也有这个困惑,现在我们的官员在一个地方任职,往往是异地的,而且任期也都比以前似乎显得更短了,那如何让他有历史观呢?在这个过程中怎么去发挥人大政协,也就说变动的官员,但是不变的人大政协保有一种历史的这种监督性。

  迟福林

  这个问题是最重要的,这就是靠什么?要考核。那么第一,我们规划要有刚性约束,规划要上升为法律,我们常常一个主要领导变了,这个整个规划就变了,这是第一。第二,刚才你说的要靠自主,靠制度制约,人大政协正是我们自主制约的一个主要组织形式。第三,那就靠我们还要有相关的,比如说你刚才说到的责任追究制度,你不能人走了,一拍屁股就了了,要对这个地区长远负责。

  白岩松:

  好,非常感谢迟院长带给我们的解读。其实我想大家都是在极大的热情关注着中组部出台的这个新考评规定。GDP的崇拜已经很久了,在中国的神坛上也待了很长的时间了。当然我们尊重之前它给中国发挥的重要作用,今后恐怕也不能忽略GDP,为什么呢?只有GDP保持合理的发展,我们才有更硬的腰杆和能力去让GDP走下神坛,这似乎是个矛盾,但一点都不矛盾。最后拿什么做结语呢?刚才路过长安街的时候,突然想到为人民服务,是中国所有的官员最重要的一个考评指标,但是很长的GDP崇拜让大家误解为官员是要为人民币服务了,现在我们重现要回到正轨上,每一个官员都要思考,如何去更好的为人民服务呢?人民服务可就包含的含义多了,好的空气,干净的水,以及食品等等,尤其是幸福。

来源:央视新闻1+1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