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修泽:转型国家改革的“天地人”观

——关于改革战略的一点思考

  时间:2012-11-12   浏览次数:0

  

  在“2012新兴经济体智库经济政策对话”暨第75次中国改革国际论坛上的发言

  2012.11.3

  常修泽

  (根据录音整理)

  尊敬的会议主席司嘉丽女士,

  各位嘉宾、各位代表、各位朋友:

  大家好!

  本次论坛的主题是:“公平可持续发展之路。”这是一个带有人类前沿性和“普世性”的题目。

  我们今天这个单元的讨论主题是:“转型和改革的战略”问题。我向本次会议提交了一篇论文,题为《新阶段的中国改革战略探讨》这是我在今年完成的一个研究报告。不久前即10月29日,中国的《财经》杂志发表了这一研究报告的节选本,题为《未来十年中国改革战略》,人民网11月1日在主页转载,并加了醒目的标题。此文已经发给了诸位,是一个节选。里面有五个方面的问题。

  第一是战略基调。未来十年,整个中国的改革转型应该把握一个什么基调?在中国30年的改革实践中,我们摸索出两条带有基调性的认识:一条是中国的改革是“中国的第二次革命”,邓小平先生生前曾讲过,这是一个判断;第二条是,中国的改革是“社会主义制度的自我完善”。

  问题是,未来十年,面对新的国内外环境,面对新的任务和新的期待,我们应该怎么把握两个基调性的论断?怎么使改革有所突破?这个月大家可能看到中外各种媒体对中国过去十年的成绩和问题的报道,我就不重复了,我的报告里写道,“此前改革的成绩固然可以承继下来,但是前些年积累的社会矛盾,则不能在第二个十年再‘传’下去”。

  第二,战略视野。我主张从“天”“地”“人”的大视野来审视。不只中国,其他转型国家也应有这种视野。这个一会儿讲。

  第三,战略愿景。未来十年乃至更长的时间里发展中国家的改革、转型,有很多共同的地方,例如,都应以公平可持续发展为目标推动经济转型和结构性改革,都应推进以人的发展为导向的社会转型和社会发展,等等,这些都是相同的,但中国也有特殊的地方,除了大陆本身的改革以外,相对于今天的新兴经济体国家而言,中国在转型和发展方面与其他国家有差异的地方。今天在座的朋友所属的国家都是统一的国家,而我的祖国由于内战的历史遗存,至今还没有实现国家的统一,还处于一种分裂分治的状态。从世界的横向比较来看,从历史的长河来看,据我所了解的情况,大凡是世界强国,没有一个是处于分裂状态的。我在《包容性体制创新论》中指出:“一个没有完全统一的国家不可能成为世界强国,一个没有完全统一的民族不可能真正实现完全意义上的伟大“复兴”。因此中国在未来除了大陆的转型改革以外,还有一个比较特殊的任务,就是寻求实现国家的统一和整个中华民族的民族复兴。

  第四,战略重点。三个重点:(1)市场经济与社会公正“双线均衡”;(2)天、地、人“三合一”产权制度;(3)五环式改革。

  最后一个是战略实施。下一步,即2012年11月以后的中国改革,到底怎么展开?突破点选在哪里?

  因为时间限制,这五个问题我就不展开讲了。我只抽出一个症结性的问题,就是这个问题:《转型国家改革的“天、地、人”观》,就这个问题谈一点个人的思考。

  中国古代有一本经典的书叫《易经》,是两千多年前我们的先哲留下的一部极富大智慧的著作。这里面讲到的“易”,其实就是变化、改变或者叫异动、“改革”。《易经》讲了几个“道”,三才之道:“天之道”、“地之道”、“人之道”,非常深刻。今天,世界上这么多国家研究转型问题、改革问题,我提醒中外朋友们注意:我们研究这个问题,既要关注“术”的问题,更要关注“道”的问题。“易”本身就是改革。最近美国总统奥巴马先生在新一轮竞选中仍讲他四年前讲的“改变”,改变在中国的古典语言里就是“易”。

  我从《周易》这里面得到思想上的启发,不过,经过个人研究,我形成了自己的理论,叫做两重涵义的“天地人”观:一重是作为“改革视野”的“天地人”观;第二重是作为“产权制度”的“天地人”观。

    先看作为“改革视野”的“天地人”观

  我们应拥有一种什么样的改革视野?我这里提出九个字:“见天光、接地气、立人本”。

  “天光”这一概念是从马克思著作里学来的,马克思讲过,任何一个社会都有其“普照之光”,它反映了一个客观的趋势,这种“普照之光”掩盖了其他一切色彩,改变着它们的特点,我理解也改变着他们的颜色。当今世界有几个“普照之光”?当然要研究几种重要的,我比较看重的是两道天光:

  第一道“天光”是市场经济。我觉得这是当今世界的一个“普照之光”。我这是从资源配置优化角度来分析的。2008年爆发的金融危机确实暴露了市场经济自身的弊端,显示了它的缺陷,它的局限性,而且,从对人类社会经济结构的冲击来说,应该说暴露得比较充分。因此我们要反思、要改正。但是这种背景下,我们需要冷静思考,人类有没有比市场经济更好的资源配置机制?市场经济它不争气是客观存在的,但是在当今世界有没有比它更争气的机制?计划经济是一种官本位和等级制为特征的经济,它对“人”的摧残是相当严重的。难道还能恢复计划经济体制吗?所以比来比去,我个人的观点还是应选择市场经济机制,当今世界恐怕找不到比市场经济更好的资源配置方式。

  今天上午讲中国加入WTO这些年,不仅是一般地参与市场经济,而且是要参与更加深度的市场经济也即经济的全球化,我觉得这是人类发展的趋势。2002年,朱熔基总理交班时交下来的正是这样一个参与全球化的体制,这十年应该说,我们也享受了这种开放所带来的“制度红利”。

  现在中国有“两个苦于”,一个是苦于市场经济之不发展,另外一个是苦于市场经济发展带来若干负面的东西,“两个苦于”摆在面前,到底怎么把握?我个人认为,主要的矛盾恐怕还是市场经济发育不够的问题,同时我们要盯住市场经济带来的弊端。今天上午高尚全先生在报告里有一句话,说中国“当前经济发展面临的诸多矛盾,主要根源是市场经济不成熟,市场机制作用难以发挥作用。”这一句有同曲同工之妙。

  第二道“天光”:社会的公平正义。去年“华尔街占领”运动和英国的骚乱带来一个问题,让我们看到了当今世界各国包括在座的欧美国家和发展中新兴经济体民众对于社会公平正义的呼唤,这里面引起我一个深层的思考,实行民主体制的美国为何也未解决社会不公平的问题。过去有一个等式,“政治的民主化”可以等于“社会的公正化”。但是美国华尔街占领运动的年轻人给我们上了一课,民主化只是克服社会不公平的其中一个重要的条件,但并不是全部所有的条件,最近,美国著名学者弗兰西斯•福山抛出一个观点:“民主与经济增长其实没有太多关系”,引起人们关注。就社会公正而言,似乎除了政治民主化以外,寻求社会公正,还要有社会公正其他方面的变革诉求。

  因此,在这种背景下,中国改革要学会在“两个鸡蛋上跳舞”,这是我在《人本体制论》一书中借用拉丁美洲的一句谚语。一方面要坚定不移地推进市场化,另一方面坚定不移地推进社会公正化,不要把其中任何一个“鸡蛋”踩破。如果踩破了市场化的话,中国必然会倒退,实际上近年有些地方已经出现这种迹象,并不是没有,2012年中国发生的一些事件告诉了我们有局部性的倒退迹象这些东西,也不能踩破公正化,如果踩破公正化,就会动乱。

  第二个,接“地气”。首先是要接“国情”;同时要接“民意”。当前的民意,有三大意见,一是社会腐败,二是分配不公,第三是公民的权利得不到有效的保障。要改革,必须要接上这种“地气”。

  第三是“立人本”,我前些年有一本书:《人本体制论》。其一讲“人本”针对“物本”,中国到了由“物本”向“人本”转变的时候了。其二,讲“人本”针对着“官本”,我们国家是一个“官本位”很浓厚的社会,对政治权力的注重大大多于对公民“权利”的注重,人们热衷于政治权力,但忽略公民的权利。因此讲人本要针对着物本和“官本”。其三,讲人本要防止陷入“民粹”。防止民粹的东西被某些政治人物所利用。

  以上讲的是第一层涵义的“天地人”观,这是“道”。

  第二层涵义的天、地、人观,是我从产权制度来讲的“天、地、人”观。这里有“道”也有“术”,随着气候的变化和资源的大量被耗费,这层涵义的“天地人”观应提到议程。

  这不只是中国的问题,而是世界性的问题。今年欧盟宣布,要向中国、美国民航公司征收“过天费”,把“天”上的问题突显出来了。我在《广义产权论》中曾提出了“天”(环境产权)、“地”(资源产权)、“人”(人的各种权利)的产权论,这是一种新的思维。在未来,中国和世界各国都应建立天地人的产权制度。

  因为时间关系就不讲了,谢谢大家!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