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修泽:新阶段东北全面振兴的三点判断

  时间:2016-11-28

  东北振兴正处在一个关键的历史时刻。本文在对东北战略地位及现实作出三点判断的基础上,鲜明提出:东北体制改革应瞄准国企改革攻坚,东北开放应采取开放新方略,东北发展要实行“创新双驱动”。

  从1979年第一次对东北经济结构调查开始,到2016年7月,笔者数十次到东北调研,深感东北问题之复杂。近期,中共中央和国务院联合颁发了《关于全面振兴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的若干意见》。新阶段东北怎么振兴、怎么走出困境?结合自己对东北的了解,谈些个人看法。

  东北战略地位及现实的三点判断

  东北有过辉煌的时期。她是新中国的工业摇篮,曾经被称作共和国的“长子”。东北现在是我国重要的工业和农业基地,拥有一批关系国民经济命脉和国家安全的战略性产业。东北无论在资源、产业、科教、人才乃至技术设施方面,支撑能力都比较强。在经过艰难的深化改革和创新性发展后,东北有可能继珠三角、长三角、京津冀之后,被打造成为我国新的重要的经济增长基点。

  2016年,党中央、国务院提出新一轮“全面振兴东北”有着重要的战略意义。从发展角度来说,通过振兴东北,有助于推进我国经济结构的战略性调整,提高我国的产业国际竞争力,同时,可以促进整个中国内地的区域协调发展,打造新的经济支撑带。从改革的角度来分析,振兴东北有助于优化我国国有资产布局,发挥国有经济和民营经济各自作用并形成合力。从开放的角度看,东北处在对外开放前沿,振兴东北有助于完善我国对外开放的战略布局。从民生和生态来说,由于东北耕地面积比较大,人口超过一亿,振兴东北有助于维护我国粮食安全、打造北方生态安全屏障。

  从大局来审视东北的战略地位,2015年,我曾提出三个观点,即“从发展看东北,东北是短板;从改革看东北,东北是难点;从开放看东北,东北是前沿”。

  ——从发展看东北,东北是短板。2015年,东北地区工业增加值比上一年同期下降3%,比全国其他地方7.5%的平均值,差10个百分点。2016年是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第一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阶段的开局之年。根据国家统计局提供的数据,东北三省的开局很不理想。今年一季度,辽宁的工业增速是负8.4%,在31个省份中再次垫底;黑龙江虽然是正的,但是增速微乎其微,0.3%,排名倒数第四;吉林稍好一点,增速5%,但都明显低于全国。东北三省工业企业的销售收入也都是负增长,辽宁垫底。显然,东北是我们整个国家经济发展的短板。

  ——从改革来讲,东北是难点。1949年后,东北谋划发展最早,没有经验可依,把当年苏联的模式最早移植过来。新中国成立后,东北建立了一套完备的计划经济体制,所以东北又被称为“中国计划经济的大本营”。时至今日,东北国有经济比重仍相当高,因而成为改革的重点,也是难点。

  ——从开放来讲,东北是前沿。东北三省和内蒙古的东五盟位于东北亚的核心地带,毗邻俄罗斯、朝鲜、蒙古、日本、韩国,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之一。因此,要站在全球角度看待东北的战略问题。

  东北陷入困境的原因到底是什么?中共中央和国务院最新的振兴东北的文件是这样判断的:第一,市场化程度不高,国有企业活力依然不足,民营经济发展不充分;第二,科技与经济发展不够,偏资源型、传统型、重化工型的产业结构和产品结构,不适应市场变化,新兴产业发展偏慢;第三,资源枯竭,产业衰退,结构单一,转型面临较多的困难,社会保障和民生压力很大;第四,思想观念不够解放,基层地方党委和政府对经济发展新常态的适应引领能力有待进一步加强。

  东北体制改革应瞄准国企攻坚

  中央文件讲得非常深刻:全面深化改革,扩大开放,是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的治本之策。中央要求要以知难而进的勇气和战胜困难的决心来坚决破除体制机制的障碍。建立新体制和新机制的核心是国企国资改革。

  现在,摆在东北面前的问题是:改革能不能抓住国企国资改革这个核心命题。围绕国企国资改革这样一个症结问题展开,不是没有分歧的。我主张,应按照中央精神,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完善国有企业治理模式和经营机制,真正确立企业的市场主体地位。下一步改革,就要解决东北的历史遗留问题,增强企业的内在活力。

  第一,布局调整,分类改革。迄今为止,东北地区的国有经济布局依然不合理,需大刀阔斧地进行调整,具体来说分成三类,叫做优、去劣、提升中间。做优,就是把一些优质的企业做大做强。去劣,就要以大刀阔斧、壮士断腕的气魄给“僵尸企业”动手术,当然要做好人员安置,但是“保人不保企”。提升,就是对于处于中间状态的企业,应尽快提升其素质和市场竞争力,可以进行战略性调整和重组。

  第二,积极稳妥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重新提出国企员工持股问题。不论民企和国企,都可以搞员工持股。可以在以下三类企业率先推进,先行先试:第一类是人力资本和技术要素贡献率占比较高的企业,技术可以评估作价持股,人力资本也可以评估作价持股;第二类是高新技术企业;第三类是科技服务型企业,也就是为科技企业服务的企业。

  第三,以敢作为的精神解决历史遗留问题。东北地区企业有诸多的历史遗留问题,阻碍着东北经济的发展和技术进步。这些历史遗留问题包括国企厂办大集体、企业办社会等。要以敢作为的精神来解决这些问题,否则企业只能负重竞争。

  东北开放应有新的战略举措

  如何把地缘优势转化成经济发展优势,把东北打造成我国向北开放的重要窗口,甚至打造成东北亚地区合作的中心枢纽地带呢?

  首先,主动融入并积极推进广义“一带一路”建设。有些人把“一带一路”建设仅仅看成是向西的开放(即向中亚的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塔吉克、乌兹别克、哈萨克斯坦以及向中东等国家和地区开放),这种认识是不全面的。“一带一路”建设也包括向东开放,譬如跟俄罗斯远东开发计划相衔接。“一带一路”这篇大文章,东北要做,而且要积极参与和推进。

  其次,通过“手臂延长战略”推进沿边的开发和开放。东北的对外开放,从天然条件来看,辽宁有沿海优势,吉林、黑龙江由于没有出海口,稍差一些。目前,东北有辽宁丹东,吉林珲春,黑龙江绥芬河、黑河,内蒙古满洲里等一些沿边口岸,要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在这些地区搞一些经济合作,推进延边境区的开发和开放。

  第三,笔者曾建议中央在东北设一个自由贸易试验区,目前已成为现实。近期,中央决定在辽宁、浙江、河南、湖北、重庆、四川、陕西新设立7个自由贸易试验区。自由贸易试验区是按照全球最新的规则来开展工作的,办事速度快、效率高,可以给企业提供制度和政策的空间。从全国配置来讲,辽宁成为为东北地区振兴服务的自贸区,会更有利于区域经济发展和“一带一路”的延伸推进。

  第四,东北跟国内其他地区也有一个开放的问题。与兄弟地区的开放首先是跟京津冀的合作。中共中央、国务院已决定把京津冀协同发展作为21世纪第二个十年的大发展战略。东北与京津冀在基础设施联通、产业转移承接、生态环境联合保护等方面合作的领域和空间很大。环渤海经济区北面是辽宁,南面是山东。东北可与山东半岛经济带合作。东北南边的大连港、丹东港、营口港、盘锦港、锦州港、葫芦岛港可以直接跟上海、宁波航线往来,通过上海可以与长江经济带对接。还有就是跟珠江三角洲和港澳台地区的合作。

  东北发展要实行创新双驱动

  首先,通过创新驱动经济发展。第一条线就是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和新业态,比如高档的数控机床、工业机器人及智能装备、先进的发动机、集成电路装备、光电子等等是东北的希望之所在。同时还要积极扩展新的业态,如“互联网+”。目前东北的服务业比重不高,因此下一步要大力发展服务业。结合东北的实际,建议以发展生产性服务业为重点。生产性是为生产服务的,比如金融服务业、物流服务业、交通运输服务业、技术服务业、环境保护和节能服务业、商务服务业等等。现在有些工业企业的有些部门干的实际上是服务业的事,比如说研发、设计、销售和技术服务、维修、售后服务等。建议把这些逐步剥离出来,变成新兴的生产性服务业。制造业企业要从生产型、制造型向生产服务型转变,这是一个重要的发展思路的转变。我们过去是重制造而忽视生产服务,现在发展生产性服务业,也要同时发展生活性服务业。生活性服务业里,健康产业应该是一个大头。东北医疗、医药比较发达,黑龙江的制药、吉林的敖东、辽宁的中药材等,都具有一定的优势。此外还有商贸流通、旅游、文化、体育、教育培训等属于需要发展的生活性服务业。辽宁靠海,丹东、大连、营口、盘锦、锦州、葫芦岛六个点形成一个很长的海岸线。在这些地区发展渔业、海洋资源产业、港口产业,都有文章可做。

  其次,通过创新来驱动人自身的发展。东北经济振兴,主体是人。近年来,东北人才外流是事实。怎样留住人才,而且能够吸引更多的外地人才?如何实现人的创新创业?去年,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里提出一个词叫“创客”。我们国家现在需要千千万万个“创客”,东北尤其需要“创客”。要给知识分子、技术人员、技术工人一个自由探索和创业的空间,把人从旧体制这个无形的笼子里解放出来。只有心灵放飞,才能更好地创业、创新,因为人的自由而全面的发展才是创新的真正源泉。

  参考文献:

  [1]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全面振兴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的若干意见[N].人民日报,2016-04-27.

  [2] 自贸试验区试点扩大范围[N].人民日报,2016-09-01.

  (作者简介:常修泽,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教授、中国东北振兴研究院专家委员会副主任)

来源:《前线》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