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修泽:结构转型与动能转换必须以人的发展为核心

作者:常修泽  时间:2017-05-22

著名人本经济学家、国家发改委原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常修泽做客齐鲁大讲坛 

  著名人本经济学家、国家发改委原经济研究所副所长、中改院学术委员常修泽做客齐鲁大讲坛 

第137期齐鲁大讲坛现场 

  21日上午,齐鲁大讲坛第137期在山东大学开讲,著名人本经济学家、国家发改委原经济研究所副所长、中改院学术委员常修泽做客齐鲁大讲坛,以《人本经济学推动经济转型与动能转换》为题,为听众做中国经济新旧动能转换思路的独家解读。本场大讲坛特邀我国知名经济学家,山东大学产业经济研究所所长,博士生导师臧旭恒主持。对于《人本经济角度推进结构转型与动能转换》这一主题,常修泽主要从人本经济,结构转型,动能转换三个方面进行了阐述。

  常修泽认为,结构转型与动能转换必须以人的发展为核心,牢牢把握人这个核心,可以从理论、现实、国际、未来四个维度来理解。

  第一,理论维度。马克思主义认为,“在新社会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自由发展的条件。”人的自由而全面的发展是马克思主义的精髓。习近平在《之江新语》讲到了关于人的问题,他说:“人,本质上就是文化的人,而不是‘物化’的人。”常修泽认为,文中提到的“文化的人”跟社会上一般讲的所谓文化人不是一个概念,而是跟物化的人是对立的或者对应的这样一种人,就是非物化的人。“人本”潜台词一是反对物本,二是反对官本。第二句是“能动的、全面的人”,强调人的内在能动性。

  常修泽认为,新旧动能转换的实质就是把过去传统体制下人是一种被动的工具转变成每一个人都有自己能动的马达。通过新旧动能转换给山东的乡亲们和市场主体安上马达,使他成为一个能动的人,能动的市场主体,充分调动他们的能动性,自动运转,这是核心问题。

  第二,现实维度。人的全面发展主要摆脱两个问题,一是摆脱权本位或者官本位,一是摆脱物本位。常修泽认为,这两个问题是惯性运作,难以得到遏制,这是现实的维度。

  第三,国际维度。包容性改革研究问题要上见天光,下接地气,中立人本。上面一定看到天光,看到人类的发展趋势,看到人类的走向,把天光要看明白。二是下接地气,要和中国的国情、中国的大地紧紧连在一块,不能够不食人间烟火,不能够不了解国情。更重要的天地之间要中立人本。

  联合国的人类发展报告,提出要避免“五个无”的增长,一是无工作的增长,即经济增长没有制造足够多的工作岗位;二是无声的增长,经济增长未能带来民众参与和管理公共事务,没有自由表达自己的意见和观点;三是无情的增长,经济增长导致经济收入格局恶化,财富的扩大带来新的贫困阶级;四是无根的增长,指经济增长对文化的多样性造成破坏;五是无未来的增长,经济增长对生态环境造成破坏,影响经济增长的可持续性。进行新旧动能转换尤其要注意这些问题。

  第四,未来维度。今年是2017年,再有3年完成小康社会全面建成的目标。我们要研究新阶段的国人在未来有什么新需求,常修泽认为从理论上说一是多样性的需求;二是升级性的需求;三是公平性的需求,从整个社会来讲要实现社会的公平;四是可持续的需求。

  结构如何转型、动能怎么转换,一定要HOLD住一个核心命题或者有一个基本的指导性的理念和思想,就是以人的发展为核心——人本。

  要向人本型结构转型 

  常修泽认为,中国面临六个结构:需求结构,瞄准提高居民消费率以及相应的民富支撑;供给结构,瞄准与人直接相关的,现代服务业和新兴产业;要素投入结构,瞄准人的心灵放飞和万众创新;资源环境结构,瞄准生态扶持和环境人权;城乡结构,瞄准人的自主分工;区域结构,瞄准区域人际协调,避免群体碰撞,主要讲前两个方面。

  需求结构。按照马克思主义的观点,消费是起点,也是终点。投资、消费和出口需求是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按照人本主义思想,重点抓消费,消费重点抓居民消费。2015年公布的2014年居民消费率是37.9%,接近38%,这是最新的数据,世界银行公布的是37.4%,世界平均数是58.3%,与世界平均数相比我们还是少20多个点。这是中国经济结构里面需求结构存在的一个突出问题,居民的消费率过低。从外部来说,主要是投资率过高。如果投资率高的话就要压消费,尤其要压居民消费。第二,是消费本身的问题。主要是老百姓消费能力不够,社会保障不完善,消费安全还不行,比如食品、药品。

  因此,需要释放新的需求,刺激需求。首先,要提高城乡劳动者的收入。第二,社会保障制度,教育、医疗、社保,要完善、要改革。第三,消费安全。解决放心消费的问题。第四,商品和服务的质量,解决实惠消费的问题。宗旨是挖掘出亿万群众的消费能力。

  供给结构。这里面有供给过剩的问题,也有供给不足的问题。第一,产能过剩,山东省去年淘汰了一些落后产能,这是解决产能过剩的问题。第二,房地产。房地产既有去库存问题,也需要控房价,要根据不同的城市实施不同的政策。第三,企业和产业的成本高。包括劳动力、资金、资源、税收成本比较高。第四,杠杆率太高。中国的债务风险主要在企业,其次是政府,特别是地方政府。供给侧改革要解决杠杆率高的问题,尤其要防范风险。

  针对以上四个问题,我们要做的就是消解旧的供给,该砍的坚决砍,就是中央讲的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常修泽认为,可以是减产能、减库存、减杠杆,减掉不合理的部分。

  另外是供给严重不足,特别是公共性的。非市场化的东西很缺,创新性供给也不足。常修泽认为,山东的服务业比重相对来讲比较低,山东的工业化进程属于工业化中后期,还需要继续推进工业化,与此同时山东应该未雨绸缪,研究服务业如何跟上来的问题。

  跳出传统的思维模式进行新旧动能转换 

  对于如何进行新旧动能转换,常修泽指出,关于山东省新旧动能的转换,泛济青烟新旧动能转换综合试验区,主要有两个层面。第一,整个中国现在进行新旧动能转换,山东进行试验,要站在全国的角度搞泛济青烟的试验区,来推动全国的动能转换。山东人开风气之先,来领军,无疑具有全国性的意义。第二,站在山东看转换,常修泽主张突出重点搞试验。要让这几个重点地区率先杀出一条血路来,要有突出的东西,在这几个地方搞出试验来以后,再带动全省。

  常修泽认为,进行新旧动能转换,一定要跳出传统的思维模式——权本位、物本位、惯性运作。进行新旧动能转换,可以从以下四个方面来做:第一,寻求新机制;第二,创造新供给;第三,组合新资源;第四,培育创新者。

  第一,寻求新机制。无论减少僵尸企业,降低企业成本,增加有效供给,根本办法都是体制改革与创新,体制不换,会造成新的问题。

  第二,创造新供给。创造新供给,要用创造性思维。创造新供给是需要开动的,常修泽给大家提供了几张烙的“新饼”:第一叠饼是战略新兴产业。节能环保、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制造、生物工程、新材料、新能源、新能源汽车。第二叠饼是生产型服务业。第三叠饼是生活型服务业。特别是医疗健康服务业,还有商贸、旅游业、居民服务业、文化产业、体育教育健身、房地产业、市场化培训教育产业,等等。

  第三,组合新资源。人类到今天为止主要还是5个:资本、土地、劳动、技术、管理,信息会不会单独出来,还在观察,眼下先把信息放在技术里面。五大资源需要重新整合。由过去主要依靠土地资本和廉价劳动力、资源环境转换成主要依靠创新、管理和高素质人才。

  第四,培育并保护创新者。常修泽认为山东青岛的海尔、海信是开全国先河的,在全国独树一帜,像海尔模式。因为供给创新关键是新人。他们有什么特点?第一,他们是商人、艺术家、技术专家。这样的新人又会技术,又有经营管理,还有文化,懂艺术,学者型的。第二,他们喜欢新概念、新思想、新的思维模式,喜欢变革,喜欢破除传统的东西。第三,他们不喜欢等级制。认为等级、职务、头衔,这些都是限制性的东西,都过时了。这是人类新的走向,要创新必须有这样一批人。另外要产权保护。中国需要产权保护,否则老百姓心里不安生。

来源:齐鲁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