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人物 > 常修泽 > 访谈

常修泽:全面改革要学会“在两个鸡蛋上跳舞”

——访中改院学术委员、清华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国家发展改革委经济研究所教授常修泽

作者:中国经济导报记者 季晓莉  时间:2013-11-07

  即将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三中全会,将提出综合改革方案,就全面深化改革进行总体部署。在清华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国家发展改革委经济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常修泽看来,新阶段改革要有新思维,要有新方略。他期盼包容性改革能成为下一步的战略选择。

  清华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国家发展改革委经济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常修泽曾入选《中国百名经济学家理论贡献精要》,主要研究制度创新理论、人本体制理论、广义产权理论和中国发展转型理论。常修泽曾提出“包容性改革论”。日前,中国经济导报记者带着这方面话题专程走访了常修泽。他从经济、社会、政治、文化、环境5个方面介绍了其均衡改革思想。对此,常修泽称之为要学会“在两个鸡蛋上跳舞”。

  把“包容性体制”贯穿到改革中

  中国经济导报:社会上很关注您提出的“包容性改革论”和经济、社会、政治、文化、环境“五环改革”战略,以及您提出的“包容性体制”新概念。那么,如何把“包容性体制”贯穿到“五环改革”当中?

  常修泽:2007年,我在智利和玻利维亚听到当地有句拉美谚语,“在两个鸡蛋上跳舞”,很有哲理,强调的是办事要掌握平衡点,这能够很好地表达我在新阶段改革中的“均衡运作”思想。因此,我在写《包容性改革论》一书时,把它作为中国新阶段改革的基本运作方略,主张将其贯穿到改革进程中。

  在经济体制改革方面,就是把握公正化和市场化之间的均衡。实事求是地说,市场经济有局限性,甚至是有缺陷的。但比较起来,当今世界上还没有比市场经济更好的资源配置机制。

  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国内外有些论者对市场经济的负面作用看得有些过度,以至于国内出现了批判市场经济体制、认为市场经济是中国“万恶之源”的说法。对此我不敢苟同。

  资源配置方式无非有两种:市场体制与计划体制。后者在中国已实行多年,其严重弊端大家都看到了。中国必须要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不能动摇。

  中国还属于发展中的社会主义国家。我们现在有“两个苦于”,既苦于市场经济不发达,要继续培育它,又苦于发展过程中出现若干弊端。第一个“苦于”是主要矛盾,但也要注意克服第二个“苦于”的问题。

  正是从这个意义上,我说市场化这个“鸡蛋”不能踩破,否则,中国必将倒退。当然,第二个“鸡蛋”——公正化也不能踩破。

  中国经济导报:那么,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如何体现包容性?

  常修泽: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体现包容性,需要从多个方面探索。就产权领域来说,首要问题是打破垄断。总的思路是放宽市场准入,包容“国有”与“民营”。现在包容度不够,仍有“弹簧门”、“玻璃门”,这在客观上把民营资本排斥在外。

  比如铁路,我以火车轮子作分界线——轮子底下包括路网和车站,属于自然垄断,应实行国有资本控股;但轮子上面的火车运输,在我看来不属于自然垄断,而属于竞争性环节。既然是竞争性领域,国有资本可以经营,民营资本也可以经营。

  不光是铁路,电力、电信等也有这类问题。所以,要严格区别自然垄断性A(真正的自然垄断)和自然垄断性B(即“假冒的自然垄断”或过时的自然垄断)。按照我的“结构性破垄论”,对A可以不破垄(当然也要采取适当方式竞争),但对B要坚决破垄。现在的问题是AB混同,对改革造成了障碍。

  中国经济导报:这是一种怎样的障碍?

  常修泽:就是排斥了民营资本进入。包容体现在哪里?首先要在产权上包容“国有”与“民营”。基于这种认识,我在《包容性改革论》一书中,主张中国未来应实行混合所有制。

  中国经济导报:但现在不是已经实施了混合所有制吗?

  常修泽:现在混合所有制混合的广度、深度、力度都不够,或者说包容度不够。对此,应当实行“两平一同”,即“平等使用生产要素,公平参与市场竞争,同等受到法律保护”。在产权关系方面的包容,才是经济体制改革的最大包容。

  第一,平等使用生产要素。生产要素是一个综合性概念,现代经济中包括五大要素,即资本、土地、劳动力、技术(包括信息)、管理。在资本、土地、劳动力、管理、技术等要素上,目前很难说是公平的。

  第二,平等参与市场竞争。一方面,起跑线要一样,另一方面,跑道也要一样。现在的跑道,一个“平平坦坦”,一个“坑坑洼洼”。

  第三,同等受到法律保护。国有资产和民营资本都应该是神圣不可侵犯的。贱卖和侵吞国有资产,显然是犯了“侵吞国有资产罪”。但是,侵犯私人财产就应逃脱法律吗?但在现实中,两者仍有差距。

  中产阶层需要继续扩大

  中国经济导报:那么,在社会领域如何体现“包容性”?

  常修泽:它集中体现在4个字上——“社会共生”。如何实现“社会共生”?第一,穷人不能再穷,要遏制贫困,并逐步奔小康。第二,富人不能出走。不能因为政策上的原因而使其出走。第三,中产阶层必须扩大。现在中产阶层只占全民的25%~30%,需要继续扩大。如果能扩大到60%以上,就比较稳定了。

  中国经济导报:您能否结合某项具体政策加以说明?

  常修泽:拿社会保障、医疗保障来说,在中国不发达的情况下,建立一个可靠的社会保障制度要相应财力支撑,也要从中国实际出发。如果水平标准过高,那么势必造成保障成本过度上升,现在要找均衡点。2007年1月,我曾在《人民日报》上发表文章《逐步实现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强调要一步步来,只能先实现基本的,并且范围要适中,标准要适度。

  现在还是要扩大覆盖面,继续提高保障水平。但在操作上要注意适度,不要吊人们的胃口。

  中国经济导报:政治体制的“两个鸡蛋”又是什么呢?

  常修泽:要寻求最大政治公约数——民族复兴,这能把大家凝聚在一起。应当在“革命”和“完善”这“两个鸡蛋”上跳舞。中国的改革是社会主义制度的自我完善,这就是在“两个鸡蛋”上跳舞——这是深刻革命,必须用极大勇气去推进;同时又是社会主义制度的完善。但不管怎么变革,“红线”是不能碰的。

  中国经济导报:文化体制怎么均衡?

  常修泽:要实现文明交融和文明融合。发展中国家的文明(也可以说是东方文明)与发达国家(也可以说是西方文明)的交融,可视为文明领域的“两个鸡蛋”。

  2008年北京奥运会,大街小巷到处都张贴着“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这就叫共同文明。党的十八大明确提出,“倡导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意识”,这是一个新命题,其中包含着新思维。

  生态文明建设要做产权文章

  中国经济导报:生态环境该如何均衡?

  常修泽:当代人类的生存发展包括3个系统,一是人类生存发展的环境系统(“天”),二是人类生存和发展的资源系统(“地”),三是人类生存发展的自身系统(“人”)。

  广在哪里?用我的“广义产权论”分析,广在天上、广在地上,还有广在人的自身上,如劳动力、技术、管理、产权和环境人权等。“天人合一”,对天地的敬畏并尊重人的尊严,这“两个鸡蛋”都得要。

  中国经济导报:这怎么运用到破解当下环境保护难题中呢?

  常修泽:要建立环境产权制度和资源产权制度。企业产权是狭义产权,环境产权则包括碳排放权。现代人应该意识到,碳排放是有产权关系的。

  中国经济导报:怎样理解资源产权?

  常修泽:资源产权有5个方面,包括水资源产权、土地资源产权、矿产资源产权、森林资源产权以及海洋资源产权。

  例如,海洋产权,所有权是国家的,这很清晰,但海洋的用益物权如何搞活,现在还是一个薄弱环节。可以划出一定区域,把产权界定好,把使用权转让给有需要的地区、企业和个人。例如,可以转让给西部没有海洋的地区。我曾建议建立一个中国的海洋产权交易所,这引起山东省烟台市委市政府的重视。

  需要强调的是,生态文明建设有4条线。

  第一是技术路线,通过发明或创新装置,减少污染。第二是结构路线,调整产业结构,例如把首钢迁出去,搞文化创意产业和服务业。第三是政府调节路线,包括环保执法、检查、惩罚,以及改革资源税、环境税。第四是市场路线,用“看不见的手”运作,一是产权,二是价格。价格杠杆大家比较熟悉,但用产权调整,建立碳排放产权,进行碳交易,需要在产权制度上做文章。

  前三种路线大家都比较重视,但一到市场这里,往往容易忽略,概念也不清晰。我做经济理论研究这35年,主要关注3个字:一是“人”——《人本体制论》;二是“产”——《广义产权论》;三是“转”——《中国第三波转型论》,重点就是在经济、社会、政治、文化、环境的“五环改革”中,怎么按包容制度展开。

  新阶段改革要有新思维,要有新方略。要摆脱传统思维,要超越惯性运作。我不希望“文明冲突”和“社会博弈”成为新阶段中国改革的主流形态,我期盼包容性改革能成为下一步的战略选择。

来源:中国经济导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