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人物 > 常修泽 > 访谈

常修泽:反垄断:反到深处是"破垄"

——在央视谈反垄断走势问题

  时间:2014-08-25   浏览次数:0

  白岩松: 在本周(2014年8月23日),针对12家日企被处以超过12亿元的反垄断罚单,日本共同社在周三发表文章,称中国此举意在打破外资优待,并以此保护国内产业。而事实上,日系企业抱团垄断零部件价格,在国际上受到的惩罚并不少,去年9月,日本9家零部件供应商受到美国司法部调查,被处以7.45亿美元罚款。

  经济学者 常修泽 教授:

  对日企的汽车零部件企业这12家的处理,它当然属于外资企业,但是这个《反垄断法》可不是专门针对特定的外资企业的,它应该是对着各类市场主体。不管你是国有、民营,还是外资,只要你搞垄断就要属于反对之列,这叫“不排外,无例外”。

  解说:

  在本周,关于中国正在进行的反垄断是排外的种种揣测,在经济学者看来,不值一驳,因为市场化程度越高的国家,反垄断的力度越大,效果也越明显。而对于中国来说,面临的更大难题,或许并不是这类有外来经验可循的反价格垄断。

  经济学者 常修泽 教授:

  我们这个经济体制改革,虽然进行了36年,但是还没有到位,就是说在国有、民营、外资,这几种不同经济力量之间的关系上,还没有完全做到这种叫做“两平一同”,第一是,平等使用生产要素,第二就是,公平参与市场竞争。

  解说:

  周四,中国青年报刊登文章,提到发改委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局局长许昆林,在近两年面对媒体时,最常被问及的问题就是,为什么反垄断只打苍蝇,不打老虎? 经济学者的看法。

  经济学者 常修泽 教授:

  原来的计划经济国家有这么一个比较特殊的问题,就是某些个行业,处在一种垄断的状态当中。我把这个命题称之为,简单称之为两个字叫“破垄”,就是要破除垄断行业的垄断,或者用一个官方现在用的术语,叫做推进垄断性行业改革。

  解说:

  在本周,一家民企以垄断为由状告中石化云南分公司,被不少经济领域媒体看做石油行业反垄断第一案,而事实上,在《反垄断法》中,就有明确条款禁止滥用行政权力排除、限制竞争。显然,在反垄断这个命题上,中国面临的问题,远比其它国家更为复杂。

  经济学者 常修泽 教授:

  行政垄断怎么破解?这个,中国比其它的市场经济国家要严峻的多。电力、电信、铁路、民航、邮政等,这些垄断性的部门,要打破垄断,要放宽民营资本和外商资本的进入,要实行这种公平公正的竞争。

  基点是实现整个社会的公共利益最大化,这里包括消费者利益的最大化和全体公民利益的最大化。它不是以某一个企业作为本位,而是以整个社会作为本位,就是考虑怎么样维护这个社会的整体利益,替全体老百姓来着想。

  白岩松:在今年这股反垄断热潮中,的确听到不少人在说,反垄断怎么成了反外企?是不是打压外企呀?我想这一定是一个大误解。如果是为了打压外企,那就不是反垄断,而成了反市场、反改革。那就不是功,而是罪了。其实无论国企、外企,垄断都是罪。而反垄断的真正意义,不是为了产品降价或开出罚单这样表象的事情。归根到底是为了走向更成熟,更规范的市场经营。自由是什么?是人们可以做法律允许你做的所有事情,这句话说明了自由与规矩之间的关系。市场经济更有规范才更有自由,但愿反垄断不是偶尔的一次行动,而是法律框架下的常态行为,并因此营造市场经济更大的自由。

  (2014年8月23日央视《新闻周刊》节选)

  

来源:2014年8月23日央视《新闻周刊》节选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