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远征:中国宏观经济2011年形势走向分析

作者:曹远征  时间:2011-12-14

  内容摘要:中国经济结构调整的外部环境正在发生变化,因此必须寄希望于通过扩大人均收入,提高消费能力,使中国市场逐步走向世界的前列。但在目前消费和出口双重疲软的情况下,中国经济仍然需要靠投资拉动增长。2011年下半年经济下行风险不是很大,物价上涨是经济增长最主要障碍,预计货币政策偏紧。

  关键词:中国宏观经济,经济结构调整,投资

  目前,中国宏观经济形势比较复杂,中国经济陷入一个调整时期。

  回顾“十一五”期间中国经济发展,会发现中国经济结构有两个最显著的特点:一是以第二产业为主的结构。在“十一五”规划里的22项指标中,有8个约束性和14个预期性指标,其中8个约束性指标都完成,14个预期性指标中有3个没有完成,即服务业占就业的比重、服务业增加值和研发经费占GDP的比重。没完成的指标都在服务业,凸显了中国经济结构是以第二产业为主。二是以出口导向型第二产业为主的结构。中国经济是高度的出口导向型。本轮金融危机爆发以后,并不是中国的金融机构有什么问题,而是中国的净出口占GDP的比重如此之高,出口受到影响,然后经济下滑。对此,中国政府应对出口下滑的做法,主要是靠投资拉动。

  现在遇到的问题,包括地方融资平台问题、中小企业融资问题、1000万套保障房建设问题,实际上都跟投资是否可持续相关。如果说过去结构调整是口号的话,那么现在的结构调整正在现实发生。跟过去30年相比,最重要的是有四个因素发生重大变化:

  第一个因素变化在于,世界经济似乎不那么乐观,还在低迷之中,而且前景也并不十分光明,这意味着中国出口导向型经济不仅不可持续,而且会遇到困难。

  第二个因素变化在于,中国跟亚洲国家一样都是劳动力无限供给条件下的经济增长,主要是农村剩余劳动力的转移。农村剩余劳动力转移,形成了以劳动力低成本的低成本制造业优势,并纳入全球。现在看来,农村劳动力人口的转移已经在变化。尽管以农村65岁以下人口来说,农村还有很多剩余劳动力,但实际情况在于,45岁以上农民已经基本不出来打工了。中国的青壮劳动力50%已经离开了农村,这意味着工资将会有持续的上升,低成本的制造优势将不再持续。

  第三个因素变化在于,中国经济是投资推动型经济,得益于中国的高储蓄率,而高储蓄率和中国人口结构高度相关。中国是一对夫妇一个孩子,生活成本在下降,所以储蓄率比较高,投资率比较高。可是第六次人口普查的数据显示未来的问题很严重。一个妇女一辈子生孩子的人数,如果理论数值是2.1胎,总人口是平的,也就是代际分配不出现问题。现在统计结果大概在1.4-1.5胎,人口老龄化的情况比想像中的要严重。这意味着两件事情:一是新增劳动力市场的人口不像我们估计的那么多,应该在2015年左右与社会需求劳动力基本持平,当然那时候依然有失业出现,更多表现为结构性失业,也就是说低端劳动力工资在上升,高端大学生找不到工作。二是如果老龄人口上升,则意味着储蓄下降,投资驱动的经济增长模式将难以为继。

  第四个因素变化在于,过去中国经济是资源耗费型、环境不友好型,现在这个条件在发生着变化。举一个简单的例子,1993-2010年不过十六七年的时间,中国石油消费量的53%依赖进口,资源的可持续性就成为问题,节能减排和技术进步就变成大势所趋。

  由于以上四个因素跟过去30年相比发生了重大变化,导致中国经济结构必须调整。调整的方向是,我们寄希望于中国通过扩大人均收入,提高消费能力,使中国市场逐步走向世界前列。

  然而,以消费带动的火车头还没有出来,出口导向又遇到严重困难,就是内需外需两不靠。2011年经济能依然维持比较好的状态,主要靠投资推动。从国家统计数据公布来看,2011年上半年市场有两个超预期:一是经济硬着陆的风险似乎不存在。过去一直认为经济会下滑,而且下滑速度比较快,有硬着陆的风险,但上半年数据证明似乎不存在硬着陆风险,而且经济还在上升。二是通货膨胀水平超预期。这两个超预期说明,投资依然是拉动GDP的重要因素。其中一个事实是2011年房地产投资依然维持在30%以上的高速。尽管房地产住宅业处于宏观调控当中,但商业地产依然在增长,加上5、6月份后对保障房的投资加大,于是房地产整个投资在加大。市场反映就是水泥很好卖,水泥的股价一度也在飙升之中。

  现在的问题是投资是否可持续?如果投资出现不正常的下滑,那么经济就有下滑很大的风险。所以政策解读可能是这样的:投资可持续性从2011年来看高度依赖于房地产,也即高度依靠于政府的1千万套保障房建设。按住建部统计,保障房建设要求在11月全部开工,这就意味着在2011年下半年还需要投入8000亿,资金能否足额到位是关键点。如果资金足额到位,经济还会维持一个较高的速度,如果资金不能足额到位,问题可能就会出现。房地产市场目前的状况正是房地产商和政府的博弈。政府若投资不到位,调控一定得松闸,因为房地产行业关系到50多个行业,从上游的钢材、水泥,到下游的装修、家电乃至床上用品都与房地产有密切关系。政府挺不住一松闸,房子就好卖,房价就又上去了。因此,下半年经济状况好坏取决于投资。

  如此推理,在新的消费热点还没有起来之前,在可预见的未来,投资的可持续性一直是一个核心问题。中国政府也注意到这个事实,开始考虑可持续投资的问题,保障房3600万套,投资1000万套需要1.3亿~1.4亿元,3600万套大概需要5万亿元的投资。与之相关的投资是每年4000亿元,10年下来是4万亿元的投资。这个投资的可持续性和这些项目的产生关乎未来中国经济增长的一个趋向。

  另外,目前货币政策非常之紧,但物价还没有往下降,通货膨胀还在高位。看来这一次通货膨胀不完全是货币因素推动。2009年M2的供应量超过30%,2010年下半年开始十几次的提高准备金率、五六次的加息,使得M2的增长已经回落到10%左右。这就意味着有其他因素在推动物价上扬。其中有以下两个因素必须注意:

  第一个因素是短期外部冲击,主要表现在农产品,以及包括石油为代表的大宗产品上面。从农产品来看,2011年6月物价上涨6.4%,其中农产品上涨14%多,猪肉上涨57%,也就是说农产品对CPI的贡献将近4个点。用西方的统计,剔除能源和农产品这种所谓核心通胀率,中国通胀率是在缓慢下行的。

  与此同时,以石油为代表的大宗原材料价格波动非常剧烈。这是由于世界经济没有方向,稍微风吹草动就会成为炒作的题材。2011年石油产地国的中东和北非地区社会不稳定,中东、北非占全球石油供应量的40%,这些地区的不稳定就造成了油价大幅波动。这对中国经济影响非常之大。观察中国的贸易顺逆差数字,会发现两者有关联。全年第一季度中国贸易出现逆差,逆差并不是由于中国出口减速明显,而是进口增速非常之快。但进口商品并没有增多,主要是价格增长,这就自然推高了国内的价格。

  第二个因素是劳动力成本上升。拿蔬菜举例,蔬菜很大程度上是劳动密集型产品,其劳动力成本大概占整个成本的40%以上。蔬菜在全世界都是劳动密集型产品,在国外鸡比蔬菜便宜是有道理的。鸡可以机械化生产,4-6个星期可以出栏,而蔬菜得2-3个月,而且是劳动密集型产品。劳动力成本上升意味着劳动密集型产品价格都有上涨趋势,这不是一个所谓货币政策,而是一个比价关系的调整。换言之,在中国的物价中,蔬菜没有涨到比鸡肉还贵之前,物价上涨还可能是持续的、长期的。中国正在进入这样一个时期。

  总之,中国经济目前下行风险并不是很大,尽管在缓慢回落。2011年中国经济增长肯定维持在9%以上,这是有希望的,甚至能到9.5%左右。中国经济目前最大的问题还是物价,尽管物价上涨不完全由通货因素引起。物价上涨在四季度有望回落在4%左右,全年物价增长应该在5%左右。但问题的关键在于这个上涨是短期宏观政策难以对付的。由此,财政政策因为关乎保障房的建设,需要继续维持积极的方向;而货币政策由于要控制通货膨胀,应是偏紧的方向,但要适度。在全球范围内,货币政策对对抗经济危机有作用,但对提升经济增长基本无意义;对控制通胀有用,但对压低物价作用不大。中国货币政策在2011年下半年不大会有重大的举动,但为了控制通货膨胀预期,加息还是需要的。因为通胀预期带来了负利率,因此还有加息的空间。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中国2011年宏观经济问题不大,应高度关注明后两年投资的可持续性,如果新的消费不能接替,出口又不能成为重要支撑,那么投资的可持续性就成为中国经济未来发展的关键。

  作者简介:曹远征(1954-);经济学博士,中银国际控股有限公司首席经济学家。

来源:国研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