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远征:“一带一路”建设的人民币国际化契机

  时间:2017-05-20

 

  5月14日至15日,“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召开,最终达成了270多项成果,其中在加强金融合作,促进资金融通方面达成了16项成果。

  同“一带一路”密切关联的资金源可以归纳为以下五个:传统国际金融机构、开发性和政策性金融机构、商业银行、专项投资资金和新兴多边开发金融机构。

  其中中银国际作为中国银行(3.610, 0.00, 0.00%)旗下全资附属的投资银行,是中国银行在海外最大的非银行金融机构,也是中国在海外最大的非银行金融机构,作为最国际化的民族投行,其参与的项目有:担任俄罗斯铝业上市财务顾问、意大利移动通信的国际银团贷款牵头行以及“一带一路”东盟中间很多项目都有提供顾问服务,随着“一带一路”更多中国企业走出去,也为中银国际发展提供了机会。

  近日,中银国际研究公司董事长曹远征接受了《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的专访,他表示,随着“一带一路”的发展,大量的基础设施在亚洲兴建,大量投资流向亚洲地区,自然为人民币国际化带来契机。

  他进一步认为,人民币固然很重要,但金融大动脉不仅仅是人民币,因为“一带一路”不仅仅是中国的“一带一路”,最重要的通过“一带一路”的引导性安排,共建共赢共享,而非一国金融机构单打独斗。因此自贸区的建设,多边双边自贸区的建设,是“一带一路”核心的主架,在自贸区中间各国金融机构相互合作,才能勾勒出金融大动脉。

  “始于贸易”但“不止于贸易”

  近期商务部公布的数据显示,2014年至2016年,中国与沿线国家贸易总额约20万亿元人民币。其中2016年中国与沿线国家贸易总额达到9536亿美元,占中国对外贸易总额的25.7%,较2015年的25.4%上升0.3个百分点。

  曹远征表示,在上述贸易过程中,无论企业从中国进口还是货物出口到中国,在双边贸易中使用人民币计价结算,将不仅能够把丝绸之路经济带、海上丝绸之路与国内市场进一步打通,有助于联通境内外金融市场,促进多个人民币离岸中心的形成,也将有机会为所在国企业和人民降低结算成本。

  “而随着人民币跨境结算的开放,因贸易在海外积累的人民币头寸如果没有良好的投资渠道,将削弱人民币使用的动力。”曹远征认为,如果人民币在国际上使用不能深化,人民币用于国际贸易的范围就难以扩大,因此人民币的国际使用“不止于贸易”。

  这就意味着,一旦从贸易下开始一个本地化使用过程,那意味着必须开始投资。曹远征认为,中国的对外贸易一直都保持很高的增长率,人民币国际化应该随之深化。人民币国际化“始于贸易”但“不止于贸易”。

  中国银行董事长田国立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日益频繁的直接投资能拓展人民币跨境循环的区域。

  2014年到2016年,中国企业对“一带一路”相关国家直接投资超过500亿美元。双边投资合作为人民币在资本项下输出迎来了新契机,在向“一带一路”沿线基础设施建设提供资金支持时,如果采用一定比例人民币资金,将不仅带动我国商品出口,而且使人民币在这一过程中完成境内外的顺畅循环。

  此外,中国企业已先后在20个沿线国家建设了56个境外经贸合作区,累计投资超过185亿美元,入区企业1028家,为东道国创造了超过11亿美元的税收和18万个就业岗位,给沿线国家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利益,也增强了其对“一带一路”倡议的认可感。

  2016年步伐越发加快,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53个国家的直接投资就达到了145.3亿美元,中国企业对相关61个国家新签的合同总额达到1260.3亿美元,同比增长51.6%。

  沪将为“一带一路”国际金融中心

  在曹远征看来,随着人民币国际化,中国金融机构也在国际化。

  截至2016 年末,共有9 家中资银行在26 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设立了62 家一级机构,其中包括18 家子行、35 家分行、9 家代表处。

  而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已有20 个国家的54 家商业银行在华设立了6 家子行、1 家财务公司、20 家分行以及40 家代表处。

  “在金融基础设施,金融机构,金融市场的建设上,中国是‘一带一路’最重要的国家,人民币是主要安排的货币,因此中国是最主要的金融市场。”他进一步表示,如果说中国金融机构最主要的市场,那就是上海,上海将成为“一带一路”的国际金融中心,但这个国际金融中心不仅仅是中国的,而是全球的,是“一带一路”的。

  曹远征进一步表示,就上海而言即体现为上海自贸区的启动,而上海自贸区说穿了是资本现象开放和资本现象可兑换。

  谈及人民币国际化的含义,曹远征表示,人民币是中国的主权货币,人民币国际化是主权货币的国际化,是人民币开始广泛进入资产负债表的过程,包括政府、企业、金融机构和家庭等。

  而作为国际货币需要承担3种职能:第一是国际贸易的计价和结算工具;第二是因计价和结算产生头寸,为安排头寸成为投融资工具;第三是由于上述两者,使其成为一般支付手段,具有价值承担功能,从而成为储备货币。

  在曹远征看来,现在人民币正在渐进地依次承担上述国际货币的职能,“一带一路”使得人民币国际化从双边安排到多边安排,尤其是人民币正式加入SDR之后,目前已呈现出全职能的轮廓。

  随着人民币在境外流通和沉淀,人民币将有望进入沿线国家资产负债表,被广泛用作储备货币。

  最新成绩显示,在“一带一路”建设中,中国已与22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签署了本币互换协议,8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实现了货币直接交易,并在7个沿线国家建立了当地的人民币清算安排。

来源:华夏时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