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人物 > 曹远征 > 访谈

曹远征:目前未到加息时

作者:曹远征  时间:2008-07-02

编者按:央行行长周小川昨天表示,将继续坚持从紧的货币政策,不排除通过加息来遏制通货膨胀。另一方面,国家统计局昨天通报1-5月份,居民消费价格同比上涨8.1%。上游产品价格涨幅继续上升。1-5月份,工业品出厂价格同比上涨7.4%,房屋销售价格继续较快上涨。5月份,全国70个大中城市房屋销售价格同比上涨9.2%。国内通胀形势依然严峻。但是A股市场已经超跌55%,我国GDP下滑已成定局。我国货币政策的思路是否正确?是否应当进行调整?加息的可能性有多大?特邀著名经济学家曹远征先生探讨此话题。 
  嘉宾: 
  曹远征 现任中银国际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首席经济学家,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曾任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经济专家,曾担任越南等多个经济转型国家经济顾问

曹远征 
  较长期内通货膨胀依然是经济的主要威胁 
  周小川最近再三表示说要坚持从紧的货币政策不排除采取包括加息在内任何手段,在当前复杂的国际国内形势下,尤其是股市暴跌的状况,还提出可能要加息,您怎么看这种做法? 
  曹远征:应当这样,我们一定要保持一个从紧的状态,不能因为其他方面的情况便有疑虑。因为一旦放松从紧的状态就容易把成本推动和需求拉上两个通胀的成因给连起来循环了,那时候局面就不好弄了。在这个关口上你采不采取加息那是另外一回事,至少有一个明确的信号,就是通货膨胀依然是经济的主要威胁体,而且这个威胁看来还不是一个短期的三天两头的,很可能进入一个比较长期的状态,货币政策一定在这个时期都是从紧的。 
  目前还不需要加息 
  我国的通胀主要还是成本推动型,或者说是国际因素造成的,而国内即使再采取从紧的政策也只能作用于国内需求,对 “输入型通胀”似乎作用不大。我们货币政策的思路是不是有误? 
  曹远征:第一,货币政策对付这种成本推动型特别输入型通胀效果确实有限,但是它是有意义的。因为货币政策是控制需求的。虽然它在供给方面、成本推动方面控制不了,控制需求的意义在于不要让成本推动的通胀变成需求拉上的,需求拉上循环成成本推动,变成恶性循环,从这个角度来说从紧的政策有意义。 
  第二,我们应当配合整个结构调整的政策,也就是说要怎么促进产业结构调整,节能降耗,往高附加值的方向走,这个相对比较长期。因此可能在未来一段时期中间,物价尤其PPI还会在一个高位运行,我国已经进入一个高成本时代,而控制物价上涨就成为长期比较重要的工作。 
  是不是说我们是整体上保持从紧的信号,配合长期的结构性调整。那近期内加息的可能性到底有多大? 
  曹远征:首先政府是放出了明确的信号,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可能是从紧的,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一定比现有的会再紧一点,它是保持一个高压的态势;其次,并没说一定要加息。但是不排除如果中间有什么新的进展会去采取新的从紧的措施。但是目前还看不出来需要新的从紧措施。 
  不太可能因为股市大跌就改变从紧政策 
  目前A股市场跌幅已过55%,如果坚持从紧的货币政策可能会对资本市场造成更大的伤害。美国在制定货币政策时会考虑资产价格,为什么我们却如此漠视? 
  曹远征:大部分国家货币政策并不含有资产价格目标,因为我们知道货币政策跟资产市场价格的关系是或然的,并没有确定的必然的关系。美联储虽然会考虑资产价格但也没有把它纳入目标中。例如去年我国央行就开始加息,但是当初A股市场却在涨。这就说明并不一定是按人们所理解的两者有逻辑关系,所以我们知道它的指导性就微弱,正因为这样所以一般是资产这个东西不放在货币政策考虑之中了。它两个关系是或然的,起来央行在不断的加息,中国的A股市场不断的上涨。有人说上次调整存款准备金率对股市影响很大,但也有人认为是 “王益事件”,所以究竟那个因素跟那个因素不知道。 
  判断是不是要对资产要进行干预需要考虑这个东西是否会影响到整个系统性的安全,会不会出现大的风险。拿股市来说,股市在中国经济中间占的比重毕竟非常小,只要银行不出问题,它的跌跌涨涨,这个对安全性并不是很大,过去我们看存款的问题,只要中国银行的储蓄存款一直保持正增长,那么股市动不动问题都不大,它不会引出一个重要政策的出台。房地产业依然,除非房价是有一个急速、快速下落,伤及到银行了,那才可能有一些什么样的考虑,但是目前为止现在看不出这个迹象。 
  应顺应国际油价逐步放开油价管制 
  在油价不断攀升的情况下,下一步我国是否应当放开油价? 
  曹远征:第一,从全世界来看,现在靠财政补贴是靠不住的,而且全世界都认为是中国因素引起油价上涨的,尽管真假不说了,但是形成这么一个预期,毕竟全球新增石油产量40%被中国买走了,从这个意义上来讲,理顺价格是比较好的,最终会改变了整个市场的预期。像上次调整油价一调整当天油价就下了三美元,但是现在还在上涨。所以,如果要想控制国际石油价格上涨,顺应国际价格肯定是一个趋势。顺的话可能对控制需求对经营能力都有正面的刺激意义,那么这时候是对会全球的金融炒作至少也算是一个理由,可能油价也不会说是那么大幅度飙升了。 
  第二,在这个过程中要考虑到中国承受能力的问题。我们现在跟国际油价差距还有60%,虽然信号往那个方向顺,但是是应当有步骤的,要把这个东西是放在相当时间内进行消化。中国这方面是有非常有经验的,一二十年前石油价格改革就是这么过来的。在这样的过程中间,不排除PPI一直走高的或者是比较高位运行,这种长期的物价上涨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是必然的,在这个过程中保持一个从紧的货币政策是必要的,避免成本推动变成需求拉上。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 [关闭] [收藏] [打印]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