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人物 > 曹远征 > 访谈

曹远征:国际金融危机下的亚洲新兴经济体

作者:曹远征  时间:2009-03-28

国际金融危机下的亚洲新兴经济体

 在“增长与改革——国际金融危机下的亚洲新兴经济体”

国际研讨会上的演讲

2009328

谢谢主席 先生!

我的报告题目是“国际金融危机下的亚洲新兴经济体”,我从三个方面来讨论,第一个角度评论一下目前国际金融危机的走势,第二看一下全球化下国际金融危机的意义,第三我们看一下亚洲的经济体。

第一,国际金融危机的走势,我们注意尽管金融危机海啸已经过去了,但是正在深化之中,最重要的是去杠杆化仍然在进行。与去年和相比,表现在四个方面,从传统上看,去杠杆化从个人消费领域转向公司领域,西方工业企业出现了严重的问题,公司贷款问题开始暴露,尤其像美国的生物制药公司值得关注。第二,金融危机从传统的资本市场开始转向信贷市场,很多大银行的问题开始暴露,我们注意到像花旗银行、美洲银行、瑞士联合银行以及汇丰银行都陷入困境。第三,金融危机去杠杆化从美国发展到欧洲,尤其是西欧,由于东欧问题的严重化,使欧洲腹背受敌,欧元和欧盟面临新的挑战。第四,去杠杆化是从传统的投资者转向消费者,西方国家的居民储蓄率高度提升引起了人们的关注,我们注意到美国的居民储蓄率从两年前的负值变成现在的3.8%,如按照正常的情况,预计会提高到68%。由于金融危机去杠杆化依然在进行,使世界经济处于低迷的状态。今年全球经济可能会是负增长,如果出现正增长不会超过1%。在亚洲,其中,中国的经济增长倍受关注。人们现在关心去杠杆化会不会更加的严重,会不会出现L型。

第二,我们探讨一下这次金融危机在全球化背景下预示着什么。我们注意到这次全球化是冷战结束以后出现的,跟过去的全球化相比有革命性的意义。首先它是市场经济基础的全球化,最重要的标志就是关税贸易总协定变成WTO,无论是交易的范围、深度都大大提高了,更重要的是,交易的机制标准化,从而出现了国际贸易增长速度远远快于GDP的增长速度。我们注意到这个全球化是工业化生产方式的全球化,工业化生产方式普及全球,一个产业不再只在一个国内,出现了服务外包的形式,增进了全球化的规模效应,与此同时,全球的产业整合在一个包当中。由于工业化生产方式的深化,出现了交易成本的降低和规模效益的提升,出现了全球化的红利,我们注意到进入本世纪以后,比如说危机前五年,20022007年全球经济增长速度比过去三十年快一个百分点,亚洲经济增长速度也快于过去三十年一个百分点。快出的部分被解读为全球化的红利。在全球化的过程当中,各国用自己的比较优势加速全球化的过程,逐渐形成了三个相互联系,但是又各具特点的三个板块,首先是亚洲新兴经济板块,用低成本制造业纳入全球化的过程,由于低成本为全球化作出了新的贡献,降低了全球的物价,降低了全球的通货膨胀率,与此同时也分享了全球化的好处,积累了巨额的贸易顺差。第二个板块是西方国家,这些国家是金融服务业相对发达,把金融服务业的比较优势纳入了全球化,对全球化的贡献是改善了全球资源配置效益,同时也分享了全球化的好处,同时助长了美国的负债消费。第三个板块是资源出口国板块,包括俄罗斯、巴西等出口国,在资源的层次上全球化,同时为全球化作出贡献,与此同时,也分享了全球化的好处,也积累了巨额的贸易顺差。因此,美国的负债消费构成了亚洲的出口,亚洲国家和资源出口国家的贸易顺差通过金融流到了美国,这个结构的核心是低成本的制造和低成本的输出,随着资源价格的飙升使低成本在压迫难以为继,在中国早就感觉到这一点,所以提出科学的发展观,希望通过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调整中国的发展。西方世界由于资源价格的飙升出现了通货膨胀,在这样一种情况下,美国的居民难以负债,从而演变为次贷危机。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次贷危机本身是全球化结构调整的产物,同时意味着全球化结构调整正在开始。我们现在比较担心的是,这种去杠杆化的金融危机会不会导致去全球化的趋势,很不好的迹象表明,比如说西方国家的保护主义正在抬头,美国人要用美国人,英国人要用英国人,法国表示他们的汽车公司要用法国的汽车零件,如果出现去全球化趋势,对世界经济显然不是好事。我们认为倒退是没有出路的,去全球化显然是一种倒退。

第三,亚洲经济持续增长。我们注意到亚洲经济与西方经济高度相对称。如果按照西方的标准会看到西方的经济是虚拟经济、负储蓄率。亚洲经济恰恰是以制造业为主,同时又是高储蓄率,现在这个循环中断了,欧美市场出了问题,一个逻辑的结论就是这个循环能不能在亚洲区域里进行,使高储蓄率和制造业能结合在一起。从逻辑上讲,这是做不到的。因为高储蓄率意味着不会出现像西方国家的去杠杆化,意味着亚洲国家的企业资产负债率和个人负债率都是相对安全的,我们注意到最近几个月中国经济的进展。中国政府通过扩大财政开支来启动内需,更为重要的是,我们注意到中国银行的贷款在过去四个月高速增长。像南书毕博士提到的,过去四个月中国的贷款高速增长,超出所有人的想象。预计三月份会超过1万亿。这是和西方国家的鲜明对照,西方正在去杠杆化,中国出现再杠杆化,这令我们非常关注。我们预计这个再杠杆化能出现六个月,中国经济今年保证8%的发展问题不大,如果出现一年以上,中国经济的周期和世界经济周期就不会一致了,出现了脱钩。我们能不能创造亚洲的高储蓄和制造业在亚洲区域中间形成循环,这是亚洲经济振兴自己的需要。在这样一个情况下,亚洲的基础设施建设特别是金融基础设施建设非常重要。我们观察到最近的一些重要进展,亚洲正在金融基础设施方面构建一些相应的机制和条件。如果这个条件和机制进一步的成熟化,很容易推动亚洲经济的发展,使亚洲经济尽早摆脱世界经济的联系,从而为进一步的发展奠定基础。

   以上是我的报告,谢谢大家!

来源:中国改革论坛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