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人物 > 曹远征 > 访谈

曹远征:国有资产可填养老金18万亿缺口

作者:曹远征  时间:2012-08-30

  

  曹远征

  日前,经济学家曹远征接受网易财经专访,主要从资产负债表角度解读养老金问题。针对“或将面临18.3万亿养老金缺口”这一问题,曹远征认为,中国有庞大的国有资产,可以通过划拨国有资产填上这一缺口,因而不必担忧。而人口老龄化是造成这一问题的主要原因。曹远征指出,政府应担起养老责任,破解养老金困局,“资产负债可持续,在养老上无外乎三个解决办法:第一个办法就是提高交的比例;第二个办理推迟支付,减少支付压力,这就是提高退休年龄;第三个办法就是国有资产划进去。”

  以下为曹远征观点摘要:

  明年中国的养老金缺口可能会达到18.3万亿。这从资产负债表的角度来看,是国家长期的资产负债可持续能力的问题。国家资产负债表通常是指四张表联在一起,既包括财政的、政府的资产负债,也包括金融机构的,同时也包括非金融机构的和居民家庭的,这统称为国家资产负债表。

  养老负债是说国家如果对居民的养老有承诺的话,那么它一定要提供养老的来源,如果这个来源不确实的话,它就变成国家的一个或有负债,这个或有负债会影响到国家的资产负债的持续能力的问题。

  如果说投资构成的这样一个资产负债表的问题的话,你会发现流量和存量之间的关系是一个接线的关系,也就是说比如说投资回报率10%,那么你就要十倍 的资产才能支持这样一个流量。同理,咱们也看看国家资产这个养老负债上,养老负债上大家一般认为个人账户不实,个人账户的缺口可能有1.7万亿,如果投资回报率是10%的话,那么换言之就需要17万亿的资产才能支持这1.7万亿的缺口,这就是我们说的这个,18.3万亿如果你从逻辑上推的话是这么一个数。

  但是我们说这个数不重要。不重要的意义在于,中国跟其他国家相比,中国是有这个能力的。国家有庞大的国有资产,但是却是对养老有负债,那你把国有资产转到养老这上头,这个问题就平了,这是我们想说的最重要的问题,制度的改善的问题。而且这个事我们过去也做过,在2003年以前有过这么一个决定,国有企业上市,它的上市融资额的10%倒算成国有股划归社保,这是国有资产转社保,现在只不过是根据人口老龄化的速度,我们需要转的额度更大一点、更多一点, 仅此而已。这在国家资产负债表纠正国家资产负债结构错配,那么转到这儿,这个缺口就给补住了。

  不是说这18.3万亿是已经负债,它是有资产的,资产必须填进来的,就是国有资产。而且中国政府除了国有资产以外,土地、其他的资源都是国家的,从这个意义上讲,不存在支付能力,只是制度上没有建立起来。

  咱们怎么来建立一个可持续的养老保障体制?如果建立可持续的养老保障体系,除了个人负担以外,政府有一个隐性的负债的责任,而政府这个负债的责任可以化解掉,就是把国有资产转社保,就可以化解,那么这个制度可以持续。

  最重要我们的社保是个人账户制,个人账户叫公积账户,也就是说你个人在工资总额中间要交8%,同时你的雇 主单位还要给你交同等比例的,进入你个人账户,大部分进入个人账户,还有一部分进入你的公积账户,你退休以后首先从个人账户领钱,当个人账户不够的情况 下,由公积账户再来补助,然后构成这么一种养老制度。个人账户能否有足够的金额就变成这个制度的全部关键所在,但是由于种种原因,其实我们的个人账户是不 实的。其实原因很简单,因为在过去有老工人退休了,但是他的个人账户是空的,那么他一定会挪用你的个人账户的钱,那么就会导致你个人账户是空的,于是我们经常说,这个养老制度最核心的是做实个人账户。

  个人账户的不实,你可以理解为就是一个亏空,这个亏空并不是因为别的原因,这是中国的特殊原因,由于人口老龄化的原因,由于代际更替的原因。个人账户不实,就构成了一个国家的隐性负债,因为国家承诺说给你有保障。那么这个承诺是可以解决的,就是说把国有资产划进去。

  养老问题是全世界共同面对的一个问题,养老问题比较严重化,最终是人口老龄化。因为如果代际更替是平的话,后代人养前代人,因此养老金也不会出现很大的问题。欧债问题很重要的原因是人口老龄化所致,就是吃饭的人多了,干活的人少了,积累撵不上支出的需要,于是就出现了债务危机。

  对中国来说也面临这样的风险,因为中国的人口正在急速老龄化,我们知道过去中国推行的是一对夫妇一个孩子,独生子女,那么就意味着人口的代际不能正常维持,一定会出现一个老龄化,现在这个趋势已经开始出现了,养老问题由此就变得比较尖锐起来。但是与此同时我们要强调,中国跟希腊不一样,是因为中国政 府有庞大的国有资产,它可以用这个东西来弥补这个缺口,而不像希腊政府没有国有资产,他只好借外债来弥补,最后外债偿还不起,结果出现了希腊的债务危机。

  说全球的养老制度无外乎是两种制度,一种是现收现付制,一种是预筹积累的。全球比较成功的制度都是预筹积累的。什么叫预筹积累呢?就是我年轻的时候 攒钱在我的个人账户中,我年老的时候用我的个人账户自己来养自己。什么叫现收现付呢,就是年轻人养老年人,然后只要是你交了钱,我马上支付给已经退休的人 员,这叫现收现付。全球比较成功的制度都是这种预筹积累的个人账户,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养老的事是你个人的事,跟政府无关,政府只是说我强制说你必须得交 现金,不能把钱全花完,必须得存钱放在那儿,等你老的时候去用,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是个人的问题。

  但是因为政府强制,它又是社会的问题。我们说一个人的寿命咱们不知道,有可能长,有可能短,如果你寿命比较长,个人账户的钱用完了,那么一定 需要社会的资助,这时候政府又在这方面有提供最后援助的一个责任,所以它是个混合的制度,你很难说这种制度是政府的,还是个人的。

  理论上养老问题是个人的问题,跟政府没有关系,为什么说又是政府问题呢,是因为政府有承诺,政府的承诺说对全体公民提供一个低水平的全覆盖,那么这个低水平的全覆盖,应该是一个最基本的单位是公平的。

  资产负债可持续,在养老上无外乎三个解决办法:第一个办法就是提高交的比例;第二个办理推迟支付,减少支付压力,这就是提高退休年龄;第三个办法就是国有资产划进去,我们说这三种办法你都可以考虑,都能达到效果。但是各有利弊,因此你需要权衡一下,综合一下。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