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人物 > 曹远征 > 访谈

中国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曹远征:未来两年财税改革最重要

作者:卢丽涛  时间:2014-03-04

  “今天站在这里预测中国经济感到忐忑不安,发现似乎不那么信心满怀,今年中国的经济确实遇到前所未有的问题。”中国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曹远征在近日举行的综合开发研究院25周年年会上发表演讲时用了这样的开场白。

  曹远征预测,今年中国经济增长速度为7.6%,CPI不会超过3.3%,这就要求三驾马车中的投资增速维持在20%以上,但是这个条件很难满足。除此之外,一些风险因素正在上升,包括房地产、影子银行、地方债务等,如果处理不当会引发系统性的金融风险。

  “中国经济长期来看是一个潜在增长下降的趋势,因为中国经济发展的条件和过去35年相比,有几个正在发生变化。”曹远征说,第一,全球经济在去杠杆化的过程中,跟过去经济全球化黄金时代已经不可相比了。这意味着中国经济过去的出口导向型经济现在难以维持,目前沿海城市遇到的问题都跟此相关。

  第二,过去中国经济增长是廉价劳动要素的投入形成了廉价制造业,成为世界工厂,但是现在农民工的供应已经不再充足,工资成本会上升,低成本制造业受到挑战。

  第三,中国人口正进入老龄化。老龄化对经济来讲就是储蓄率下降,投资驱动的经济难以持续。这就是地方债务和其他投资难以持续的很本质的一个原因。

  第四,过去中国经济是一个资源耗费型、环境不太友好型的增长,现在这样的增长更加难以持续。

  曹远征说,这些经济增长条件正在发生深刻转变,导致潜在增速下降。通常经济学家预计,2010~2012年是中国经济潜在增速下降的时期,会告别两位数的增长速度,如果增速稳步下滑,或在2020年左右经济增速达到6%左右。

  如果要控制下滑速度过快,尤其在出口和消费不太旺盛的情况下,要靠投资提高经济增速,所以投资变量变成了中国经济发展中最重要的一个变量。

  中国的投资通常是政府推动型的投资,地方政府是投资的主体,地方政府的投资能力成为稳定经济增长最重要的变量。

  曹远征说,短期来看,中国经济增长是一个发动机的转换。过去推动中国经济增长的一个因素是投资驱动,但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市场要起决定性作用,政府要退出市场。

  2013年底,中组部文件表示,今后要淡化GDP考核,严控地方债务。这样看来,地方政府的融资能力和融资冲动可能都在受到重大的影响,所以说在短期预测中投资变量不稳定了,是否能维持20%以上的投资,变成了很模糊的事。如果地方政府的负债投资不能维持,中国经济还会下行。

  曹远征认为,如果度过今明两年,中国经济会重上一个轨道,改革进一步深化会使中国经济有一个稳定增长的趋势。

  “如果未来两年要啃硬骨头的话,财税体制改革最为重要,因为财税体制是国家治理能力的支柱和基础,财税体制改革对地方政府行为的影响是一个需要高度关注的变量。”曹远征说。

  会后,《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对曹远征进行了专访。

  经济增长维持7.2%

  第一财经日报:你认为十八届三中全会确定的财税体制改革将对地方政府有何影响?

  曹远征:财政是国家治理能力的基础和重要支柱,财税体制改革是改革的基本安排,十八届三中全会指出要重新决定中央政府、地方政府的责任。

  比如,建立事权和支出责任相适应的制度。适度加强中央事权和支出责任,国防、外交、国家安全等都是中央事权,部分社会保障、跨区域重大项目建设维护等是中央和地方共同事权,地方政府主要承担区域性公共服务。

  在这个制度安排下,地方政府支出责任减少了,要花的钱就少了,这就意味着政府要逐步退出市场,不再承担经济建设的职能,地方政府逐步转变成区域性公共服务的政府。在公共服务均等化方面也得中央承担,这样中央政府的支出责任就会加大。

  过去地方政府发展经济是有道理的,是因为就业问题,现在人口结构在变化,就业压力并不像以前那么大了。2012年,新进城劳动力不断下降,农民工供应也在下降,服务业在发展,服务业吸纳的就业岗位量很大,这时候就业不是地方政府最重要的压力了。

  宏观压力无外乎是就业压力,现在看来经济增长维持在7.2%左右,中国不会出现就业问题,这时候GDP就不是最重要的,老百姓的其他诉求就是最重要的,这就是公共服务。

  日报:地方政府支出减少,是否就可以改变以往地方政府增收的方式,比如土地财政?

  曹远征:是这样的,过去地方政府要花这么多钱,要么中央给钱,要么卖地,现在地方政府不需要花这么多钱了,那就别卖地了。如果财政支出够了更好,不够就加大转移支付的力度。地方政府将来要变成服务型政府。这是革命性转变。

  未来必然推出房产税

  日报:十八届三中全会也说,要完善税收制度,你认为今后五年房产税推出可能性如何?

  曹远征:未来推出房产税是必需的。在目前的税收结构下,税收大头集中在中央,地方也需要有收入来源,地方只能靠消费税和房产税。

  现在推出房产税有一个忧虑就是,房产税会不会拉低房价,对投资是不是会有影响?第二个担心是,老百姓认为税已经够重的了,凭什么还要征房产税。但是我觉得,房产税其实是财产税,中国的财产中最重要的就是房产。

  为什么要征收财产税呢?财产税涉及更多的是收入分配、社会公平,全球收入分配差距都是一样的,付出的劳动不同,收入就不同。但是财产的代际更替是不公正的,遗产税在生前征是财产税。为什么有富二代出现呢?就是因为他们轻而易举地获得了上一代财富。

  地方债最大风险在于集中到期

  日报:你刚才提到了地方债风险,应该如何防范地方债务风险?

  曹远征:地方债包括地方政府的债务和地方融资平台的债务。地方政府债务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了,编制地方政府资产负债表和财务报告,进一步确立地方政府作为金融市场参与者的主体地位和边界,看看地方政府的偿还能力,将来能还钱的才能借钱。

  现在更多的债务是地方融资平台的债务,政府有很多城投公司来借钱,我认为要解决城投公司的债务,要把政府债变为企业债,把企业未来的项目收入作为担保,用市场来解决问题。

  目前看来,中国地方债务总额还没有达到欧盟的马约标准,地方债占GDP的比重还未达到国际安全警戒线。从这个角度来说是安全的,没什么问题。

  但是中国地方债的最大风险在于集中到期,因为地方债务50%是发生在2008年以后,现在到了集中还款期。现在政府的解决办法就是把还款期拉长,但是拉长了以后怎么办,未来还不起就会破产倒闭。这才是最大的风险。

来源:凤凰财经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