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人物 > 曹远征 > 访谈

曹远征:降息力量到底有多大 房地产下跌态势或缓解

作者:佚名  时间:2014-11-24

  降息的力量到底有多大?

  降息了!上周五,央行宣布降息,这是继2012年7月之后,两年多的时间以来央行首次降息。那么,这次久违的降息意味着什么?谁是真正的受益者?央视财经频道主持人沈竹和特约评论员中国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曹远征、著名财经评论员张鸿共同评论。

  降息了!意味着什么?谁的利好?

  曹远征:这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利息水平降低 更重要的是利率市场化的改革

  (《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如果把这个话题展开,在新常态背景来看降息更加的明确。我们说作为一个经济,你会看到,所谓新常态第一个标志就是减速,那么稳定就非常重要,稳定用来反映核心问题,降息显然对此时有帮助,融资不太难、融资不太贵。市场的反映是其中之一的含义,更重要的含义在于,如果叫新常态稳住的话,必得靠改革。这次降息中间,和过往最大一个不同是,它加改革的内容,它是把存款利率可以从原先1%至10%的上浮,提高到20%的上浮,那么是个利率市场化的进程。如果把这两个结合起来,你会发现它的意义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利息水平降低,更重要的是利率市场化的改革。

  我想有这么几重意义,第一,全球经济表现并不是很好,这次20国峰会提出在经济增长基础上额外增长2.1,而且承诺在2018年前要达到这个目标,这是20国峰会继伦敦峰会又一次提出增长问题,显然降息跟这个大趋势连接一起要促进经济增长,这是国际背景。第二,降息有个新特点,贷款利率降0.4%,存款利率降0.25%,那么它是不对称的,显然志向是降低融资成本。第三,它的手段也很有特点,它用改革的办法来降息,把利率进一步市场化,然后叫银行自主定价。在这样的情况下,它会出现差别,信用比较好的企业可能获得贷款会比较便宜,但是差的还是比较贵,这就会有优胜劣汰的筛选机制出现。存款也是如此,资金比较紧张的小行可能愿意承受更高的成本,有些大行资金比较充沛,愿意降低成本获得更高的利润,大行利息提得慢一点,小行利息提得快,这就给投资者和居民提供了很多的选择空间,你会根据它的风险,根据你的回报,来选择不同的品种,这恰恰为金融市场改革进一步的结构优化打开了一个新的空间。

  张鸿:降息是为了整个经济能够有更好质量的增长

  (《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

  它既有降息,也伴随着改革。如果把金融政策这个角度放在一块儿考虑,我觉得上一周应该是2014年最强的一周,星期一是沪港通,像打了鸡血一样,星期二大家又开始冷静起来,星期三国务院开了常务会,主要是要解决企业融资成本的问题,出了十条意见,对企业成本的降低有好处,包括银行的存贷比可能都会受到影响,周五降息了,几乎没有一天是闲着的,终其所有的目的是什么?其实是我们发现钱不够,然后怎么让这个钱不够或者钱太贵,怎么让它降下来,那降息就是一个好的办法。

  这两天,所有的媒体解读,基本上都是伴随改革来解读,就是大爷大妈们,你们如果存款,不要像原来那样随便存哪个银行了,银行现在可以货比三家了,十万如果存五年期的话,相差可能最大差额达到七千块钱。上周我们还谈大宗商品、油价的下跌,然后加上国内的CPI,虽然我们说通胀没有了,但可能是不是紧缩的压力又开始了?所以这个时候我们放出这样一个降息的办法,其实还是我们综合考量了整个大的经济环境,所以看上去是一个具体的金融政策,其实整个是为了我们整个经济能够有更好的质量的增长。

  曹远征:这是一套组合拳 而不是一味的放手

  (《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如果从宏观经济学来看,其实中国经济下行是个新常态,也就说中国经济告别两个数经济增长,想回到增长始终做不到。过去我们的增长是数量型扩张,这种时候甚至要转变经济增长方式,把数量型的扩张变成质量型的提高,也就说从粗放型的变成集约型的,有个比较紧的环境,然后才能有这个转变。

  更重要的是,你即使说宽松的货币政策或者什么,它也不可能把资金刺激回去到两位数,这是个大的环境。在这大环境下,它要做的是什么?是避免经济下滑速度更快,上涨的幅度更大,要拖住,这构成你现在看到的组合拳,央行其实你会看到这次降息,它有个解释,它说货币政策并没有真正向下,然后它只是说改变了结构。这个结构在我理解,就是说数量并不增加,但是内容在发生变化,也就说成本在发生变化,利率在发生变化,而不是说一味的放手。

  张鸿:房地产市场持续下跌的态势可能会被缓解

  (《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

  起码这一次会便宜一些,但是新增的我们不知道,起码存量从明年1月1号开始,应该会便宜一些。我们看股市上今天的资金流入的前几名,金融板块、房地产板块、建筑材料板块、有色金属、煤炭,几乎全部合和房地产相关。这里边一个是个人,我们可能关心的是个人信贷,但是开发商其实关心的是他们贷款成本的降低。这两天你也看到周末的一些财经媒体报道,各地都已经开始有噱头了,说日光盘又开始出来了,造个噱头说,降低成本了,但是这里边其实还是也有一个市场化的问题,就像我们前一段首套房贷你还记得吗?政策出来以后,不同的银行执行也是不一样的,所以一线城市、二线城市可能还是有这样的一个差别,但是整体上,我们的判断是房地产起码过去那样持续的下跌的态势可能会被缓解。

  此外,本来这些小微企业,因为贷款本身是市场化的。本来这些小微企业在银行面前,它就没拿到那么低的利率。它本来就不依托于基准利率,所以你基准利率虽然名以上降了一点,但是我和你银行谈的时候,你还是不愿意贷给我。包括新股发行的注册制什么,还有持续盈利的门槛也降低了,小企业可以直接融资。

  曹远征:预期改变了 市场就会变的活跃起来

  (《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我想首先应该是个稳定的因素,因为它改变了预期,又突然发现说利率可能下调,于是我的贷款利息的负担成本都在下降,它可能会改变一下老百姓购房的预期。但是我想更重要的还是强调它利率市场化。最后你会发现,这个市场是竞争的,有的行可能会说是利率低一点,有的行说我利率保持不变,有的行说我还要加一点,那么这时候真正的市场化机制开始出现了,对价格开始有了竞争。

  噱头在我们说就是预期,预期正在发生变化,大家觉得是对经济信心比过去高了,那么这市场会活跃起来。房地产的更多是要靠基本面,基本面实际上是确定的,但是短期中间,预期对它有很大的意义,预期改变,会对交投量会变得活跃点,其实对房地产、对股市、对其他金融资产基本都是这个态势。

  曹远征:降息在改变了预期 而货币政策最重要就是管理预期

  (《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我们说降息最重要是市场一个预期,过去认为是经济速度在下滑,大家预期不好,那么它突然发现政府想稳定这样一个增长,那么这时候预期又改变了。首先是在短期中间改变了预期,因为你知道货币政策最重要就是管理预期,然后你这个信号出来,它预期改变了,它市场就变好了。

  我不否认这一点,因为我们看到,20国一直承诺要提升经济增长速度,那么也就说在经济政策中间可能稍微偏松的政策,可能会再度重现,如果从这一上来讲,像是利率又组成一个下降的通道。市场的钱并不一定是很紧,但是很可能说是由于种种困难,不愿意给你贷,所以利率就变得很高了。那现在说,至少说是叫你成本变便宜点,然后你可以说是先喘口气,在这个基础上,你才能谈有质量的增长。

  曹远征:让更多竞争者进入市场 真正做到利率水平的降低

  (《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我们看到周三常务会上,他说把金融要进一步开放,叫民间金融进来。小微企业一定是小微金融机构为它服务的,它们更熟悉、更了解,那么贷款更容易、贷款成本也不会更贵。相形之下,大银行实际上是做不到小微企业服务的,因此这一定要有另外一个配合,就金融准入政策的适当放松。其实周三那十条,要联系来看,你才发现它是一系列组合拳中间的一种。

  其实一句话,中国经济增长靠改革,改革来促进结构变化,它质量就会提升了。那么我说,这次降息它更多是利率市场化,它是开启了改革一个大门,如果你要再看降息前一天的所谓十条,你会发现,改革是一整套、一系列的。不仅仅是降息融资成本的降低,更重要是更多的竞争者进入这个市场,那才真正做到是利率的水平的降低。

来源:央视财经评论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