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改革 > 改革人物 > 曹远征 > 访谈

曹远征:“一带一路”是人民币国际化最重要地区

作者:林远  时间:2016-04-18

  ●中国经济要可持续发展,需要维护全球化的环境,维护一个自由公正的国际经济秩序,维护一个自由开放的国际贸易环境。同时世界也面临着气候变暖、金融危机等等挑战。把这些问题连在一起看,“一带一路”提出的背景,就是针对去全球化而提出的维持全球化进程的一个主张。

  ●要化解“一带一路”面临的制约和风险,就要建立双边、多边、多层次的自由贸易区协定。通过自由贸易区的建设,将“一带一路”的国家互相咬合在一起。

  ●如果中国能发挥好亚投行或其它银行的作用,就能带动中国金融业的国际化发展,“一带一路”地区将成为人民币国际化最重要的使用地区,逻辑上会形成人民币区。

  中国经济50人论坛、新浪财经和清华经管学院联合举办的新浪·长安讲坛第291期日前召开。论坛成员、中银国际研究有限公司董事长曹远征发表了题为“大国崛起、一带一路与人民币国际化”的主题演讲。

  曹远征表示,“一带一路”是针对去全球化而提出的维持全球化进程的一个主张,中国作为世界型经济大国应当承担这个义务。加强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合作,会改善中国经济区域性结构,可以保证中国的能源安全,还将形成贸易、投资双轮快速发展,缓解国内现在经济下行的压力。此外,这个地区还将成为人民币国际化最重要的使用地区,大大增加人民币国际化的使用深度和广度。

  提出“一带一路”的背景是维持全球化进程

  针对“一带一路”出现的背景,曹远征表示,它是在中国作为世界型经济大国的背景下出现的。中国经济现在已经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是全球第一大贸易体。按照目前的经济发展速度,2020年以后,中国经济总量会超过美国成为第一大经济体。作为这么大的一个经济体,肯定要承担自己的责任。

  曹远征表示,中国经济的增长是一个外向型的增长。通过刺激进出口导向,把中国的工业化过程纳入全球化的进程之中,引起节奏快速变动,使工业化大大加速。同时也要看到另外一个问题,如果世界经济总需求疲软,中国受到的影响也是最大的。尽管现在中国经济正在调整,从外需型转向为内需扩大型,但是不管怎么说,过去这么多年以来,中国有效地利用世界市场,加速了自己的经济结构调整。

  曹远征说,从金融危机爆发到如今已经八年了,世界经济似乎并没有完全走出危机,而是进入了一个新的状态,与过去全球化的状态不同,是以低增长、低通胀为代表的。全球的劳动生产率和全要素生产率都在下降中。这意味着,上一轮世界经济技术进步的推动作用已经走到了末期,全球正期待新的技术革命。

  “在这样一个情况下,我们注意到一个事实,尽管八年来全球以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来支持经济,但是经济增长并没有得到有效的提升。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宽松的货币政策防止了更大的资产负债表衰退,但不能有效提升经济增长。经济增长的源泉是技术进步,而技术进步是随机的。控制总需求的财政政策、货币政策走到了尽头,全球都在寻求新的道路,这个道路就在供给侧。”曹远征说。

  曹远征认为,如何维持经济全球化变成了世界人民共同的责任,而中国经济想要可持续发展,也需要维护这个全球化的环境,维护一个自由公正的国际经济秩序,维护一个自由开放的国际贸易环境。我们需要一个自由贸易的世界,同时世界也面临着气候变暖、金融危机等等挑战。把这些问题连在一起来看,“一带一路”提出的背景,就是针对去全球化而提出的维持全球化进程的一个主张。

  “从目前来看,中国已经成为世界型经济大国,也应当承担这个义务,也有能力承担这个义务。”曹远征说,“一带一路”从地理位置上包括了65个国家,占全球人口的将近三分之二,但是GDP只占全球三分之一,说明它依然有非常大的增长空间,依然是快速发展的地带。而这个快速发展并不是靠内生的,而是需要有外力的帮助,因为这个地区是对国际化投资依赖程度最高的地区,正因为这个原因,“一带一路”不仅仅中国关注,它也是全球高度关注的地区。

  对中国经济可持续发展“一带一路”有多重意义

  曹远征表示,中国过去是二元经济增长的模式,即劳动力无限供给条件下的经济增长模式。这个模式大规模展开是1993年,大批农民背井离乡到深圳或到沿海地区打工,成就了沿海的经济发展。如此众多的农民到沿海去打工,劳动力竞争非常激烈,工资常年维持在交界水平中间,缔造了中国的廉价制造业,使中国产品从此有了竞争力,中国成为世界的工厂。

  但现在,中国的最低工资标准,全国无一例外都在上升,而且不存在东、中、西部的差异。如果企业还想采取廉价制造方式,只能考虑海外。未来中国经济可持续增长的希望,就不再是廉价劳动要素的投入,而在于劳动力生产率的提高。中国走到这一步,技术进步是第一位的。“十三五规划”讲了五个发展,第一个就是创新。

  曹远征表示,从技术创新角度来看,我们需要更近一步对外开放来获取技术。过去两年,中国在海外出现了大量的兼并案,核心都跟技术进步相关,和品牌制造相关。在这个问题上,“一带一路”也就成了很自然的选择。此外,中国经济进入新阶段,过去经济增长是能源消耗型、环境污染型、资源耗费型的,现在看显然已经不可持续了,要想突破这样的瓶颈,也需要有产能上的国际合作。

  曹远征还说,中国对外的直接投资流量,在过去几年持续上涨,引起中国的投资存量不断提高。中国企业走出去,并不是国家政策推动的几个国有大企业走出去,而是更多表现为民营企业抱团往外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就是中国最重要的贸易投资伙伴。这个地区贸易很大,这个地区对外资依赖很大,而且也是中国主要投资地区。

  “合作对中国有什么好处?中国过去的发展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对外开放,沿海地区把工业化战略纳入全球化之中,加快了沿海的成长。现在,我们也可以把西部的经济通过开放振兴发展起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一带一路’还不仅仅是海外市场,也能带动国内一些地区,向西开放带动着生产要素的横向移动,会改善中国经济区域性结构。同时,这样的开放还可以保证中国的能源安全。”曹远征表示。

  曹远征还认为,对中国来说,区域合作将形成贸易、投资双轮快速发展,缓解国内现在经济下行的压力。如果中国能发挥好亚投行或其它银行的作用,能带动中国金融业的国际化发展,这个地区将成为人民币国际化最重要的使用地区,大大增加人民币国际化的使用深度和广度,逻辑上会形成人民币区。

  “一带一路”也面临三重风险

  在曹远征看来,“一带一路”的风险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国际治理机制的差异。

  “一带一路”带来的国际治理概念和传统的国际治理概念不一样。如果传统国际治理概念是进行强制性和原则性的安排,“一带一路”则是一个友好协商型的安排,更具有包容性,能否行得通还需要在实践中去检验。

  二是这个地区的文化差异非常大。

  “一带一路”地区是佛教、伊斯兰教、基督教三大文明的发源地,诸多国家在发展过程中,不同的文化习俗形成了不同的宗教和不同的制度,而且有些国家之间还有长期的冲突,要想依靠法律解决问题难度很大。

  三是货币方面有三个错配。

  一是货币错配。“一带一路”地区相互之间贸易量非常大,但是使用的货币都不是本地货币,而是第三方货币。例如,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是最大橡胶出口国,中国是最大的橡胶进口国,双方缺乏一个计价和结算的手段,即使有需求也没法完成这个交易。这就是人民币实现国际化很重要的原因,它是从跨境货物贸易上开启的,是用人民币计价和结算。从另一个意义来说,纠正货币错配,就是本地区交易使用本地区货币,这叫本币化进程。

  二是期限错配。“一带一路”地区,尤其东亚地区是经济增长最快的地区,需要大规模长期投资。但是,流入该地区的资本多为短期资本,不仅难以满足需要,而且由于短期资本频繁流动,会伤害宏观经济的稳定。基础设施建设需要更长期的资金安排,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要想解决资金安排的错配问题,就要为基础设施提供更长期限的资金供应,而亚洲地区恰恰缺的就是这个。

  三是结构错配。“一带一路”地区,尤其东亚地区是全球储蓄率最高的地区,由于金融基础设施匮乏,金融市场不发达,因而储蓄为区外所动,并反投该区域。本地储蓄不能用于本地投资,要让外面来投资,而外面投资又把本地储蓄动员出去,这就叫结构错配。因此,发展中国家要发展,金融基础设施的发展非常重要甚至是关键性的。上海自贸区的试验,是给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做一个铺垫,它要真正成为一个国际金融中心,是中国经济真正进入发达经济行列的必要前提之一。

  建立双边多边多层次自由贸易区化解制约和风险

  曹远征认为,要化解上述制约和风险,就要建立双边、多边、多层次的自由贸易区协定。通过自由贸易区的建设,将“一带一路”的国家互相咬合在一起。

  上海自贸区最核心的试验是金融改革试验。作为人民币的本币中心,上海是中国的金融市场。上海的试验是向更高的开放标准靠拢,主要的措施是连接人民币离岸市场与在岸市场,金融改革是它的试验的核心。资本项目的开放,先开放、后兑换是它的试验基础。在上海自贸区注册的企业,无论是中资企业还是外资企业,自动有两个账户,一个是一般账户,一个是自由贸易账户。

  在现有条件下,自由贸易账户人民币在境外、境内全部是通的,不受任何限制,只是不能在境外借人民币炒上海的股票。曹远征表示,在这个基础上,这个账户实行本外币可兑换。从自由贸易账户的可兑换,向一般账户可兑换方向过渡,一旦取得成功,就意味着人民币实现全面可兑换。

  曹远征认为这是具备条件的,因为中国资本只有三个科目是管制的。一是外商投资必须要审批;二是中国居民不得对外负债,对外负债需要进入外债规模管理;三是中国资本市场不对外资开放。随着人民币的推进以后,情况正在发生变化。现在对外币依然保持管制,但对人民币不管制。于是外商对华投资如果用人民币进行,它的条件远远好于用外币进行。中国企业如果要走出去,不需要中国政府任何手续就可以把人民币拿出去。

  到目前为止,中国企业还不允许对外用外币负债,但是可以用本币负债。中国很多地区比如天津、福州、广州甚至昆山都可以跨境办理贷款。

  “如果在自由贸易中间,人民币和外币可兑换了,如果外商对华投资用人民币进行和用外币进行的条件一模一样,这能不能叫可兑换?如果中国居民对外用外币负债和对外用本币负债条件一模一样,是不是就意味着可兑换?”曹远征说,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上海自贸区的试验非常重要,它为“一带一路”的发展提供了条件,实现了改革促开放、开放促改革。自贸区安排的原则就是负面清单,负面清单就是TPP原则。中国正向更高标准的开放标准靠拢,正在以这样的态度拥抱世界,为实现“一带一路”的进一步发展奠定坚实的基础。

来源:经济参考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