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远征:探析全球再平衡:世界经济结构调整进行中

  时间:2012-10-22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世界银行秋季年会期间,全球宏观经济形势再次受到瞩目。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全球经济经历了二次探底,与反复震荡、分工格局和国际收支的失衡情况四年来仍未扭转,让全球经济再平衡的道路充满波折。全球再平衡究竟已进入哪个阶段,未来世界经济版图应当形成怎样新的格局,就这些问题《第一财经日报》专访了中国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曹远征、摩根大通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朱海斌、中国社科院国际贸易研究室主任宋泓、未来资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杨婕。

  第一财经日报:2008年金融海啸后,全球再平衡的提法成为热点话题。时至今日,市场关注点一直受欧债危机、美国复苏与全球量化宽松左右。四年来,你认为全球再平衡情况发生了哪些改变?

  曹远征:再平衡是一个金融问题,金融危机时提出来的,但现在有把再平衡泛化的可能性。把它说成不只是金融和贸易的问题,甚至是各国经济中的结构的问题。从这一角度讲呢,我们说两个问题,第一个是再平衡是否已经正在改善,但是改善的结果并没有解决我们面对的问题。另一个就是再平衡是不是就是全球经济体系的问题,这个还值得讨论。

  宋泓:全球再平衡方面有所缓解。从顺差国的角度来讲,中国的顺差占GDP的比例一直在缓慢地下降,今年的状况可能会有一些反弹,但总体的趋势还是得到了缓解。美国的情况继续在恶化,总的来讲,在前两年IMF有一个类似的均衡性报告,表明在金融危机期间是有所缓和的,但目前不能确定是由于经济下行的结果促使的,还是一种结构性的改变。

  日报:美欧和新兴市场国家现在正面临各自不同的问题和处境,未来他们将在世界经济中分别扮演怎样的新角色?应采取哪些宏观政策促进再平衡的进程?其中可能会出现哪些风险或冲突?

  朱海斌:各国进行再平衡大的思路是一致的,比如说发达国家应该增加储蓄力,降低消费,发展中国家应该加强消费。对新兴国家来说,最直接是从贸易角度进行再平衡。现在最大的贸易盈余国家,前十个便有八个都是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又分为两种,一是以中国为首的制造国,另一种是俄罗斯、巴西这些资源类国家。从恢复平衡的角度来说,发展中国家当然能做的就是扩大需求消费,但从实际角度来说作用可能相对比较有限。发展中国家一方面在本国内部扩大需求,刺激消费、扩大内需,另一方面我认为可以做的是发展中国家相互之间的贸易应该加强,资源输出国和制造业国家的互补关系其实很强。此外发展中国家可以考虑对不发达国家例如非洲进行投资,让这些国家发展起来。

  日报:去年四季度以来,中国国际收支中经常项目顺差收窄,资本项目一度出现逆差,可以说中国在落实外部再平衡上取得了一些进展,当然一定程度上可能是受外部环境影响。你认为,中国要调整失衡结构需要从哪些方面进一步着手?

  曹远征:不用着手,正在平衡之中。投资驱动经济正在受到影响,并且之前经济是以出口为导向的,现在出口面临到了压力,那么工业投资就会下降。这样的话就要求消费成为经济新的发动机,因为一增一减。

  杨婕:所谓的调整失衡有三个层次,一个就是对内经济与对外经济之间的互相平衡,这个我觉得已经在发生了,中国已经不像以前那么依赖出口了,外部需求疲弱可能是最主要的原因。

  第二个就是大家常说的消费跟投资之间的调整。但其实消费跟投资之间,是不是将来五至十年可以解决,我觉得不太可能。消费不是那么容易拉起来的,他跟很多结构改革相关,比如金融改革、结构性减税的改革。大家认为,中国很多公司是以百分之十几的速度增长,但那也只不过是特定的领域,而且工资就算是按照10%的速度增加,但不要忘了中国以前的国民生产总值是每年照着20%在增长的,所以工资按照比例还是在下降的,那也就意味着消费占GDP比重还是会下降的。所以如果说将来十年二十年,可以把消费作为一个动力来看,但五年的时间,我觉得现实是不太可能依赖消费来拉动经济的。

  第三个调整失衡,就是说在投资里面进行再平衡。把投资从一些产能过剩的领域,投到一些产能还没有过剩的领域。投资内失衡再调整这一块,我觉得才是将来真正可以做到而且是应该做的。

  日报:世界经济舞台中的美国、欧洲、新兴市场国家现在正面临各自不同的问题和处境,未来三个板块将在世界经济中分别扮演怎样的新角色?

  曹远征: 过去是这样的,因为欧美的负债消费构成了亚洲国家的出口市场,亚洲国家的出口导向工业得到了发展。亚洲国家的原料又构成了资源出口国的市常然后亚洲出口国家和资源出口国家都形成了巨大的顺差。这巨大的顺差转过来又通过国际金融市场转投到欧美,形成欧美国际收支中资本项目的顺差。

  就是亚洲国家的经常项目顺差变成欧美国家的资本项目顺差,这样使得世界经济循环起来。经济危机就是这个金融上出了问题,导致这个循环断了。

  那么现在,人们觉得循环断了是因为不平衡,那么再平衡就是为了建立另外一种联系。这种联系就是欧美的再工业化和亚洲的进口扩大化,这样实现再平衡。

  但这是不是真正的再平衡就不得而知了,而我们看到,如果全球维持增长呢,那么顺逆差恰恰是互为条件的。如果这个循环能够维持的话,经济也是会增长的。经济全球化的问题要通过经济全球化来解决,这就是一个全球治理的问题。全球货币经济改革就是一个经济秩序问题。

  宋泓:从经济危机影响以后来看,未来整个欧美日对于世界经济的拉动作用在减弱,因为其本身的经济增长速度在下降,那么对于全球经济的拉动和影响有限。即便这样,发展中国家对全球经济的拉动作用还是挺重要的,不可替代。因为这些国家的需求都是最高的需求,纯粹来自消费的需求。

  来自新兴市场的需求一部分来自于当地的消费,还有一部分属于生产型需求。但这种需求并不是最终的消费需求,受制于发达国家的经济形势。

  日报:实现全球再平衡,使世界经济恢复正常的增长路径,各国都需要作出一定的努力,您认为美国、欧洲、中国、新兴市场国家应对此采取哪些宏观政策,促进这一进程?

  宋泓:经济危机发生后,现在全球有好多机构和平台都在推进全球再平衡,要求顺差国逐渐地扩大国内的需求,要求逆差国逐渐减少过度的消费。

  另外一个就是试图设置各个国家的不平衡的范围,比如赤字占GDP的比例为3%~4%这样的水平。那么,这些措施也都是促进这些国家去调整的。摄影记者/高育文(第一财经日报)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