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栓喜 张飞:消费新时代如何激活社会资本

——走向消费新时代的转型与改革(五)

作者:方栓喜 张飞  时间:2014-05-20   浏览次数:0

  编者:经过30多年改革开放,中国经济发生了结构性变化,内外部环境已非昔日可比。在新的历史阶段,中国经济增长转型将朝哪个方向走?尤其是投资、消费、出口的关系如何处理?由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领衔的中改院课题组,就消费主导的经济转型问题做了系统研究。认为,中国已进入消费新时代,只有把握消费需求升级的大趋势,才能抓住新的发展机遇,赢得稳增长、调结构、促改革的主动权。这组成果共8篇,本版陆续发表,以供参考。

    进入消费新时代,消费需求个性化、差异化是个大趋势,这使得社会资本在提高消费供给能力中的地位和作用全面凸显。这就需要:(1)以激活社会资本为重点,推动服务业发展;(2)以激活社会资本为重点加快市场化改革;(3)适应公共需求全面快速增长的大趋势,明确国有资本的公益性角色。

  消费新时代对社会资本有新要求

  进入消费新时代,城乡居民消费需求个性化、差异化是个大趋势,这使得社会资本在提高消费供给能力中的地位和作用全面凸显。无论是稳增长还是调结构,都应当把激活社会资本作为重中之重。

  1.更多依靠社会资本满足社会个性化、差异化消费需求

  (1)我国进入大众消费时代,消费个性化、差异化成为主流。改革开放以前,由于人均收入水平低,加上商品短缺,人们只能买到生活必需品,消费呈现单一化的特征。但是今天,我国已进入中上等收入阶段,无论是私人产品还是公共产品,都出现了消费个性化、差异化的特征。尤其是随着80后、90后成为最重要的消费主体,消费者更注重品牌价值和消费体验,崇尚与众不同的个性表达。

  (2)个性化、差异化消费需求更需要通过分散的社会资本投资满足。与过去工业主导时代资本需要集中、需要规模化运作有很大的不同,今天个性化、差异化的消费需求,将引发商业模式的根本性转变,绝大多数难以通过政府资本满足,而是更多需要大量分散的社会资本进行各种各样的创新来得到满足。

  (3)个性化、差异化消费为社会资本提供巨大商机。比如手机市场普及到城乡居民,哪怕只有1%的市场需求也能达到百万数量级的大需求,这为社会资本提供了巨大的市场机会。例如像小米手机,通过个性化、差异化的创新,成立仅四年,在2014年就进入全球前十畅销手机榜。

  2.主要依靠社会资本稳增长

  (1)新消费时代需要发挥国有资本与社会资本各自的优势。国有资本应当主要集中在公益性领域,提供普遍的、无差异的服务;个性化、差异化的大众消费需求,都应当由社会资本来满足。

  (2)社会资本投资空间巨大。不仅在私人产品领域,在公共产品领域也出现了需求分化的趋势。不同收入社会群体在教育、医疗、文化等各方面都出现了多层次的需求,这些多层次的需求很难通过国有资本“一刀切”地满足。这就需要社会资本在新阶段投资中扮演主力军和生力军的角色。

  (3)主要依靠社会资本保增长才能实现良好的经济和社会效益。通过社会资本分散化的投资实现充分竞争、优胜劣汰,既可以最大限度地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又有利于实现资源的优化配置,减少无效投资,提高经济效益和运行质量。有数据显示,目前,我国非公有制经济税收贡献超过50%,GDP所占的比重超过60%,就业贡献超过80%。

  (4)激活社会资本的潜力巨大。我国经济下行和经济的危机因素与欧美国家不同,主要在于我国居民的资产负债表不仅没有赤字,还积累了大量的家庭储蓄。2003年,城乡居民的人民币储蓄存款为10万亿元左右,2012年突破40万亿元,10年间总额扩张了4倍多。这意味着如果激发市场活力的相关政策创新与体制改革到位,社会资本完全可以成为稳定经济增长的重要力量。

  3.更多依靠社会资本调结构

  (1)消费主导经济转型的关键是激活社会资本,由此实现投资消费的动态平衡。当前经济转型的困难,从表面看是经济结构升级困难,更深层次的矛盾在于政府主导资源配置所导致的投资消费关系扭曲。例如,社会的消费向服务消费升级,而政府主导的增长方式,过于依赖投资,过于偏向重化工业,使得投资结构与消费结构不匹配。

  振兴实体经济,加快经济结构的转型升级,关键是以激活社会资本为重点加快投资结构转型。也只有激活社会资本,让社会资本自主决定投资方向,才能确保投资结构与消费结构相匹配,从而达到提高投资效率、优化经济结构,提升经济质量和预期目标。

  (2)确立依靠社会资本调结构的战略目标。2013年,我国社会资本在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中的比例为63.7%。考虑经济结构调整的现实需求,建议:争取到2016年,使社会资本在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中的比例达到65%以上;到2020年,达到70%以上。

  发展服务业关键是激活社会资本

  从工业主导走向服务业主导,关键在于激活社会资本,发展中小企业,从根本上打破服务业领域的行政垄断。在这个前提下,才能真正激活服务市场、做大服务市场、提高服务业的效率和创新能力。

  1.市场化程度低是制约服务业发展的主要矛盾

  (1)服务业领域行政垄断的矛盾十分突出。目前民间投资在传统垄断行业和领域所占比重非常低。在电力、热力的生产和供应业中占13.6%,在教育中占12.3%,在卫生、社会保障和社会福利业中占11.8%,在金融业中占9.6%,在信息传输、计算机服务和软件业中占7.8%,在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中占7.5%,在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中占6.6%,在公共管理和社会组织中占5.9%。

  (2)市场化程度低导致服务质次价高。以电信领域为例,是我国国有资本控股比例最高的领域之一,但由于缺乏竞争,服务不仅价格高,而且质量难以保证。截至2010年,我国宽带上网平均速率位列全球71位,不及美国、英国、日本等30多个经济合作组织国家平均水平的1/10。但是,平均一兆每秒的接入费用却是发达国家平均水平的3-4倍。

  (3)行政垄断导致服务需求外流。在教育、医疗、文化等公共服务领域表现十分突出。以教育为例,由于在国内难以得到优质教育服务,出国留学的人数有逐步增多的趋势。

  2.以激活社会资本为重点发展服务业

  (1)以社会资本为主才能形成有竞争、有效率的服务市场。服务业门类繁多,个性化、差异化程度在三次产业中是最高的。以政府为主投资容易形成垄断,严重压抑服务市场的形成。以社会资本为主投资服务业,有利于形成公平竞争的服务大市场,提高服务业发展质量。

  (2)以社会资本为主才能实现服务业的创新驱动。从国际经验看,高盛、微软、苹果等都是通过社会资本从小企业到大企业成长起来的。国内的腾讯、阿里巴巴、华为等也都是如此。靠行政垄断难以做大服务业,只有以社会资本为主,经过市场充分竞争的洗礼,实现优胜劣汰,才有服务业的创新发展。

  (3)以社会资本为主才能放大服务业的创业、就业效益。近年来,我国大学生就业难的一个突出矛盾在于国有垄断的服务业部门能够容纳的就业优先,民间的服务部门又没有真正做大。据调查,我国大学生毕业后3年内创业率不到2%,比发达国家低18%。服务业发展只有以社会资本为主才能实现充分就业。

来源:上海证券报 [关闭] [收藏] [打印]

分享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