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培勇:“十三五”税务改革难点痛点在直接税

作者:高培勇  时间:2015-12-10

  上图为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财经战略研究所所长高培勇(图片来源:新浪财经)
上图为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财经战略研究所所长高培勇

  由中国经营报社举办的2015(第十三届)中国企业竞争力年会于12月9日在北京举办,主题为“决策时代:创造与变革”。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财经战略研究所所长高培勇出席并演讲。

  关于降税减负,高培勇表示,整个政府的支出规模不可能削减,因此整个“十三五”中国税务改革的难点、痛点都在于直接税,直接税又主要是个人,我们总结为:自然人直接税能不能获得突破性的进展。

  对于“十三五”和企业竞争力直接相关的税收制的改革,高培勇建议,大家把看点、难点和重点以及一切关注点放在直接税改革上,直接直接税改革向前推进了,企业的税务才可以减下来,间接税的税负才可能减下来,减少间接税的税费改革才可能最终落到实处。

  以下为演讲实录: 

  高培勇:大家上午好!在这个时候谈论财税改革,我想首先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关于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这样一个基本目标。所以,总体上这样一个基本目标,在我们讨论经济形势,讨论经济政策的时候,实际上演化为一个逻辑的起点。但是不管怎样,要实现这个目标,显然最终还是要落在企业竞争力上。

  什么样的办法可以比较快,幅度比较大的提高企业竞争力。从政府的角度讲,可以做两件事:第一、简政放权。第二、减税、降费。简政放权的事情,我今天不作为重点来讲,我想按照会议的要求,主要说一下减税、将降费的问题。如何通过减税降费让企业的负担减下来,从而能够提升他的竞争力。说到企业的负担,我们经常用的一个词,叫做宏观税负,就宏观税负来讲,那就是中国的宏观税负,如果把税收加上,把非税收的加上,把国有企业上缴的利润等加上,2014年大概是30%。这个大体属于中等偏上,但是这样一个数字在中国可是有颇为复杂和深刻的影响。

  首先,一个复杂之处,宏观税负到了中国,必须把它改造为宏观税费,而不是简单的税费,而且要加上各种各样的调配。第二、政府基金收入,表面上基金实际上有各种各样的收入。第三、国有资本经营收入,即便从国有企业上获得的利润,本质上也属于企业的利润。其次,社会保险基金的收入,最终要落到社会收入当中来,这四块收入,在2014年要占到GDP的35%,其实属于税的收入,大体上只有60%,其余的占40%,都归结为费的收入。但是,我想跟大家说的,对于费的收入,目前并未把它放在和税收一样的平台上加以考虑,因此在统计宏观税收的时候,在统计企业税收负担的时候,往往是忽略的,但是现在也有一个很好的消息,那就是从今年1月1日起,新预算法开始实施了,一般政府的基金预算、保险基金预算再加国有资本经营的,这就为我们理解整体上的中国的宏观税率里边,开了一个好头。这是第一个复杂之处。

  第二个复杂之处,宏观税负一旦到了中国,尽管只考虑税收,会发现中国的宏观税收约等于企业的税收,这是中国企业税收负担上不同于其他国家的。为什么?同样2014年为例,以全国税收收入12万亿作为百分之百,其中以缴纳的税收90%,如果再加上来自于个体工商户的税收,这个就会提升到94.5,这样一个高比例,告诉大家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中国每收100块钱,其中将近95块钱落在企业身上。但是如果千斤重担950斤落在一个人身伤,这个负担就是非常重的,这个是中国的宏观税负现在在世界上处于中等偏上的水平,但是企业税负往往相当重。换言之,说企业纳税之外,作为自然人的个人,大家可以检验一下2015年基本上很少交税。

  第三、同样是2014年,12万亿的税收收入当中,来自于增值税、营业税、消费税、关税等等有关的达到70%,70%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这些税可以堂而皇之作为价格的不同因素,直接进入价格上面。也有人讲,其他的税收也可以进入价格,我说是,但是它不是堂而皇之的直接进入价格,要经过一系列的这种等价或者是采取隐蔽的方式,遮遮掩掩的方式进入价格。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你会发现,只要是中国生产的钢铁,一旦走到境外,它的价格就远远低于在境内消费的价格。所以,这也是我们在考虑中国的宏观经济,讨论企业税收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不仅仅是价格水平的抬升,而且即便在企业亏损的条件下,这样的税收也是没有多少机会。以低于成本的价格销售,但是你们该交的间接税同样要交。

  所以,如此说来,在中国,在“十三五”要给企业实现减负这样一个目的,要极大的提升企业竞争力,恐怕我们得采取不同于其他国家那样的思路和办法,这个办法总体过来,政府一系列文件当中用的词叫降费,而不是简单的减税,一般对于其他的预算,是有放松的余地,是有回旋的空间的。所以,我们应当在“十三五”借这样一个难得的契机,通过对所有政府收支统一管理的这样一种办法和方式,把另外的三个预算严格的管起来。只有严管,才有可能得以规范,只有在规范的前提下,才可能实现共赢,只有共赢条件下,才可能谈得上降费,这是其一。其二、对于减税,减税是一个重点,但是当我们知道中国税收负担的复杂性之后,减税就要有所训练。第一、需要减企业的税,而不是个人的税。要减间接税,而不是减直接税。这是非常关键的。如果笼统的提减税,那么眉毛胡子一把抓,显然是没有摸到中国的税费负担的这种命脉,没有摸到要提升企业竞争力这样一种关键。所以,减企业税是非常关键的,既然整个中国税收收入的来源95%从大头减起,既然中国税收收入的70%来源于间接税,我们要从间接税减起。

  问题是怎么减?大家注意到,在十八届三中全会新一轮税收制的改革的路线图当中,提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叫做逐步提高直接税。而且同时要稳定税负,在稳定税负这个天花板下,要逐步提高直接税收。实际上就把“十三五”期间要实施的新一轮税收收入制度改革的路线图勾画出来,就是通过减少间接税,增加直接税,通过减少企业税的办法,增加来自于各种税。所以,实际上是一个税收收入内部结构的优化调整,是一个政府收入内部结构的优化调整。我所讲的,所提出的是,既然是在稳定税负的前提之下,进行减税降幅,请大家注意,整个政府的支出规模不可能削减,因此整个“十三五”中国税务改革的难点、痛点都在于直接税,直接税又主要是个人,我们总结为自然人直接税能不能获得突破性的进展。所以,对于“十三五”和企业竞争力直接相关的税收制的改革,我建议大家把我们的看点、难点和重点以及一切的关注点放在直接税改革上,直接直接税改革向前推进了,企业的税务才可以减下来,间接税的税负才可能减下来,以企业为代表的减少间接税为主要出发点的这样一个重大的税费改革才可能最终落到实处,歇业大家!

  姚长盛:请高先生再多回答一个问题,您的观察来看,现在减税的节奏在哪里?

来源:新浪财经 [关闭] [收藏] [打印]

我也来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查看所有评论
© 中国改革论坛网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琼ICP备10200862号 主办单位: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
建议用IE5.5以上版本浏览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Design by Ciya Interactive